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足智多谋:晏婴

足智多谋:晏婴

出版社:郑州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08-01
开本: 16开 页数: 241
本类榜单:传记销量榜
中 图 价:¥16.6(3.8折) 定价:¥43.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足智多谋:晏婴 版权信息

  • ISBN:9787564542429
  • 条形码:9787564542429 ; 978-7-5645-4242-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足智多谋:晏婴 本书特色

晏婴对后世的影响是很大的。墨子继承并发展了晏婴的学说,创立了墨家学派。晏婴的许多言行和思想,如尚贤、节用、节葬、非儒、非乐、明鬼神之事、反对不义之战等,都被墨家学派继承和发展,几乎成为其主导性思想。所以,唐代柳宗元在《足智多谋(晏婴)/“治国良臣”系列》中,甚至提出应将晏婴列为墨家。
  近三千年过去了,晏婴的形象依然高大、清晰,让人肃然起敬。

足智多谋:晏婴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 齐国衰落、灵公昏庸、灵公灭莱、兵败平阴、庄公伐晋、崔、庆之乱、崔、庆之反目、庆氏败亡、田穰苴治军、景公复霸、两治东阿, 讥谏国君等。

足智多谋:晏婴 目录


章 晏子生活的时代
齐国衰落
灵公昏庸
灵公灭莱
兵败平阴
庄公伐晋
崔、庆之乱
崔、庆反目
庆氏败亡
田穰苴治军
齐景公复霸
田氏代齐

第二章 晏子小传
两治东阿,讥谏国君
以礼治国,减轻赋税
不辱使命,雄辩四方
用计除恶,打击权臣
清廉俭约,屡拒赏赐

第三章 以礼治国
庄公矜勇
礼不可废
齐景公废酒
不恤天灾
乐亡礼从
宴赏无功
赏罚失中
抱病强谏
倾国之道
善于解惑
封人三祝
请逐楚巫
齐景公祈雨
有国之乐
牛山独笑
一日三责
不恤冻馁
荧惑守虚
梦二丈夫
畋猎不归
仁爱之心

第四章 宽政爱民
薄敛省刑
救犯槐者
善为人臣
谏止劳役
国有三不祥
魂魄之失
聋哑之害
节身诲民
善政利民
死则同穴
智敛婴子
取消厚葬
礼葬走狗

第五章 忠直不迂
以行服天下
止兵修政
谋胜禄臣
衰世而讽
属官未具
桓公霸业
莒先鲁后
社鼠猛狗
祝史求福
古之盛君
度义因民
举贤官能
尊荣危废
存亡之议
君子三行
任贤爱民
何谓忠臣
何谓佞臣
何谓明君
得贤之道
晏婴的心愿
佯问佯对

第六章 社稷之臣
先王之游
桓公之事
水与石
内安外归
处与去
先民后身
社稷之臣
何事昏君
化为一心
齐君德行
民归田氏
使下顺逆
大贤无择
爱民乐民
尊贤不退不肖
何为君子
一心事百君
立身之道
人不足恃
位立民安
齐景公奔丧

第七章 谦恭下土
讼公坐地
守志抗盟
人莫若故
以工代赈
不可变古
治国之本
雏弱而反
刖跪之辱
与民共乐
君臣之礼
折冲尊俎
请罢伐鲁
相互谦让
愚者多悔
守礼不泥
豚亡二肩
赠以善言
结识越石父
御者夫妇
恨不尽意
以身相报
高纠见逐
晏婴居丧

第八章 崇尚节俭
化心莫若教
劝导柏常骞
新成柏寝
酒罚田无宇
劝以廉让
足欲则亡
晏婴辞封
以善为师
千虑一得
辞邑不受
一言省刑
辞谢新宅
不背老妻
三返不受
晏婴告老
凿楹纳书
弦章辞鱼

第九章 虚怀若谷
礼不可去
禳除彗星
辨和与同
谏诛祝史
自惭无德t
欲诛断树者
田氏之忧
盆成适葬母
烛邹守鸟
佞谗难除
践齐者谁
出使吴国
忠上惠下
复召晏婴
固辞白裘
行补三君

第十章 晏子评孔子
敬孔子而远之
路寝闻哭
孔子的误解
孔子不及舜
仲尼相鲁
展开全部

足智多谋:晏婴 节选

《足智多谋(晏婴)/“治国良臣”系列》:
  齐桓公雄才大略,在管仲的辅佐下建立了骄人霸业,使齐国成为当时强大的国家。然而,齐国自桓公去世后,发生了数十年的争夺君位的斗争,即五子争位,使得齐国的霸主地位完全丧失。晋楚两国强势崛起,成为争霸中原的主角。
  此时晋国是中原的头号强国。虽然楚国自城濮之战后,其向北方发展的势头受到扼制,但它转而向东发展,着力吞并东方小国,国力不断增强。齐惠公三年(前606),楚庄王攻伐陆浑之戎,率军北上,在周王疆域之内横行无忌,并向周王室询问九鼎的大小轻重,但此时楚国的国力还不足以称霸中原,后只得退回。而秦国为晋国所阻,暂时无力向中原发展。中原地区便成了晋楚争霸的战场。齐顷公时,楚庄王打败晋国,称霸诸侯。齐国虽然失去了霸主的地位,但其国力依然不可小视,仍然是诸侯争霸过程中一个举足轻重的砝码。
  齐桓公的霸业对其后世子孙具有无穷的魅力,它就像海市蜃楼一样吸引着他们不断地求索。齐惠公去世后,齐顷公即位,齐顷公一改其父的作风,又按捺不住心中炽烈的称霸欲望。他对晋国高居霸主地位的现状很不服气,对诸侯听命于晋国无法忍受。齐顷公三年(前596),他便指挥军队讨伐莒国,以教训它倚仗着晋国的庇护而藐视齐国。齐顷公七年(前592),晋国邰克到齐国约会,齐顷公竟将对晋国的不服发泄到使者身上,将邵克大肆戏弄一番,邰克大怒,并誓报此仇。晋国对齐国的无礼也很不满,当齐顷公命高固、晏弱(晏婴之父)、蔡朝、南郭偃去赴会时,除高固中途逃归外,晏弱等均被晋国拘捕,幸亏楚国亡臣苗贲皇劝说晋侯道:“齐国国君因害怕晋国的无礼对待,所以不敢来参加会盟,而命令晏弱等前来,他们也知道定会遭到拘捕,但他们抱定了宁肯受侮辱,也不使两国国君断绝友谊的信念而来,如果将他们拘捕,就会让那些逃归的人有话可说,让参加会盟的人受到伤害,让诸侯恐惧。”晋侯听他说的有道理,便放松了对晏弱等人的监管,让他们逃归齐国。
  齐顷公虽有争霸之心,但对晋国还是心存畏惧的。齐顷公八年(前591)春,晋侯与卫太子臧联合伐齐,齐顷公见势不妙,亲自去会见晋侯,并派公子强为质于晋。但齐顷公并没有因此而善罢甘休,又与楚国结盟。鲁国对齐、楚结盟深感忧虑,正如臧宣叔所言:“齐、楚结盟,我们鲁国与晋国也刚刚结盟,晋、楚正争盟主,齐军要攻伐我们。晋国虽然也会因此而讨伐齐国,但楚国人也来援救齐国,这样,势必是齐、楚共同攻伐于我们。”
  正如臧宣叔所言,齐顷公十年(前589),齐军侵伐鲁国,并将龙地包围。齐顷公的宠嬖卢蒲在战斗中被龙人活捉。齐顷公与龙人商量,只要不杀卢蒲,彼此便可结盟休战,龙人不但不听,反而将其杀死挂在城墙上。齐顷公见状大怒,亲自擂鼓,齐军将士勇猛爬墙攻城,连攻三天,将龙地攻克,并向南攻至巢丘,向北侵略卫国。鲁、卫大夫往晋求救,晋侯遂派郤克率军前来救援,齐、晋两国终于暴发了鞍之战,齐军大败,齐顷公也差点儿被俘。
  齐顷公只好派国佐对晋国施赂,归还鲁、卫侵地以求和,郤克不听,道:“要以萧同叔子为人质,将齐国的地垅改为东西向,才可以和解。”国佐不卑不亢地说:萧同叔子不是别人,她是齐国国君的母亲,若按对等关系而论,那也是晋侯的母亲,而你却发布命令,让人家的母亲为质,这是以不孝令诸侯;先王疆理天下万物是因地制宜,以广收其利;你却命令将地垅一律向东,只以你们的兵车方便为利,不顾土地情况,是违反祖训的。后,国佐又表示晋国一旦逼人太甚,齐国也不惜背水一战。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