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福利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 >>
有人在周围走动

有人在周围走动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出版时间:2018-09-01
开本: 32开 页数: 333
读者评分:4.8分5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28.4(4.9折) 定价  ¥58.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有人在周围走动 版权信息

  • ISBN:9787544293938
  • 条形码:9787544293938 ; 978-7-5442-9393-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有人在周围走动 本书特色

【在他之前的人很遗憾无缘读到他,在他之后的几乎所有作家都热爱他】
《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让人尊敬、让人崇拜、让人依恋,当然,也让人深深地妒忌;此外,他还能唤起一种不太常见的情感:虔诚。”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聂鲁达、萨拉马戈、巴尔加斯·略萨一致推崇
莫言、王家卫创作道路上的启发者

【科塔萨尔全新短篇杰作首度面世,中文版此前从未出版!】
《南方高速》之后,科塔萨尔又一次在探索中超过了自己
收录三部评价极高的短篇集,此前均无中文版
体裁探索更大胆、情节更动人:时空交错的叙述者、日常秩序之外的混沌、游戏与隐秘的爱情、难以名状的童年恐惧……
备受读者喜爱的名篇:《西尔维娅》《夏天》《索伦蒂纳梅启示录》《手袋里找到的手稿》。
故事确实是这样开始的。现在所不知道的是,它将如何继续下去。
由于缺乏更确切的名称,我的短篇作品几乎全部都归入幻想小说,实际上它们反对的是那种虚假的现实主义:在一个由规律、原则、因果、精准的心理学和地图册所支配的世界中,一切事物都可以描述和解释。然而就我而言,对现实的真正研究并非针对规律,而是针对那些规律之外的东西。——胡里奥·科塔萨尔
海报:

有人在周围走动 内容简介

《有人在周围走动》内容简介:
正在阅读的人,你身上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它从一个梦境开始,又在许多梦境中一再出现,却不仅仅是一个梦;地铁是适合游戏的场所,目光在车窗里交汇,双手在扶手上相遇,游戏者与操纵游戏的力量无声地抗争;当一成不变的生活被打破,意外以夜色中的白马的形象降临……科塔萨尔将他对体裁和语言的探索发挥到了新的层面,关于爱、死亡、童年,关于幻想与现实的交汇,他捕获现实因恐惧或期望而偏离的微妙瞬间,构筑现实彼端的广袤世界,邀请读者共度一场奇异的、崭新的文学冒险。
本卷收录《*后一回合》《八面体》《有人在周围走动》三部短篇集,中文版此前从未出版。

有人在周围走动 目录

?*后一回合


西尔维娅


旅行


午睡时分


?八面体


哭泣中的莉莲娜


亦步亦趋


口袋里找到的手稿


夏天


就在那里,但是在哪儿,又是怎么


一个叫金德贝格的地方


塞韦罗的阶段


小黑猫的喉咙


?有人在周围走动


光线变换


信风


第二次


您在你身旁躺下了


以波比的名义


索伦蒂纳梅启示录


《船》或《新的威尼斯之旅》


与红圈的会面


奖章的两面


有人在周围走动


“黄油”之夜

展开全部

有人在周围走动 节选

赛韦罗的阶段
一切仿佛静止了,被冻结在自己那一瞬的行动、气味和形状之中,随即又因一阵阵烟雾和夹杂在抽烟与饮酒间的低语声,改变了模样。贝贝·佩索阿已经在圣伊西德罗的赛马场下了三份注,塞韦罗的妹妹在一块手绢的四角缝了四个硬币,准备等塞韦罗睡着的时候能派上用场。我们人还不算很多,可房子突然显得有点小,一句话和下一句话之间常常会有两三秒钟的停顿,仿佛有个透明的立方体悬在它们之间。在这样的时刻一定会有些人和我一样,觉得这一切虽说都很必要,还是使我们很替塞韦罗、替塞韦罗的老婆和这么多年的至交好友伤心。
我们是大约夜里十一点钟一起到的,伊格纳西奥、贝贝·佩索阿还有我弟弟卡洛斯。我们算是家人吧,特别是伊格纳西奥,他和塞韦罗就在一个办公室上班,进门的时候大家都没太注意我们。塞韦罗的大儿子请我们进到卧室里去,但伊格纳西奥说我们想先在餐厅里待一会儿。屋子里到处都是人,亲朋好友都不想打搅别人,要么在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来,要么在餐桌或是餐边柜旁聚聚,聊聊天,互相打个照面。每过一会儿,塞韦罗的儿女或者妹妹就会送来咖啡或是烈酒,每到这时,大家便都静止下来,仿佛被冻结在自己那一瞬的行动中,记忆中总是会响起那句蠢话:“天使经过了。”可接下来,尽管我会发表几句评论,说那个黑小子阿科斯塔在巴勒莫赛马场连胜两轮,伊格纳西奥也会去摸摸塞韦罗的小儿子鸡冠式的头发,我们都感觉得到,说到底,那种静止还在继续,大家好像都在等候着什么,也许是等候已经发生的事情吧,至于到底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就像做了一场梦。可此刻的我们都十分清醒,每过一会儿,虽然我们都不情愿去听,却总能听见塞韦罗老婆的阵阵哭声,那哭声从客厅一个角落传来,怯生生的,有几位至亲在那里陪伴着她。
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人们会忘了时间,或者按照贝贝·佩索阿笑着说的,恰恰相反,是时间忘了人们,可没过一会儿塞韦罗的弟弟过来告诉我们说,马上就到出汗的阶段了,我们纷纷把烟头掐灭,一拥而入,进到卧室里。卧室的确能容得下我们这么多人,因为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所有的家具都已经被撤出去了。塞韦罗背后垫了几个枕头,坐在床上,床尾放着一条蓝哔叽布床罩和一条天蓝色的毛巾。这里完全不需要保持肃静,塞韦罗的兄弟们满脸热情地(他们可真是些好人)邀请我们到床跟前来,塞韦罗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方,我们围在他的身旁。他*小的儿子,才那么点儿大,也在床边,睡眼惺忪地看着他的父亲。
出汗阶段比较麻烦,因为一直要换床单换睡衣,有时候甚至连枕头都湿透了,死沉死沉的。据伊格纳西奥说,塞韦罗和别人不一样,换作别人早就烦躁得不行了。但塞韦罗一动不动,看也没看我们一眼,顷刻间,汗水就布满了他的脸庞和双手,膝盖那里也显出两大团暗暗的阴影,尽管他的妹妹随时替他擦去脸颊上的汗珠,汗还是不断冒出来,落在床单上。
“这还算是好的了,”伊格纳西奥已经移到了门旁,“他要一动弹的话更糟糕,会和床单粘在一起的,那可就麻烦了。”
“爸爸性子很平和,”说这话的是他的大儿子,“他不是那种会劳烦别人的人。”
“马上就完。”塞韦罗的老婆走了进来,带着件干净睡衣和一套床单。我想,此刻大家一定都对她心怀无上的敬意,因为刚才她还在那里哭泣,现在却能过来照顾她的丈夫,而且她脸上只有安宁、镇静,甚至是活力。我猜想一定是有几位亲戚给塞韦罗说了不少打气的话,这时我已经回到门厅里了,他的小女儿给我端来一杯咖啡。我本来想对她说几句话,给她宽宽心,但这时有旁的人进来了,小曼努埃拉有点儿腼腆,她大概以为我对她有什么意图,我还是别让她有这种念头为好。贝贝·佩索阿可不像我,他在人群间东窜西跑,如入无人之境,现在,他、伊格纳西奥还有塞韦罗的弟弟,和几个表姐妹还有表姐妹的女友结成了一团,在讨论要不要煮上一杯苦苦的马黛茶,这会儿给塞韦罗灌下去,肯定对他大有好处,因为他吃了烤肉,在肚子里不好消化。可到后来什么也没做成,因为我们再次陷入了那种行动冻结的静止时刻(我还是要说,虽然什么变化都没有,我们还是在那里聊着天,挥舞着手臂,不过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总得提一提吧,给它找个理由,或是起个名字)。
塞韦罗的弟弟提着一盏乙炔灯走了过来,他在门口对我们预告,蹦跳阶段马上就要开始了。

有人在周围走动 作者简介

胡里奥·科塔萨尔,阿根廷作家。1914年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在阿根廷长大,1951年移居法国巴黎。著有长篇小说《跳房子》、短篇小说集《游戏的终结》《万火归一》《八面体》《我们如此热爱格伦达》等。1984年在巴黎病逝。

商品评论(5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