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OUT:越界

第51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日本女性硬派推理小说代表作。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7-01
开本: 32开 页数: 395页
排名:小说销量榜 13
中 图 价:¥21.2(4.0折) 定价  ¥53.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OUT:越界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2166664
  • 条形码:9787532166664 ; 978-7-5321-6666-4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OUT:越界 本书特色

夜晚上工,凌晨回家,为家人做饭打扫,在白昼短暂入眠。
这是在便当工厂做夜班兼职的女人们的生活。
曾经在金融机构工作,有能力却因为不合群被驱逐的雅子。
美貌而不自知,婚后仰赖丈夫生活,然而夫妻关系逐渐恶化的弥生。
丧偶,大女儿离家出走,小女儿只会要钱,还需要伺候卧床婆婆的良江。
被物欲驱使,欠下多重贷款的邦子。
站在传送带前五个半小时的艰苦协作,让她们成为“伙伴”。
一桩临时起意的谋杀,将她们的命运卷入同一个漩涡,很快将面临各自的分崩离析。

OUT:越界 内容简介

长篇小说。故事讲述了处于社会边缘的便当工厂女工们卷入了一场谋杀案之后的事件。一群寻常的主妇,为何会帮忙把同伴的丈夫分尸?在深夜的便当工厂工作的主妇们,各自怀着难以对他人言的不安与失望。她们渴望逃离现在的生活。而造成逃离契机的,是一起意想不到的事件。本书获第51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OUT:越界 目录

**章 上夜班
第二章 浴室
第三章 乌鸦
第四章 黑色幻影
第五章 酬劳
第六章 四一二号房
第七章 出口
展开全部

OUT:越界 节选

之所以走到绝望之境,乃是因其拒绝拥有各种体验。 ——弗兰纳里??奥康纳(Flannery O'connor) **章 上夜班 1 较约定时间稍早抵达停车场。一下车,立刻被笼罩在七月天潮湿的暗夜中。或许是闷热的关系,感觉夜晚既黑又沉重。 香取雅子感到呼吸困难,抬头望着无星的夜空。皮肤在开冷气的车内又凉又干,现在却开始出起黏黏的汗。 由新青梅街飘来的汽车废气中,混杂着一丝丝油炸食物的气味,那个味道来自于雅子上班的便当工厂。 好想回家! 闻到这个味道,雅子想起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回去哪里?脑海中浮现了这句话。但,绝对不是刚刚才离开的那个家。她宛如迷途羔羊般困惑,为何不想回自己的家?到底想去哪里? 从午夜零点至清晨五点半,她必须不停地制作便当并送上输送带。这个工作以兼职来说,时薪的确很高,却得一直站立,也不能偷空休息。当身体不舒服时,那种难受的感觉,雅子不只一两次想掉头离开。可是,此刻的心情却与那种感觉不同。 雅子像平常一样点燃香烟,才想到这个动作是为了盖住工厂的油烟味。 便当工厂位于武藏村山市的正中央,那里有一家占地广阔的汽车工厂,四周环绕着灰色围墙,便当工厂的位置即面向围墙,四周是田地和一些小小的汽车零件修配厂。这里是一块平坦的台地,一抬头就可看到天空。 从这里步行三分钟,就走到便当工厂的停车场。这个停车场位于一座废弃工厂前面,只是一块简单整理过的空地,虽然也有划定停车格,却满覆沙尘难以辨识,载运员工的厢型车和小轿车随处停放。 这儿也是危险场所,就算有人躲在草丛里或车子后面也无法察觉。雅子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并锁上车门。 一阵碾过土路的汽车轮胎声响起,一束黄色灯光短暂地照亮了茂密的草丛。一辆绿色的大众高尔夫敞篷版驶进停车场。肥胖的城之内邦子自敞篷驾驶座探出头来。 “抱歉,我来迟了。” 邦子随意把高尔夫停在雅子那辆淡红色的丰田花冠旁边,完全不理会车子完全偏向了右边。不管是拉手刹车或关车门,都毫无必要地特别用力,她的动作显得夸张无比。 雅子用鞋尖踩熄烟蒂。 “你的车好炫!” 在工厂里,这辆车也是她们聊天的话题。 “是吗?”邦子高兴地吐吐舌头,“为了这个负债累累,其实很笨呢!” 雅子暧昧地笑了。邦子负债并非只为了车,她的全身上下多半都是名牌,服装上也很花钱。 “快走吧!” 今年开始,从停车场到便当工厂这段路,常有色狼出没,兼职员工已有多人受害。所以,昨天公司提出警告,呼吁员工上班时尽量结伴同行。 两人走向未铺柏油、伸手不见五指的道路。右侧散乱着一栋栋公寓和庭院宽广的农家,虽然杂乱无章,但还有人声动静。至于左侧草丛茂密的暗渠对面,即是绵延的便当厂的废弃旧厂和关闭的保龄球场,一片寂静荒凉。据说兼职的家庭主妇就是被色狼拖进废弃工厂加害。 雅子小心地左右巡视,和邦子并肩快步前行。 从右边*靠里的小公寓,传来男女用葡萄牙语吵架的声音。一定是工厂里的同事。 工厂里,除了雅子她们这些兼职的家庭主妇外,也雇用很多日裔或白种巴西人,其中不少是夫妻档。 “大家都说色狼可能是巴西人哩!”邦子说着,在黑暗中皱眉。 雅子不搭腔地走着。她想,不管色狼是哪国人,只要继续在工厂里工作,身心所受的伤害就不可能愈合。女人顶多只有自卫。 “听说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强而有力,毫不作声就一把抱住受害者。” 邦子的语气似乎有些许憧憬。雅子可以感受她的心被某种东西遮住,就像被厚厚云层覆盖的星空一般。 背后传来一阵自行车的刹车声。雅子紧张地回头一看—— “原来是你们俩啊,早!” 是吾妻良江,她工作能力很强,年纪已经五十后半,是个寡妇。她手脚灵巧,做起事来比别人快一倍,工厂里的同事们半揶揄地叫她“师傅”。 雅子松了一口气,向她打招呼:“太好了,原来是师傅。早!” 不知邦子是否和良江处不来,见到她反而后退半步。 “不要连你也这样叫我嘛!” 良江嘴里虽这么说,却喜形于色地跨下自行车,一同步行。她的体形矮壮,适合劳动的结实体格宛如螃蟹般。但是,瘦削的脸庞在暗夜里显得苍白、空洞,予人一种福薄的感觉。 “你们怕色狼出现才一起来的吧?” “是啊!因为邦子太年轻了。” 邦子吃吃地笑出声,她二十九岁。 良江边避开黑暗中泛光的积水滩,边望着雅子:“你也不老呀!才四十三吧?” “别开玩笑啦!”雅子面无表情答道。*近,她已经很少有青春美丽的感觉。 “完全干透了?冷冰冰干巴巴是吧。”良江半开玩笑地说道。雅子却同意她的说法。目前的自己就像一只爬虫类,在又冷又干的地面上爬行。 “对了,师傅,你今天怎么比平常晚呢?”雅子改变话题。 “啊,老太婆有点闹情绪。”良江一直在照顾卧病的婆婆,蹙着眉似乎不想多说。 雅子也未继续追问,只是望向前方。左侧的废弃厂房再过去,停着几辆白色卡车,它们将迅捷地把便当运送至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再过去就是便当工厂。深夜中,蓝白色的日光灯把厂房照得宛如一座不夜城。 等良江把自行车停妥后,三人一同爬上户外楼梯。阶梯上铺的绿色塑料地毡已被磨平。 一上二楼,就是玄关,右边是办公室,走廊尽头有休息室和更衣室。由于工厂在一楼,员工必须换好工作服再下楼。 从玄关起禁止穿鞋入内,地上全部铺着红色地毡,灯光下红色显得暗沉,走廊看起来阴森森的,连女人的脸色也泛着黑晕。 雅子凝视着同事们疲惫的脸孔,心想,自己大概也是这种表情吧! 卫生监查员驹田拿着除尘胶带卷,站在鞋柜前。沉默寡言的他,一脸不耐地用胶带卷在每个人的背后上下滚动,这么做就能除去身上的灰尘。 员工们走进铺着榻榻米的宽敞休息室,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笑,每个人都已换上白色工作服,边吃糕点边喝茶,等待上工。也有几个人躺着闭目养神,似乎想补足睡眠。 在上夜班的将近百人之中,约莫三分之一是巴西人,男女的比例差不多。若是学校放长假,工读生的人数也会增加。但是,主力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兼职家庭主妇。 雅子一行人一面和老同事打招呼,一面走向更衣室。忽然看到独坐在休息室角落的山本弥生。弥生见到她们,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雅子打招呼道:“山本,早!” 弥生的嘴角浮现了些许笑意,然而又立刻像破裂的泡沫般消失了。 “你看起来很累呢!” 弥生点点头,紧抿双唇,神情忧郁。 这四名女性中,不,即使在夜班的所有女性员工中,弥生也算*美貌。她的脸庞集合了精致完美的五官;宽额、比例均衡的眉毛与双眼、高挺的鼻梁和肉感的嘴,身材娇小玲珑而匀称,在工厂里非常引人注目,让她遭人欺负也被人爱。 雅子总是庇护着弥生。弥生和理性的雅子完全不同,处事态度总是带着几分多余的感情,而这正是雅子早已嫌麻烦而割舍的东西。所以,弥生复杂的心情变化,总是让雅子觉得非常可爱。 “怎么回事?无精打釆的。”良江以泛红的手轻拍弥生的肩膀。 弥生吓了一跳,全身一震。良江惊讶于她的反应,回头望向雅子。雅子以眼神示意,请两人先走,自己则坐在弥生面前。 “身体不舒服?” “不,没事。” “和先生吵架?” “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弥生意味深远地说道,忧郁的眼神盯着雅子身后的空白。 为了节省时间,雅子边用发带扎起及肩长发,边问:“发生什么事?” “以后再告诉你。” “现在就说!”雅子看着墙上的钟,催促道。 “不要嘛!说来话长。”一瞬,弥生脸上浮现愤怒的表情,却又立即消失了。 雅子死心地起身说道:“好吧!” 她快步进入更衣室,找寻自己的工作服。所谓的更衣室,也不过是把休息室用一块布幔隔开的空间,里面和百货公司的卖场一样,逼仄地摆放着几排结实的衣架杆,上面用每个人自己的衣架吊挂着工作服。 日班员工的衣架上都是用过的工作服,反之,夜班员工的衣架吊满了刚换下来的便服。 “我们先走啦!” 良江和邦子拿起头发用的纱网和帽子,一同离开。打卡时间已经到了。依工厂规定,十一点四十五分至十二点之间打卡后,就到楼下的工厂门口待命。 雅子找到了自己的衣架。上面吊着前开拉链的夹克式白上衣和束腰松紧带工作裤。她把白色上衣迅速套在T恤上,同时留意休息室里男员工的视线,褪下牛仔裤,换上工作裤。 这里的更衣室并无男女之分。雅子在这里工作虽然已经将近两年了,迄今仍无法习惯这种男女不分的更衣方式。 她将发带束住的头发用黑色纱网固定,再戴上所谓的“寒蝉”,一种浴帽型纸帽,拿起透明塑料长围裙,走出更衣室。这时,她看到弥生仍然呆坐在原来的位置。 “快点,山本。” 雅子一脸不耐地看着弥生缓慢起身,更担心她出了什么事。休息室里的员工几乎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几个巴西男人。他们似乎很疲惫地把粗壮的双腿向前伸出,倚墙抽着烟。 “早安!”其中一人举起夹着半截香烟的手,向雅子打招呼。 雅子轻轻微笑,颔首。 对方制服上的名牌虽然是“宫森和雄”,但是那张肤色黝黑、浓眉大眼、颧骨微突的脸孔,怎么看都像外国人。和雄的工作是用推车把白米饭送上机器,相当粗重的工作。

OUT:越界 作者简介

桐野夏生
Natsuo Kirino

1951年生于金泽。1993年以《濡湿面颊的雨》获第39届江户川乱步奖,该作品被看作是日本女性硬派推理小说的先驱。此后,桐野夏生创作了大量犯罪推理、社会和历史主题的小说,她对现实层面的描写有其独特的冷冽色彩,并多次获得各种奖项。

1993年《濡湿面颊的雨》获第39届江户川乱步奖。
1998年《OUT越界》获第51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1999年《柔嫩的脸颊》获第121届直木奖。桐野夏生
Natsuo Kirino

1951年生于金泽。1993年以《濡湿面颊的雨》获第39届江户川乱步奖,该作品被看作是日本女性硬派推理小说的先驱。此后,桐野夏生创作了大量犯罪推理、社会和历史主题的小说,她对现实层面的描写有其独特的冷冽色彩,并多次获得各种奖项。

1993年《濡湿面颊的雨》获第39届江户川乱步奖。
1998年《OUT越界》获第51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1999年《柔嫩的脸颊》获第121届直木奖。
2003年《异常》获第31届泉镜花文学奖。
2004年《OUT越界》英译本入围埃德加•爱伦•坡奖最佳小说奖。
2004年《残虐记》获第17届柴田炼三郎奖。
2005年《魂萌!》获第5届妇人公论文艺奖。
2008年《东京岛》获第44届谷崎润一郎奖。
2009年《女神记》获第19届紫式部文学奖。
2010年《又怎样》获第17届岛清恋爱文学奖。
2011年《又怎样》获第62届读卖文学奖。

商品评论(0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