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好逑传

好逑传

作者:佚名
出版社:黑龙江美术出版时间:2019-04-01
开本: 16开 页数: 193
中 图 价:¥15.1(4.3折) 定价:¥35.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好逑传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1846161
  • 条形码:9787531846161 ; 978-7-5318-4616-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好逑传 本书特色

    在十八世纪、十九世纪的欧洲,如果你问一位学者或作家,他所了解的中国优秀的小说是哪一部,那么,他一定会告诉你,是《好逑传》。由名教中人所著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好逑传(插图)》,清代长篇小说,又名《侠义风月传》,题“名教中人编次”,坊本亦名《第二才子好逑传》,4卷18回。《好逑传》的书名取自《诗经》**篇《国风·关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意。全书十八回讲述的是铁中玉和水冰心的爱情故事。二个在患难相助之中,互通情愫,却又谨守礼义大防,*终御赐婚姻,终成“好逑”。清刊本题为“名教中人编次,游方外客批评”。著者批者俱不详。此书18世纪传入欧洲,有英﹑法﹑德文译本,曾得到德国作家歌德的赞赏,目前外文译本已达15种以上。  

好逑传 内容简介

    清朝名教中人编写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好逑传(插图)》又名《侠义风月传》,坊本亦名《第二才子好逑传》,四卷十八回,清刊本题为“名教中人编次”。《好逑传》的书名取自《诗经》,一目了然。这部小说名声很大,是我国首部知名于欧洲的长篇小说。在三两个世纪之前的欧洲,如果就“中国优秀的小说是哪一部”这一问题访谈一位学者或作家,那么,他一定会告诉你,是《好逑传》。  

好逑传 目录

**回 省凤城侠怜鸳侣苦
第二回 探虎穴巧取蚌珠还
第三回 水小姐俏胆移花
第四回 过公子痴心捉月
第五回 激义气闹公堂救祸得祸
第六回 冒嫌疑移下榻知恩报恩
第七回 五夜无欺敢留髡以饮
第八回 一言有触不俟驾而行
第九回 虚捏鬼哄佳人徒使佳人喷饭
第十回 假认真参按院反令按院吃惊
第十一回 热心肠放不下千里赴难
第十二回 冷面孔翻得转一席成仇
第十三回 出恶言拒聘实增奸险
第十四回 舍死命救人为识英雄
第十五回 父母命苦叮咛焉敢过辞
第十六回 美人局歪厮缠实难领教
第十七回 察出隐情方表人情真义侠
第十八回 验明完璧始成名教终好逑
展开全部

好逑传 节选

  铁公子接了揭帖,细细一看,方知他丈人也是个秀才,叫做韩愿,抢他妻子的是大夬侯。因说道:“此揭帖做得尽情耸听,然事关勋爵,必须进呈御览,方有用处。若只递在各衙门,他们官官相护,谁肯出头作恶?吾兄自递,未免空费一番气力,终归无用;若是付与小弟带去,或别有妙用,也未可知。”韦佩听了,连忙深深一揖道:“得长兄垂怜,不啻枯木逢春。但长兄任劳,小弟安坐,恐无此理。莫若追随长兄马足入城,以便使令。”铁公子道:“仁兄若同到城,未免招摇耳目,使人防嫌。兄但请回,不出十日,当有佳音相报。”韦佩道:“长兄卵翼高情,真是天高地厚;但恐书生命薄,徒费盛意。”说到伤心处,又将堕下泪来。铁公子道:“仁兄青年男子,天下何事不可为,莫只管作些儿女态,令英雄短气!”韦佩听了,忙欢喜致谢道:“受教多矣!”铁公子说罢,将揭帖拢人袖中,把手一拱,竟上马带着小丹,匆匆去了。  韦佩立在道旁目送,心下又惊又疑,又喜又感,就像做了个春梦一般,不敢认真,又不敢猜假。恍恍惚惚,只立到望不见铁公子的马影,方才懒懒的走了回去。正是:心到乱时无是处,情当苦际只思悲。  漫言哭泣为儿女,豪杰伤心也泪垂。  原来这韦村到京,只有四五十里。铁公子一路趱行,日才过午,就到了京城。心下正打算将这揭帖与父亲商量,要他先动了疏奏明,然后奉旨拿人。不期到了私衙门前,静悄悄一个衙役也不见,心下暗着惊道:“这是为何?”慌忙下马到堂上,也不见有吏人守候,愈加着忙。再走人内宅,见内宅门却是关的。忙叫几声,内里家人听见,认得声音,忙取钥匙开了门。迎着叫道:“大相公,不好了!老爷前日上本,伤触了朝廷,今已拿下狱去了,几乎急杀。大相公来得好,快到内房去商量。”铁公子听了,大惊道:“老爷上的是甚么本,就至于下狱?”一头问,一头走,也等不得家人回答,早已走到内房。母亲石夫人忽看见,忙扯着衫袖,大哭道:“我儿,你来得正好!你父亲今日也说要做个忠臣,明日也说要做个忠臣,早也上一本,晚也上一本,今日却弄出一场大祸来了,不知是死是生?”铁公子自先已着急,又见母亲哭做一团,只得跪下,勉强安慰道:“母亲,不必着急。任是天大事情,也少不得有个商量。母亲且说父亲上的是甚么本,为甚言语触犯了朝廷?”石夫人方扶起铁公子,叫他坐下,因细细说道:“数日前你父亲朝罢回家,半路上忽撞见两个老夫妻,被人打得蓬头赤脚,衣裳粉碎,拦着马头叫屈。你父亲问他是甚人,有何屈事?他说是个生员,叫做韩愿。因他有个女儿,已经许嫁与人,尚未曾娶去。忽被大央侯访知有几分颜色,劈头叫人来说,要讨他作妾。这生员道是已经受聘,抵死不从,又挺触了他几句。那大央侯就动了恶心,使出官势,叫了许多鹰犬,不由分说,竟打人他家,将女儿抢去。这韩愿情急,追赶拦截,又被他打得狼狈不堪。你父亲听了,一时怒起,立刻就上了一疏,参劾这大央侯。你父亲若是细心,既要上本,就该将韩愿夫妻拘禁,做个证据,叫他无辞便好。你父亲在恼怒中,竟不提防。  及圣旨下来,着刑部审问。这贼侯奸恶异常,有财有势,竟将韩愿夫妻捉了去,并这女子藏得无影无踪。到刑部审问时,没了对头。大央侯转办一本,说你父亲毁谤功臣,欺诳君上。刑部官又受他的嘱托,也上本参论。圣上恼了,竟将你父亲拿下狱来定罪。十三道同衙门官,欲代上疏辨救,苦无原告,没处下手,这事怎了?只怕将来有不测之祸。”铁公子听完了,方定了心,喜说道:“母亲请宽怀,孩儿只道父亲论了宫闱秘密不可知之事,便难分辩。韩愿这件事,不过是民间抢夺,贵豪窝藏,有司的小事,有甚难处?”石夫人道:“我儿莫要轻看,事虽小,但没处拿人,便犯了欺君之罪。”铁公子道:“若是父亲造捏假名,果属乌有,故人人罪,便是欺君。若韩愿系生员,并他妻女,明明有人。一时抢劫,万姓共见。台臣官居言路,目击人告,正其尽职,怎么叫做欺君?”石夫人道:“我儿说的都是太平话,难道你父亲不会说?只是一时间没处拿这三个人,便塞住了嘴,做声不得。”铁公子道:“怎拿不着?就是盗贼奸细,改头换面,逃走天涯海角,也要拿来;况这韩愿三人,皆含屈负冤之人,啼啼哭哭,一步也远去不得的。不过窝藏辇毂之下,捉他何难?况此三人,孩儿已知踪迹,包管手到擒来。母亲但请放心。”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