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豆瓣8.9分,衔接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的大师代表作,选取汪曾祺小说的成名作,以及他在各个阶段创作的最为出名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作者:汪曾祺 著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07-01
所属丛书: 汪曾祺精选集
开本: 32开 页数: 342
读者评分:4.9分86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9.1(5.3折) 定价:¥36.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本类五星书更多>
淘书团 今日值得买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版权信息

  • ISBN:9787214127631
  • 条形码:9787214127631 ; 978-7-214-12763-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本书特色

汪曾祺的小说没有苦心经营的玄奥题旨,总是透露着*自然平淡的灵气。
  这本小说集收录了汪曾祺的成名作和许多极具代表性的小说作品,文字看似平淡,读来却有一种幽远意境,随处透露着一种传统和谐的“文人”情调。
  本书收录了《受戒》《天鹅之死》等名篇以及汪曾祺在90年代创作的很多经典作品。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内容简介

一路走来,笑语仍在回荡……
  荒芜岁月里一个儒者抒写的爱的文学
  1.汪曾祺被誉为中国*后一位士大夫,唯一一位衔接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的散文大师。在散文和短篇小说方面具有突出的成就。
  2.本书选取了汪曾祺小说的成名作,以及他在各个阶段创作的*为出名也*具代表性的作品。非常经典,可读性很强。
  3.本书精装版,设计精美,适合阅读收藏。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目录

天鹅之死
受戒
大淖记事
寂寞和温暖
七里茶坊
晚饭花
异秉
云致秋行状
故里三陈
昙花、鹤和鬼火
鉴赏家
天鹅之死
迟开的玫瑰或胡闹
小芳
捡烂纸的老头
护秋
生前友好
可有可无的人
鲍团长
黄开榜的一家
小姨娘
忧郁症
仁慧
露水
卖眼镜的宝应人
辜家豆腐店的女儿
喜神
丑脸
兽医
水蛇腰
熟藕
莱生小爷
钓鱼巷
关老爷
小孃孃
合锦
百蝶图
礼俗大全
金冬心
捕快张三
鹿井丹泉
展开全部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节选

  受 戒  明海出家已经四年了。  他是十三岁来的。  这个地方的地名有点怪,叫庵赵庄。赵,是因为庄上大都姓赵。叫做庄,可是人家住得很分散,这里两三家,那里两三家。一出门,远远可以看到,走起来得走一会,因为没有大路,都是弯弯曲曲的田埂。庵,是因为有一个庵。庵叫菩提庵,可是大家叫讹了,叫成荸荠庵。连庵里的和尚也这样叫。“宝刹何处?”—“荸荠庵。”庵本来是住尼姑的。“和尚庙”“尼姑庵”嘛。可是荸荠庵住的是和尚。也许因为荸荠庵不大,大者为庙,小者为庵。  明海在家叫小明子。他是从小就确定要出家的。他的家乡不叫“出家”,叫“当和尚”。他的家乡出和尚。就像有的地方出劁猪的,有的地方出织席子的,有的地方出箍桶的,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有的地方出画匠,有的地方出婊子,他的家乡出和尚。人家弟兄多,就派一个出去当和尚。当和尚也要通过关系,也有帮。这地方的和尚有的走得很远。有到杭州灵隐寺的、上海静安寺的、镇江金山寺的、扬州天宁寺的。一般的就在本县的寺庙。明海家田少,老大、老二、老三,就足够种的了。他是老四。他七岁那年,他当和尚的舅舅回家,他爹、他娘就和舅舅商议,决定叫他当和尚。他当时在旁边,觉得这实在是在情在理,没有理由反对。当和尚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吃现成饭。哪个庙里都是管饭的。二是可以攒钱。只要学会了放瑜伽焰口,拜梁皇忏,可以按例分到辛苦钱。积攒起来,将来还俗娶亲也可以;不想还俗,买几亩田也可以。当和尚也不容易,一要面如朗月,二要声如钟磬,三要聪明记性好。他舅舅给他相了相面,叫他前走几步,后走几步,又叫他喊了一声赶牛打场的号子:“格当嘚—”说是:“明子准能当个好和尚,我包了!”要当和尚,得下点本—念几年书。哪有不认字的和尚呢!于是明子就开蒙入学,读了《三字经》《百家姓》《四言杂字》《幼学琼林》“上论下论”“上孟下孟”,每天还写一张仿。村里都夸他字写得好,很黑。  舅舅按照约定的日期又回了家,带了一件他自己穿的和尚领的短衫,叫明子娘改小一点,给明子穿上。明子穿了这件和尚短衫,下身还是在家穿的紫花裤子,赤脚穿了一双新布鞋,跟他爹、他娘磕了一个头,就随舅舅走了。  他上学时起了个学名,叫明海。舅舅说,不用改了。于是“明海”就从学名变成了法名。  过了一个湖。好大一个湖!穿过一个县城。县城真热闹:官盐店,税务局,肉铺里挂着成边的猪,一个驴子在磨芝麻,满街都是小磨香油的香味,布店,卖茉莉粉、梳头油的什么斋,卖绒花的,卖丝线的,打把式卖膏药的,吹糖人的,耍蛇的……他什么都想看看。舅舅一劲地推他:“快走!快走!”  到了一个河边,有一只船在等着他们。船上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瘦长瘦长的大伯,船头蹲着一个跟明子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在剥一个莲蓬吃。明子和舅舅坐到舱里,船就开了。明子听见有人跟他说话,是那个女孩子。  “是你要到荸荠庵当和尚吗?  明子点点头。  “当和尚要烧戒疤呕!你不怕?”  明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含含糊糊地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  “明海。”  “在家的时候?”  “叫明子。”  “明子!我叫小英子!我们是邻居。我家挨着荸荠庵。—给你!”  小英子把吃剩的半个莲蓬扔给明海,小明子就剥开莲蓬壳,一颗一颗吃起来。  大伯一桨一桨地划着,只听见船桨拨水的声音:  “哗—许!哗—许!”  ……  荸荠庵的地势很好,在一片高地上。这一带就数这片地势高,当初建庵的人很会选地方。门前是一条河。门外是一片很大的打谷场。三面都是高大的柳树。山门里是一个穿堂。迎门供着弥勒佛。不知是哪一位名士撰写了一副对联: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开颜一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弥勒佛背后,是韦驮。过穿堂,是一个不小的天井,种着两棵白果树。天井两边各有三间厢房。走过天井,便是大殿,供着三世佛。佛像连龛才四尺来高。大殿东边是方丈,西边是库房。大殿东侧,有一个小小的六角门,白门绿字,刻着一副对联:  一花一世界  三藐三菩提  进门有一个狭长的天井,几块假山石,几盆花,有三间小房。  小和尚的日子清闲得很。一早起来,开山门,扫地。庵里的地铺的都是箩底方砖,好扫得很。给弥勒佛、韦驮烧一炷香,正殿的三世佛面前也烧一炷香、磕三个头、念三声“南无阿弥陀佛”,敲三声磬。这庵里的和尚不兴做什么早课、晚课,明子这三声磬就全都代替了。然后,挑水,喂猪。然后,等当家和尚,即明子的舅舅起来,教他念经。  教念经也跟教书一样,师父面前一本经,徒弟面前一本经,师父唱一句,徒弟跟着唱一句。是唱哎。舅舅一边唱,一边还用手在桌上拍板。一板一眼,拍得很响,就跟教唱戏一样。是跟教唱戏一样,完全一样哎。连用的名词都一样。舅舅说,念经:一要板眼准,二要合工尺。说:当一个好和尚,得有条好嗓子。说:民国二十年闹大水,运河倒了堤,*后在清水潭合龙,因为大水淹死的人很多,放了一台大焰口,十三大师—十三个正座和尚,各大庙的方丈都来了,下面的和尚上百。谁当这个首座?推来推去,还是石桥—善因寺的方丈!他往上一坐,就跟地藏王菩萨一样,这就不用说了;那一声“开香赞”,围看的上千人立时鸦雀无声。说:嗓子要练,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要练丹田气!说: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说:和尚里也有状元、榜眼、探花!要用心,不要贪玩!舅舅这一番大法要说得明海和尚实在是五体投地,于是就一板一眼地跟着舅舅唱起来:  “炉香乍爇—”  “炉香乍爇—”  “法界蒙薰—”  “法界蒙薰—”  “诸佛现金身……”  “诸佛现金身……”  ……  等明海学完了早经,—他晚上临睡前还要学一段,叫做晚经,—荸荠庵的师父们就都陆续起床了。  这庵里人口简单,一共六个人。连明海在内,五个和尚。  有一个老和尚,六十几了,是舅舅的师叔,法名普照,但是知道的人很少,因为很少人叫他法名,都称之为老和尚或老师父,明海叫他师爷爷。这是个很枯寂的人,一天关在房里,就是那“一花一世界”里。也看不见他念佛,只是那么一声不响地坐着。他是吃斋的,过年时除外。  下面就是师兄弟三个,仁字排行:仁山、仁海、仁渡。庵里庵外,有的称他们为大师父、二师父;有的称之为山师父、海师父。只有仁渡,没有叫他“渡师父”的,因为听起来不像话,大都直呼之为仁渡。他也只配如此,因为他还年轻,才二十多岁。  仁山,即明子的舅舅,是当家的。不叫“方丈”,也不叫“住持”,却叫“当家的”,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他确确实实干的是当家的职务。他屋里摆的是一张账桌,桌子上放的是账簿和算盘。账簿共有三本。一本是经账,一本是租账,一本是债账。和尚要做法事,做法事要收钱,—要不,当和尚干什么?常做的法事是放焰口。正规的焰口是十个人。一个正座,一个敲鼓的,两边一边四个。人少了,八个,一边三个,也凑合了。荸荠庵只有四个和尚,要放整焰口就得和别的庙里合伙。这样的时候也有过,通常只是放半台焰口。一个正座,一个敲鼓,另外一边一个。一来找别的庙里合伙费事;二来这一带放得起整焰口的人家也不多。有的时候,谁家死了人,就只请两个,甚至一个和尚咕噜咕噜念一通经,敲打几声法器就算完事。很多人家的经钱不是当时就给,往往要等秋后才还。这就得记账。另外,和尚放焰口的辛苦钱不是一样的。就像唱戏一样,有份子。正座**份。因为他要领唱,而且还要独唱。当中有一大段“叹骷髅”,别的和尚都放下法器休息,只有首座一个人有板有眼地曼声吟唱。第二份是敲鼓的。你以为这容易呀?哼,单是一开头的“发擂”,手上没功夫就敲不出迟疾顿挫!其余的,就一样了。这也得记上:某月某日、谁家焰口半台,谁正座,谁敲鼓……省得到年底结账时赌咒骂娘。……这庵里有几十亩庙产,租给人种,到时候要收租。庵里还放债。租、债一向倒很少亏欠,因为租佃借钱的人怕菩萨不高兴。这三本账就够仁山忙的了。另外香烛灯火、油盐“福食”,这也得随时记记账呀。除了账簿之外,山师父的方丈的墙上还挂着一块水牌,上漆四个红字:“勤笔免思”。  仁山所说当一个好和尚的三个条件,他自己其实一条也不具备。他的相貌只要用两个字就说清楚了:黄,胖。声音也不像钟磬,倒像母猪。聪明么?难说,打牌老输。他在庵里从不穿袈裟,连海青直裰也免了。经常是披着件短僧衣,袒露着一个黄色的肚子。下面是光脚趿拉着一对僧鞋,—新鞋他也是趿拉着。他一天就是这样不衫不履地这里走走,那里走走,发出母猪一样的声音:“呣—呣—”。  二师父仁海。他是有老婆的。他老婆每年夏秋之间来住几个月,因为庵里凉快。庵里有六个人,其中之一,就是这位和尚的家眷。仁山、仁渡叫她嫂子,明海叫她师娘。这两口子都很爱干净,整天地洗涮。傍晚的时候,坐在天井里乘凉。白天,闷在屋里不出来。  三师父是个很聪明精干的人。有时一笔账大师兄扒了半天算盘也算不清,他眼珠子转两转,早算得一清二楚。他打牌赢的时候多,二三十张牌落地,上下家手里有些什么牌,他就差不多都知道了。他打牌时,总有人爱在他后面看歪头胡。谁家约他打牌,就说“想送两个钱给你。”他不但经忏俱通(小庙的和尚能够拜忏的不多),而且身怀绝技,会“飞铙”。七月间有些地方做盂兰会,在旷地上放大焰口,几十个和尚,穿绣花袈裟,飞铙。飞铙就是把十多斤重的大铙钹飞起来。到了一定的时候,全部法器皆停,只几十副大铙紧张急促地敲起来。忽然起手,大铙向半空中飞去,一面飞,一面旋转。然后,又落下来,接住。接住不是平平常常地接住,有各种架势,“犀牛望月”“苏秦背剑”……这哪是念经,这是耍杂技。也许是地藏王菩萨爱看这个,但真正因此快乐起来的是人,尤其是妇女和孩子。这是年轻漂亮的和尚出风头的机会。一场大焰口过后,也像一个好戏班子过后一样,会有一个两个大姑娘、小媳妇失踪,—跟和尚跑了。他还会放“花焰口”。有的人家,亲戚中多风流子弟,在不是很哀伤的佛事—如做冥寿时,就会提出放花焰口。所谓“花焰口”就是在正焰口之后,叫和尚唱小调,拉丝弦,吹管笛,敲鼓板,而且可以点唱。仁渡一个人可以唱一夜不重头。仁渡前几年一直在外面,近二年才常住在庵里。据说他有相好的,而且不止一个。他平常可是很规矩,看到姑娘媳妇总是老老实实的,连一句玩笑话都不说,一句小调山歌都不唱。有一回,在打谷场上乘凉的时候,一伙人把他围起来,非叫他唱两个不可。他却情不过,说:“好,唱一个。不唱家乡的。家乡的你们都熟,唱个安徽的。”  姐和小郎打大麦,  一转子讲得听不得。  听不得就听不得,  打完了大麦打小麦。  唱完了,大家还嫌不够,他就又唱了一个:  姐儿生得漂漂的,  两个奶子翘翘的。  有心上去摸一把,  心里有点跳跳的。  ……  这个庵里无所谓清规,连这两个字也没人提起。  仁山吃水烟,连出门做法事也带着他的水烟袋。  他们经常打牌。这是个打牌的好地方。把大殿上吃饭的方桌往门口一搭,斜放着,就是牌桌。桌子一放好,仁山就从他的方丈里把筹码拿出来,哗啦一声倒在桌上。斗纸牌的时候多,搓麻将的时候少。牌客除了师兄弟三人,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都是正经人。收鸭毛的担一副竹筐,串乡串镇,拉长了沙哑的声音喊叫:  “鸭毛卖钱—!”  偷鸡的有一件家什—铜蜻蜓。看准了一只老母鸡,把铜蜻蜓一丢,鸡婆子上去就是一口。这一啄,铜蜻蜓的硬簧绷开,鸡嘴撑住了,叫不出来了。正在这鸡十分纳闷的时候,上去一把薅住。  明子曾经跟这位正经人要过铜蜻蜓看看。他拿到小英子家门前试了一试,果然!小英的娘知道了,骂明子:  “要死了!儿子!你怎么到我家来玩铜蜻蜓了!”  小英子跑过来:  “给我!给我!”  她也试了试,真灵,一个黑母鸡一下子就把嘴撑住,傻了眼了!  下雨阴天,这二位就光临荸荠庵,消磨一天。  有时没有外客,就把老师叔也拉出来,打牌的结局,大都是当家和尚气得鼓鼓的:“×妈妈的!又输了!下回不来了!”  ……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相关资料

他的文章应当说比几个大师都还认真而有深度,有思想也有文才!“大器晚成”,古人早已言之。最可爱还是态度,“宠辱不惊”!

  ——沈从文

  他是我认为全中国文章写得最好的,一直到今天都这样认为。

  ——黄永玉

  他带给文坛温暖、快乐和不凡的趣味。

  ——铁凝

  汪是一文狐,修炼老成精。

  ——贾平凹

天鹅之死:汪曾祺精选集 作者简介

汪曾祺(1920-1997)
  江苏高邮人。1939年考入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师从杨振声、闻一多、朱自清先生学习,是沈从文先生的入室弟子。曾任北京剧协理事、中国作协理事、中国作协顾问等。出版小说集、散文集三十余部。
  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和散文创作上颇有成就,被贾平凹誉为“文狐”。也被人们高度赞誉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唯一一位衔接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的散文大师。
  他擅长于从日常生活琐事入手,随笔写来,仿佛是即兴偶感,但却能从中揭示人情的的温暖和朴直。代表作品有小说《受戒》、《大淖记事》,散文《端午的鸭蛋》等。

商品评论(86条)
  • 主题:名字不大美,文章美

    汪老的文章还是有保证的,文章确实有沈从文的味道,有很有趣味。

    2020/6/7 11:02:00
    读者:hym***(购买过本书)
  • 主题:

    我是通过B站的UP主suelence的读书分享知道这本书的,买了还没看。。。。书很新,还有塑封,汪曾祺先生是一个有趣的人,所以很喜欢他的书

    2020/6/6 13:13:39
    读者:******(购买过本书)
  • 主题:物超所值。

    精选了名声在外的一些文章,和汪老的其他书籍有重复,建议其他同仁买的时候要看看目录。

    2020/6/5 20:11:36
    读者:******(购买过本书)
  • 主题:

    汪氏当下俨然中华文化一尊佛,晚来殊荣始难料?可追而不可学,可敬而不可摹?

    2020/6/4 18:05:05
    读者:shq***(购买过本书)
  • 主题:

    汪氏当下俨然中华文化一尊佛,晚来殊荣始难料?可追而不可学,可敬而不可摹?

    2020/6/4 18:04:52
    读者:shq***(购买过本书)
  • 主题:

    装帧精美,文字优美。

    2020/6/4 11:45:45
    读者:704***(购买过本书)
  • 主题:江苏人民出版社这套含章文库太精美啦

    不得不说,这套含章文库收录的书籍,做的都太精美啦,爱不释手!

    2020/6/4 5:48:06
    读者:151***(购买过本书)
  • 主题:

    喜欢封面设计,喜欢汪曾祺先生,喜欢他的文字,无论散文还是小说

    2020/5/29 13:26:54
    读者:302***(购买过本书)
  • 主题:汪曾祺精选集

    汪曾祺的小说散文,从古典文学里汲取营养,又师从沈从文的乡土风格,很值得研读。这套《汪曾祺精选集》共三本,一次就买齐。

    2020/5/25 11:57:43
    读者:159***(购买过本书)
  • 主题:

    很好,正版书。品相很好

    2020/5/24 16:45:25
    读者:******(购买过本书)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