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满88元送年画 个人购书报告 中图网年度报告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 >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03-01
所属丛书: 吴趼人全集
开本: 32开 页数: 435
本类榜单:文学销量榜
中 图 价:¥28.4(4.9折) 定价  ¥58.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微信公众号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1742647
  • 条形码:9787531742647 ; 978-7-5317-4264-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内容简介

《写情小说集》收录了《恨海》《劫余灰》《情变》《电术奇谈》等四部写情小说,以在老上海的《月月小说》等杂志上的连载为底本,整理而成。《恨海》将两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置于庚子事变的大背景之中,在描写他们劳燕分飞的离乱经历的同时,还为人们展现了一幅幅惊心动魄、生灵涂炭的历史画面,从而使他们的个人悲剧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劫余灰》是一部家庭伦理悲剧,以反美华工禁约运动为背景,描写了一对青年情侣的惨痛遭遇,是对罪恶社会的血泪控诉。作品情节曲折,故事生动,在口语运用和风俗人情描绘上生动逼真。《情变》系吴趼人之绝笔,描写一对旧时代的小儿女的爱情悲剧,揭示了人性与礼教的深刻冲突。《电术奇谈》原为日人演述英国一桩奇案,由方庆周详述,吴趼人据此“衍义”,此书情节虽有依傍,但实为吴趼人之再创作。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节选

《吴趼人全集:写情小说集》:  却说光绪庚子那年,拳匪扰乱北方,后来闹到联军人京,两宫西狩,大小官员被辱的,也不知凡几。内中单表一个人,姓陈,名棨,表字戟临,广东南海人。两榜出身,用了主事,分在工部学习,接了家眷来京居住。夫人李氏,所生二子:大的名祥,表字伯和;小的名瑞,表字仲蔼。在南横街租了一所住宅安顿。恰好他一位中表亲戚,从苏州原籍接了家眷来京,一时寻不着房子。戟临本来嫌房子太大,便分租三间与他,大家同院居住。他那亲戚姓王,名道,表字乐天。妻子蒋氏,所生只有一女,小名娟娟。王乐天是个内阁中书,与陈戟临一般的都未曾补缺。京官清苦,长安居不易。戟临住了北院的五间房子;西院三间,王乐天住了;还有东院三间空着,一般的要出房钱,未免犯不着,因把召赁的条子贴了出去。过了几时,便有一个人来问,要赁房子。戟临便招呼他看过,问起姓名,那人道:“姓张,名皋,字鹤亭,广东香山人。”戟临见是同乡,更是欢喜。议定了租金,鹤亭便择日搬了进来。他也只得一妻一女:妻子白氏,女名棣华。这是辛卯、壬辰年间的事。  说出来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一个院子,三家人家,四个小儿女,那时都在六七岁上。王家本是陈家老亲,张家又是陈家同乡,同在一院里居住,内眷们来往,甚是亲密。四个小孩子,也是天天在一处顽。戟临请了一个蒙师,在家里教两个孩子读书,王、张两家也把女儿送来附学。小孩子家愈加亲密,大家相爱相让,甚是和气。张鹤亭每过一两年,便要到上海去一次。原来鹤亭是一个商家,在上海开设了一家洋货字号,很赚了几个钱,因此又分一家在北京前门大街,每年要往来照应。凡是到上海去时,便托戟临照应内眷,因此更成了知己。  光阴迅速,不觉已过了五六年。戟临已经补了营缮司实缺,满、汉堂官又都十分器重,派了个木厂监督的差使,光景较前略为好了。一日,李氏对戟临说道:“祥儿今年已是十三岁,瑞儿也十二岁了。他弟兄两个,近来很用心读书,我看将来也不输与老子。”戟临笑道:“奇了,怎么夫人平白地夸奖起儿子来?”李氏道:“不是我平白地夸奖他们,可知做父母的看见儿子好,心中便格外欢喜;欢喜了便多方要代他们打算。”戟临道:“打算什么呢?”李氏道:“打算同他们说定了亲事。”戟临道:“这个忙甚么?他们年纪小得很呢!”李氏道:“老爷有所不知。我看见同院的两个女孩子,和我们祥儿、瑞儿,真是天生的两对,便想说定了。”戟临道:“同住在一个院里,怕他们跑了不成?过两年再说不迟。”李氏道:“不是怕他们跑了。我看得这一对女孩子实在好,恐怕被人家先说了去。岂不是当面错过?”戟临沉吟道:“王家娟娟,人倒甚聪明;【眉】倒甚聪明。记着。近来我见他还学着作两句小诗,虽不见得便好,也还算亏他的了;说话举止,也还灵动。【眉】说话举止是灵动的。记着。张家棣华,似乎太呆笨了些,终日不言不笑的。【眉】呆笨不言不笑的。记着。并且鹤亭是买卖人,一点也不脱略,那一副板板的广东习气,还不肯脱,他未见得便肯和我们官场中结亲。”李氏道:“我们且央媒人去求亲,肯不肯再说。此刻提也不曾提起,怎么便先料定人家不肯呢?”当下商议已定。  次日,戟临便央了两位媒人,分头去说合。王乐天一口便答应了,把女儿娟娟许与仲蔼。张鹤亭听了,却与妻子白氏商量。白氏道:“这是儿女大事,官人做主便是,何必和我妇道人家商量?”鹤亭道:“不是这等说。我天天在外头,回家的时候少。娘子天天在家见着,他们祥儿到底人品资质如何?虽然说是小孩子家看不出甚么,然而一举一动,与及平日脾气,总可以看得出点来。他们现在一处读书,可还和气?这也是要紧的。”白氏道:“祥儿的举动,倒比他兄弟活泼得多。【眉】举动是活泼的。记着。常听说读书也是他聪明。至于和气不和气,这句话更可以不必说,此刻都是小孩子见识,懂得甚么?”鹤亭道:“这倒不然。彼此向来不相识的倒也罢了,此刻他们天天在一处的,倘使他们向来有点不睦,强他们做了夫妻,知道这一生一世怎样呢?”白氏道:“他们天天多是哥哥、弟弟、姊姊、妹妹的一处顽笑,有甚么不睦?”鹤亭便不言语。到书房里看看众孩子的情形,见他们都伏在案上写字。和那教读先生谈了几句,便踱了出来,那里看得出个甚么道理?可有一层:陈戟临是个世宦世家,教出来的孩子,规矩却是甚好。所以祥、瑞两个,虽然十一二三岁的孩子,那揖让应对,已同成人一般。【眉】揖让应对。自是官家专门学。这一着,鹤亭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回同白氏商量,一则是看白氏心意如何;二则自己只有一个女儿,也是慎重他的终身大事之意。其实,他心中早有七分应允的了。当下回到东院,再与白氏商量,不如允了亲事;但是允了之后,必要另赁房子搬开,方才便当;不然,小孩子一天天的大了,不成个话。  夫妻们商量妥了,到了明日,便对媒人说知。媒人回了戟临的话,自是欢喜。张鹤亭便在西河沿另外寻了一所房子,搬了过去。戟临便把东院收拾起来,做个书房。【眉】景况好了,便不分租与人了。一笑。王乐天仗着是老亲,李氏又苦苦留住,便没有搬开。一面择吉行文定礼,彼此交换了八字婚帖。娟娟仍旧上学,同着读书。他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放了学时,常到李氏这边来顽,孜孜憨笑。李氏十分欢喜他,抚摩玩弄,犹如自己女孩儿一般。鹤亭自从搬开之后,棣华便不读书,只跟着白氏学做女红,慢慢便把读过的《女诫》《女孝经》都丢荒了,只记得个大意,把词句都忘了。【眉】只要如此。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