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福利 合成诗经 2022抽奖盲袋·低至9.9元!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 >
吴趼人全集

吴趼人全集

作者:刘敬圻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03-01
所属丛书: 吴趼人全集
开本: 32开 页数: 457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27.1(4.3折) 定价  ¥63.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本书正在团购: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微信公众号

吴趼人全集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1742593
  • 条形码:9787531742593 ; 978-7-5317-4259-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吴趼人全集 内容简介

  《吴趼人全集: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义道记》《黑籍冤魂》《剖心记》《中国侦探案》等多篇短篇小说和笔记小说5篇,以及笑话4种。这些作品皆以原刊物连载为底本整理,即据点校,加以收录。此版本多篇作品为作者辑录、修订并加以续写而成。《剖心记》全采史实,书中所载上谕、奏折、呈词,及一切审讯、检验情形,皆录自原案底稿,无一字杜撰。《中国侦探案》是吴趼人搜集了中国古今奇案数十种,结集而成,被时人称作“中国侦探探案有记事专书的滥觞”。

吴趼人全集 节选

《吴趼人全集:短篇小说集》:  搭连袋  江南茶酒之肆,触目皆是,行路者各从所嗜而就之,藉以少息而解饥渴,取值亦廉,他处所不及也。  有就酒肆饮者,遗一囊以去,酒博士得之于桌桁之上。囊横不过三寸,直将倍之,即俗之所谓搭连袋者也。启视之,中有洋银二枚、铜钱数十文。乃置之以俟其人。未几,其人果至,酒博士出以返之。其人忽诬赖曰:“吾囊中固有洋银四十元、铜钱且二百余,何仅得此?”酒博士无以自明,呼冤而已。旁座有饮客,起问其人曰:“君囊遗于何所?犹忆之否?”曰:“吾搭于桌桁之上,如之何不忆?”问博士,博士曰:“吾固得之于桌桁之上也。”客使复置原处,视之,则两端下垂。因问其人曰:“是置此否?”其人曰:“然。”客曰:“吾有一法,可以立剖此疑。疑剖,则公论自在众人,吾亦不赞一词也。”旁饮之人均应曰:“善善。”  客乃诃博士曰:“若伺客者,客有遗物,自当返诸其人。今客有洋银四十元,若何得匿其三十八?客有铜钱二百余,若何得匿其二百?”博士大呼冤。客曰:“无已,吾代若偿之。”即自探囊取三十八元、铜钱二百,内之其人之囊中,充塞盈溢,几不能容,膨脖之状可掬。乃笑谓其人曰:“已偿君愿否?”其人唯唯,便欲取去。客曰:“未也。子其复以搭置桌桁之上,使众视之,然后取。”置之,则横亘桁上,两端不复下垂。客曰:“天下有如此之置其囊者乎?且充盈如是,动即有所泄,而囊之外不裹以帕者,天下宁复有此人?”其人气结不能答。客对众曰:“吾固先宣言之,公论在众人,吾不赞一词也。疑而既剖矣,诸公其谓之何?”众皆曰:“子既能破之,即当有以处之。彼如不服,吾众自在也。”客乃谓其人曰:“君囊中有洋银四十元、铜钱二百余,而独能搭置桌桁之上者,其囊必大。今兹小囊,如君言以内之,竞不能置,此众所同见者,吾以是知必非君物。君之囊不知遗失何所,请于他处求之,此囊仍当还之博士也。”乃自取还原物,而以囊授博士。众为鼓掌称快。其人忸怩遁。  野史氏曰:人心狡诈,鬼蜮百端,路不拾遗之风,竟不能复容于今日,可慨也夫!虽然,如客者,可谓明察之甚者矣。使侦探名家见之,吾知其亦必免冠鞠躬曰:“佩服!佩服!”  某年冬夜,尝偕友观剧,既出,寒甚,乃沽饮于宝善街之春申楼,饮已遂行。行且远矣,始忆遗一风帽于彼处,亟返求之。博士乃细叩余:“共食者几人?食何物?饮何酒?酒价若干?一一答之,乃出风帽返余。此博士可谓古道可风矣。附记于此,以励薄俗。  东湖冤妇案  东湖(湖北宜昌府首县)民妇某氏,事姑素孝。每晨起,洁室,治中馈,然后适姑寝问安,侍奉盥栉,进早食,日以为常。一日清晨入姑室,见床下有男子履,大骇,悄然阖户去。姑觉之,羞见其妇,自缢死。乡保以妇逼姑死鸣官。妇恐扬姑之恶也,不置辩,竟自诬服,已按律定谳矣。已而官迁调去,后任张公至,见此妇神气娴雅,举止大方,窃疑如此之人,何至逼死其姑?此中当别有故也。再四研诘,矢口不移。谓之曰:“若有冤苦,当为汝直之;过此不言,行将就法矣。”妇曰:“负此不孝大罪,何颜复立人世?惟求速死而已。”公终疑其冤,沉思累日。因访得县役某甲之妻素以凶悍著,签差提至案下,鞭之五百,血流浃背,系之狱中,使与获罪妇同所。甲妻终夜咒诅,谓:“老娘何罪而鞭我?如此昏愦,乃为官耶?”号哭聒絮,更无已时。妇解之曰:“天下何事不冤,盍稍默乎?即如我负此重罪,冤且及于身名,尚隐忍,鞭背小事,何足道耶?”公固使人潜察之,得妇此言,走告公。公大喜,立提二人至,诘以所言,妇不能隐。悉心鞠问,尽得其情,妇之冤乃大白。遂薄犒甲妻慰遣之。  野史氏曰:此盖咸同间事矣,而东湖父老,至今犹称道弗衰也。丙申七月,余奔季父之丧,至宜昌,彼中人为余言此事,犹有余感焉。后阅薛叔耘《庸庵笔记》亦载此事,惜乎张公之名已佚之矣。  见此妇之静穆,乃疑其冤,已明察矣。又因此妇之静穆,而思及彼妇之凶悍;复借彼妇之凶悍,以雪此妇之冤苦。心思之奇幻灵敏,真乃令人倾倒。彼以侦探名家称者,徒于一人之形迹是求,不知其睡梦颠倒时,亦念及之否也?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