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05-01
开本: 16开 页数: 568
本类榜单:传记销量榜
中 图 价:¥59.9(8.8折) 定价:¥68.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本类五星书更多>
淘书团 今日值得买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版权信息

  • ISBN:9787548444459
  • 条形码:9787548444459 ; 978-7-5484-4445-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内容简介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是中国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在抚顺战犯看管所中所写的“反省式”自传。全书按时间顺序展开,从家庭背景写起,回顾了自己在三岁时入宫做了皇帝,后来遭遇辛亥革命、退位、民国成立、北洋军阀混战、出宫、客寓天津、做伪满洲皇帝、逃亡等,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接受改造,成为普通公民的全部历史。全书真实地呈现了溥仪在狱中接受改造的精神风貌,对了解溥仪的思想转变具有丰富的史料价值。其内容未做任何删减,保持了原汁原味。这是一部回忆录,更是一本特定历史环境下的自省书。从中,我们仍然可以清晰地瞥见特定历史环境末代皇帝的悲剧与喜剧,他的人生道路凝聚着近现代社会的变迁。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目录

[目录]



引言


**篇


我的北京时代


**章 我的出生和当上清朝末代皇帝的经过


一、我的祖父奕 和我的祖母叶赫那拉氏


二、光绪和慈禧


三、慈安太后的死之谜


四、肃顺


五、戊戌政变中的袁世凯和荣禄


六、我的父亲载沣和我的母亲瓜尔佳氏


七、庚子事件


八、逃亡西安和珍妃的死


九、光绪的死


十、西太后死后的隆裕太后


十一、隆裕和四太妃的关系


十二、李莲英与小德张


十三、三岁孩子“登极”的滑稽剧


十四、我在宫中的家庭生活环境


十五、王公、“黄带子”和八旗


第二章 关上家门做皇帝的紫禁城生活


一、辛亥革命与清朝封建统治势力的崩溃


二、中华民国首都中央的“小朝廷”


三、“遗老”和“王公大臣”


四、太监


五、我的结婚


六、宫中的皇帝生活琐记


七、我母亲为我自杀了


第三章 我的罪恶思想根源


一、我的老师和封建尊孔思想


二、毓庆宫读书


三、宫中的迷信和信仰


四、我的“敬天法祖”思想


五、庄士敦和我的崇拜帝国主义思想


六、我的残忍性格


第四章 开始正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一、张勋复辟


二、盗窃了人民的宝贵文化遗产


第五章 出洋留学的失败


一、我幼时的好奇心


二、我的西餐


三、打电话的问题


四、金齿和大帽子、大鞋


五、大便的“游戏三昧”


六、牛和狗


七、“古董房”的“秘密”


八、强盗与鬼火


第六章 我离开了紫禁城


一、回到了醇亲王府


二、日本开始对我伸出魔手来了


三、日本公使馆里的“小朝廷”


四、在日帝魔窟中的一些零星回忆


第二篇


天津时代


第七章 我完全成日本帝国主义的“药笼中物”了


一、在天津日本租界里的所谓寓公生活


二、和日本帝国主义的勾结


三、和军阀、政客的微妙关系


四、和各帝国主义国家的眉来眼去


五、“遗老”的包围


六、东陵的挖掘事件


七、我的反动思想越发抬头


八、“九一八”事变和“天津事件”


九、接二连三的所谓“恐怖事件”


十、土肥原贤二和我的互相勾结利用


十一、汽车厢底的“奇货”


第三篇


前来东北


第八章


一、白河上的黑夜枪声


二、对翠阁温泉旅馆


三、旅顺


四、所谓的“四巨头会议”


五、群狗争食的未定政权


六、日寇的狰狞面目


七、我是这样当上了伪执政的


第四篇


长春时代


第九章


一、百鬼昼行的所谓“新京”


二、卖国密约——伪执政的代价


三、到长春以来的生活一斑


四、国际联盟调查团


第十章 伪满帝制时代


一、冷酷的家庭生活


二、**次访日的丑剧


三、“枢轴国家”的一根小尾巴


四、对于日寇的逢迎谄媚


五、日寇的种种阴谋


六、吉冈安直


七、蒙奸德穆楚克栋鲁普和汪逆精卫


八、第二次访日的内幕


九、奴化侵略政策与“天照大神”


十、伪满建国十周年和“亲邦”的名词的出现


十一、“谢恩大使”和“慰问大使”


十二、“献纳”金属的带头人


十三、伪时局诏书


十四、给“肉弹”饯行


十五、所谓“巡幸”的后果


十六、伪侍从武官


十七、日伪垮台前夕的尾声


十八、鬼把戏*后的一幕


十九、被苏联军逮捕


二十、在伪满十四年的滔天罪恶


第五篇


在苏联的五年


第十一章


(1)赤塔市郊的莫洛阔夫卡


(2)红河子


(3)伯力市内的第四十五收容所


(4)在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我和日寇甲级战犯的初次“对垒”


第六篇


回到了祖国


第十二章 我在当时的心情


一、我的惶恐不安


二、开始了学习


三、由抚顺到了哈尔滨


四、温暖照顾


五、朝鲜战争


六、赵厅长的讲话


七、志愿军某首长


第十三章 第二次到了抚顺


一、检举认罪


二、通信


三、载涛


四、李玉琴


五、学习和实际紧密结合的改造教育


六、参观


七、沈阳人民*高军事法庭


结语



展开全部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节选

我的结婚
在谈我的结婚以前,我想先从我订婚时的情形谈起。
在谈我的订婚情形以前,我认为还应该和光绪订婚时的情形做个对比才行。
光绪在订婚时,首先是由西太后从无数候选对象中,给选出几个人来,然后再让光绪自己从中挑选。挑选的方法是叫这些候选的对象都到宫中来,像是一批商品一样,一个一个摆在光绪的面前。这时光绪手中拿着一柄“如意”(玉饰物),看中了谁,便把这个订货票式的如意递到谁的手中,那么,这个被贴上订货票——被递给如意的女性,便算是中了选而成为皇后了。
在我订婚的时候,因为在那时,已经由“大朝廷”收缩成为“小朝廷”的局面,不可能再去摆像过去那样“大朝廷”的架子,不过是,在一些满蒙族的过去大官之中,就连退了任的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先生也不能例外,他们都是衷心愿意使他们的女儿,也能尝一尝当皇后的滋味,哪怕是废帝的皇后也好,对于这一点,他们却是不以为意的。所以就得将就一些,委曲求全地稍微变通一下办法。因为,在那时已不可能把谁家的“千金闺秀”当作当面任凭挑选的“商品”来看,于是就“通权达变”地拿她们的相片来供我随意选择。这种“新式”的挑选方法,是把征集来的一些候选对象的相片一张一张地摆在我的面前,并把那种如意,也变成了一支普通的铅笔,只要我随心所欲地在那张相片的旁边或后面,记上一个
随意的符号点,也可圈圈,那么,这个“订货”的符号,便可以等于亲手把如意递过去一样。这样便算是“良缘”已定,“佳偶”到手。
我就是在十六岁的时候,使用了这种新方式订的婚。我把这个符号,画在文绣的照片上了。可是我在当时所认为的这个“良缘”却被某一太妃的“母权”给冲散。她不满的理由是:文绣家既贫寒,相貌又不怎样。于是,这次的“贴票订货”便被宣告无效,还得重新把那些照片摊开再摆一次。于是,我也就得放弃成见,重新另挑一次。这次我的铅笔则是落在郭布罗。婉容的相片上了。论家底,论容貌,这位太妃满意了,可是却又有一位太妃提出了一个“公平合理”的折中新方案来。那就是:“文绣既是一度中选,岂能遗弃,可纳她为妃!”于是我就平白地有了“一妻二妾”,也就是婉容当上了皇后,文绣做了淑妃。
我的结婚是在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一日。那年我是十七岁。婉容和我同岁,文绣则是比我小两岁。
按照清朝的旧制,妃是要比皇后先一天入宫的。为什么我不知道。只能以“这是旧制”四个字来回答。
我的结婚仪式,不用说,全都是些封建和迷信相结合的无数繁文缛节,也就是几百年来相沿成风的所谓古礼。真是既麻烦死人,又没有什么意义,既虚靡浪费又惹是生非。总而言之,都是表现封建统治阶级奢侈腐败本质的一些“活广告”而已,我想也用不着糟蹋时间来描述那些,只把其中能够看出一些当日问题的事情择要加以叙述就够了。

“小朝廷”的兴风作浪

自从辛亥革命以后,除了“张勋复辟”的几天“热闹”之外,就要算这次我的结婚为*“热闹”的了。
到了我结婚的那一天,多年散居在全国各地的所谓“大臣”“遗老”“遗少”之类,就如同惊蛰后的虫豸一样,都从冬眠中醒了过来,纷纷扰扰地来“上表称贺”,也有的把他们在过去所刮到的民脂民膏,也都“慷慨”地拿了出来,作为对我的“贺礼”,真是从图书古玩之类起一直到银圆金镑止,应有尽有,纷至沓来。其中还有从来未曾见过面的人,或未尝闻过名的人,也都从全国各地麇集到“小朝廷”中来,做了一次辛亥以来未曾有的大规模“朝贺”。
满族王公不用说,就是蒙古族王公等,也都不远千里而来参加了这次的“典礼”。
因为,这次前来“朝贺”的人数过多,所以,他们只能按照过去的官职等级依次排列起来,从“乾清宫”的所谓“丹陛”上一直排到“乾清门”外,在后半部的人,不用说看不到我的脸,就连“乾清宫”也看不见,只是在遥远的地方瞎磕一顿头而已。
就是当时的大总统黎元洪,也曾为了我这一婚礼忙得不可开交,在结婚前既派专人把一份厚礼送到婉容的家,另外还派总统府大礼官黄开文为专使,在陆军中将王恩贵、韩泽暐以及陆军少将和上校各一名的随同下,向我做了照例对外国君主之礼的正式贺礼。这时各外国驻我国的公使以及馆员等差不多也全来凑个热闹,纷纷以观礼和祝贺为名来看中华民国时代的这种不伦不类的怪现象。那几天真是把整个的北京城给闹得乌烟瘴气。虽然在当时,也有不少远见之士,认为在中华民国已经成立多年之后,这个“小朝廷”反倒一天天嚣张起来,竟致不安分到了这样的程度而表示了不满和忧虑,但是在当时这种满城风雨的情势下,也只能皱起眉头叹息一声道:“这样岂不有些喧宾夺主,实在太不像话了,太不像事了!”而已。
一方面在我结婚典礼中,也是铺张得到了过分的地步。那一天不但是在“神武门”上彩棚高扎,警卫森严,就是在“神武门”附近也是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就是在当时的“北上门”(现在景山公园正门)内也有很多武装军警排列待机。同时,还有临时派来的岗哨几步一岗地在马路上持枪警戒。无怪在当时的天津《大公报》上,会发出了“……这些站岗兵,仿佛是一种陈设品似的。或者因为苦人太多,怕闹事?故特地叫来弹压亦未可知。”的疑问来了。
结婚仪式的具体经过:
十一月三十日午时为“淑妃”妆奁入宫。
三十一日丑时“淑妃”入宫。
十二月一日午时为“皇后”妆奁入宫。
同时,寅时“皇后”入宫。然后行“皇后淑妃的册立礼”。
二日我和我妻子(淑妃在当时由于嫡庶的关系,她却无权参加)一同到景山内的“寿皇殿”向历代祖先行礼。
三日午时我在“乾清宫”受贺。
从我结婚的第二日起,接连在“重华宫”中“漱芳斋”演了三天戏,当时在京的有名演员,差不多都被邀参加。
这便是我结婚的全部经过。

当时的几项琐记

皇帝的结婚在当时叫作“大婚”,定亲叫作“纳采”。在拜天地之后,尚有所谓“册立”之礼。皇后所坐的花轿叫作“凤舆”。娶亲的叫作“迎亲大使”——有正副二人,正大使为“庆亲王”,副大使为“郑亲王”。他们都穿着清代旧日礼装,手中执节,如画中苏武所执的一样,骑在马上,由宫中捧着所谓“圣旨”,在中华民国政府所派来的步军统领衙门马队、警察队马队、保安队马队的簇拥保卫下,向婉容的住宅进发。更有两班军乐队走在前面。后面是黄缎银顶轿一顶。其后还有无人乘坐的三顶黄缎银顶车。此外还有包括龙凤旗伞和鸾驾仪仗共七十二副,后面还有四架黄亭,其中装有印玺和“皇后”礼服之类,还有宫灯三十对。其中*鲜明而又滑稽的对照则是既有完全清代服饰的所谓“清室官员”,又有中
华民国政府派去的穿戴着军警制服的人员,既“严肃”又“和谐”地在首都北京大马路上并肩走着,如果是在现在的人看来,除了做梦之外,是再也看不到这种离奇现象的了。
此外,像是我的岳父荣源和婉容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在所谓“迎亲正副大使”尚距其家门很远的时候,他们父子便都早已跪在胡同里的家门外,在人山人海看热闹的市民环睹之下,跪候着“圣旨”和“圣节”的到来。这种奴才心情,也是现代人所绝对不能了解的,只是因为社会制度的不同,人们对于光荣和耻辱的看法,也完全相反了。从这里还可以认识到旧社会制度麻痹人的力量,实在是到了怎样可怕的程度,竟至把是非邪正好坏黑白都能给颠倒过来。尤其是像我这样从旧社会中漂流过来的人,抚今追昔,真使我不寒而栗。

我的前半生(灰皮本) 作者简介

爱新觉罗·溥仪(1906年2月7日—1967年10月17日),字耀之,号浩然。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他是道光帝旻宁的曾孙、醇贤亲王奕譞之孙、摄政王载沣长子。
1908年登基,1912年2月12日被迫退位,清朝统治结束。1917年7月1日到1917年7月12日第二次在位。1934年3月1日,溥仪在日本控制下做了满洲国的傀儡皇帝改年号康德,称“康德皇帝”。1945年8月17日,溥仪被苏联红军俘虏,被带到苏联。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12月4日接到特赦令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1967年10月17日,溥仪因肾癌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