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冬冰

作者:赫斯特尔
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01-01
开本: 32开 页数: 255
本类榜单:少儿销量榜
中 图 价:¥9.9(5.2折) 定价  ¥19.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本类五星书更多>

冬冰 版权信息

冬冰 内容简介

  二战后的阿姆斯特丹,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是年仅十岁的男孩汤玛斯,生命中一段无法抹去的记忆底片:他失去至亲,孤独压抑;犹太姐弟斯万和贝特意外闯入他苍白暗淡的生活。同样亲历战争,又同样渴望生存,三颗敏感脆弱的心从小心试探到紧紧相偎,他们将携手走过人生中这个严酷的冬季…… 《冬冰》一书所获奖项:荷兰儿童文学金石笔奖;荷兰沃特切·比特瑟儿童文学奖。

冬冰 目录

1 不见一丝云一滴雨的夏天
2 插班生
3 冰天雪地的寒冬
4 两个孤单的男孩
5 可怜的小狗
6 丽谢·欧芙沃特举起了手
7 在斯万家的大房子里
8 爸爸去了“破煞地”
9 听二十遍《男孩桑尼》
10 阿姆斯特丹的星期一
11 菲姨的不速之客
12 热水澡、热水袋和朱婶婶
13 蜿蜒的小巷子
14 夜的波折
15 贝特的房间
16 猫儿不在家,老鼠称大王
17 三个小矮人
18 开往代芬特尔的列车
19 融冰与泥浆
20 阿珀尔多伦的新生活
21 不见一丝云一滴雨的夏天
展开全部

冬冰 节选

  《冬冰》:  我会让菲姨不要撕去那页画着三只麻雀的日历。  至于老爸,倒用不着担心:日历这类东西,他向来不屑一顾。我也不会记错日子,我脑子里都装着呢。今天是8月3日,星期日,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之前的四个月里,我们住在阿珀尔多伦①(荷兰东部城市),父亲和我两个人。我们在一个老鳏夫的房子里租了间房间。那座房子总在滴水,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  老鳏夫几乎从不露面。要是他偶然在楼道里碰上我,就会全身发颤。有时候,他在厕所里一待就是几个钟头。我就算走到院子里,也能听见他哗哗的冲水声。厕所老被人占着真是够让人受的,而且那冲水声总让我涌出尿意。我有好几次差点尿在裤子里,在阿珀尔多伦的这间鬼屋子。  厨房里总是弥漫着一股牛奶坏了的恶臭味,所以我尽可能一步也不踏进那儿。老爸只有等晚上六点以后才能到厨房里给我们煮饭。老爸和我,我们两个睡在一张嘎吱作响的双人床上。软塌塌的床垫几乎将我们吞没。我睡不着的时候就一会儿翻到这边,一会儿又翻到另一边。我在床上这么翻身的时候常常把老爸弄醒。听到他的抗议声,我就停下来,*后总是沉沉睡去。  在阿珀尔多伦这儿也得上学,这可倒霉透顶!我觉得自己在学校是个陌生人。无论在走廊还是在教室里,那些乡巴佬总把我晾在一边,日复一日,无休无止。他们既不扯我的头发,也不朝我身上吐口水,更不会偷偷地用脚绊我个底朝天——他们连想也不会这么想。他们令我火冒三丈,这帮循规蹈矩的家伙。  女班主任也同样不把我放在眼里。上学**天,我还以为她对我做了个鬼脸,逗我发笑,可是刚过一秒钟她又做了一个,我才知道原来她有神经性抽搐的毛病。有一次大声朗读课文时,为了读得更动听,我特别注意了发音和语调,她却对我说:“我说你这孩子,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在我们这儿用不着那么装模作样的!”再往后,天气就渐渐热了起来。有时在夜里,那个冰天雪地的寒冬会重新光顾我的记忆。我甚至开始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过。  老爸在阿珀尔多伦工作了四个月。他是一家纸箱工厂里的社会工作者。这家工厂生产各种型号的箱子。他的责任则是安慰那些被揪了头发或是拧了屁股或是没事儿就爱哭哭啼啼的女工——其实他自己倒更需要安慰,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想念阿姆斯特丹,我也一样。  一个晴朗的日子,老爸被赶回了家。他总是迟到早退。用他的话说,世界上没有人会喜欢干那种活儿。  眼下,我们回到了自己家,回到了阿姆斯特丹,而且我们都闲了下来,我放假了。  再过几个星期,我就会回到以前的学校里。班上,有人总喜欢扯我的头发,而我大声读课文的时候,班主任也不会问我把自己当成什么人。  家里面还不怎么舒适。我无论往哪边吹口气都能扬起一团灰。厨房的洗碗槽边有几个烟屁股,但可十白的是,剩下的烟不知去了哪里,烟灰缸都是空的。  我不希望老爸再去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了。我想留在阿姆斯特丹,但我不想再寄宿在菲姨家。她总强迫我吃小卷心菜和菜花,每天早上我都得花好几个钟头找浴巾和牙刷。晚上,没有人能打开收音机听广播,因为一到晚上,菲姨就会犯头疼病。老爸也不让我在晚上听收音机,可我还是照听不误。  这是我经历过的*热的一个夏天。可这也不能说明这个夏天真的有多热,因为我还不到十岁。  我踮着脚站在窗户前,观察着维特林山那排房子的后面——运河边上那些小巧的院子都已荒废,里面堆满了碎石和垃圾。  老爸正在睡午觉。  在一条运煤船的甲板上有个小男孩,大概六岁左右。他戴着一顶插着两朵红花的草帽,又蹦又跳。过一会儿,他妈妈就得到处找他的帽子。她会从窗子里喊她的孩子回家,让他别拖拖拉拉的。  我怀疑朱婶婶和贝特是否也正在背阴的那间屋子里看着这个小男孩。院子被阴影笼罩着,一棵枝叶繁茂的小树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她们的那个房间。  我又想起了那个漫长的冰天雪地的寒冬。  在门台上的信箱里,我找到了斯万寄来的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汤玛斯·弗里伊先生亲启。信是这么开头的,“亲爱的汤玛斯”,我反反复复地读了二十遍。斯万登上了开往美国的轮船,他现在住在布鲁克林,那是纽约市的一个区。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