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时间:2011-06-01
开本: 16开 页数: 全2册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42.1(2.9折) 定价:¥145.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淘书团 今日值得买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版权信息

  • ISBN:9787503950094
  • 条形码:9787503950094 ; 978-7-5039-5009-4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本书特色

      风靡海内外的一套通俗历史巨著,史学大家蔡东藩正史为经,逸闻为纬。呕心沥血十载,真情演义上下五千年,章回体结构,通俗的文笔,机智的点评;真实再现了中华文明历史演进波澜壮阔的进程。描慕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朝代更替下的民俗民生,参透疆场血战、宫廷阴谋,千古兴亡中的生存智慧。由蔡东藩编著的《明史演义》再现的是明朝历史。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内容简介

  本书从秦汉写到民国,全书共一千余回,五百多万字,写了近二千二百年的历史;主本信史,旁征野史,取材审慎,观点平实,内容丰富,叙述有法,用语雅洁,自评自注,理趣兼备,洵为通俗史著的经典。      这套书出版以后,广受欢迎和好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叶,毛泽东曾致电李克农购此书两部,以解决延安干部学习中国历史之需。卧室床畔,长置此书,著名史学家紫德赓认为,此书作为历史知识讲,虽有不足,但内容是够丰富的,叙述是有系统的。著名小说家二月河认为,此书文学上只能说是中平之作,但读此书可以入门民族历史,且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目录


**回 揭史纲开宗明义 困涸辙避难为僧 第二回 投军伍有幸配佳人 捍孤城仗义拯主帅 第三回 攻城掠地迭遇奇材 献币释嫌全资贤妇 第四回 登雉堞语惊张天祐 探虎穴约会孙德崖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 第六回 取集庆朱公开府 陷常州徐帅立功 第七回 朱亮祖战败遭擒 张士德絷归绝粒 第八回 入太湖廖永安陷没 略东浙胡大海荐贤 第九回 刘伯温定计破敌 陈友谅挈眷逃生 第十回 救安丰护归小明王 援南昌大战伪汉主 第十一回 鄱阳湖友谅亡身 应天府吴王即位 第十二回 取武昌移师东下 失平江阖室自焚 第十三回 檄北方徐元帅进兵 下南闽陈平章死节 第十四回 四海归心诞登帝位 三军效命直捣元都 第十五回 袭太原元扩廓中计 略临洮李思齐出降 第十六回 纳降诛叛西徼扬威 逐枭擒雏南京献俘 第十七回 降夏主荡平巴蜀 击元将转战朔方 第十八回 下征书高人抗志 泄逆谋奸相伏诛 第十九回 定云南沐英留镇 征漠北蓝玉报功 第二十回 凤微德杳再丧储君 鸟尽弓藏迭兴党
展开全部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节选

第十二回下焚东自师室移阖昌江武平取失吴军移师武昌,不久即得,于是进图张士诚。徐达、常遇春率军二十万先下湖州,又下杭州、嘉兴等。张士诚困守平江,自缢被救,后复乘间自缢而死。至此,朱元璋的两个劲敌都已除去。 却说吴王元璋,因武昌围久未下,遂亲往视师。既至武昌,即相度形势,探得城东有高冠山,耸出城表,汉兵就此屯驻,倚为屏蔽。吴王审视毕,便语诸将道:“欲破此城,必夺此山,哪个敢率兵上去?”诸将面面相觑,独傅友德奋然道:“臣愿往!”元璋大喜,便问需兵若干名?友德道:“何用多人!只得数百锐卒,便可登山。”元璋令他自行拣选,友德拣得壮士五百人,乘夜至山下.一鼓齐登。山上守兵,矢石叠下,友德面中一矢,镞出脑后,胁下复中一矢,仍然当先杀上。郭兴等见他奋勇,也麾兵驰应,立将守兵杀退,占住此山,自是俯瞰城中,了如指掌。城中守将陈英杰素称骁桀,见高冠山被占,气愤的了不得。越日,挨至二鼓,竟缒城出来,混入吴营,径至中军帐T.吴王方坐胡床,突然瞧着,便大呼道:“郭四快为我杀贼!”郭四即郭英小字,是夕正轮着值帐,闻着呼声,忙持枪奔入,适与刺客照面,手起枪落,将他刺死。吴王即解所服红锦袍,披在郭英身上,并拍肩奖谕道:。卿系我的尉迟敬德,贼谋虽狡,难逃我虎将手中,不怕他不为我灭了”郭英拜受而出。 又越日,探马来报,汉岳州守将张必先率潭岳兵来援,已到夜婆山了’吴王道;“泼张到来,宜用计胜他。”遂召常遇春入帐,授以密计,令他速去,遇春领命,率兵径往。过了五日,遇春已擒住张必先,即来缴令。元璋复命将必先推至城下'使谕守将道:“你等只靠一泼张,今已为我擒,还有何人可靠?速即投诚!免致糜烂。”张定边立在城上,呼必先道:“你如何被他擒住?”必先道:“不必说了'汉数已终,兄亦应速降为是。”定边至此,也瞠目不能答,自下城楼去了。原来必先善槊,以骁捷闻,绰号叫做泼张,此次被遇春用了埋伏计,把他擒住,因此守城诸将,为之夺气,连胆力兼全的张定边,也不觉恼丧异常。吴王知城中胆落,乃遣降将罗复仁入城谕降,且语复仁道:“你去传谕陈理,教他即日来降,不失富贵。”复仁顿首道:“主上仁德,使陈氏遗孤,得保首领,尚有何言?臣前事陈氏,旧主气谊,不敢竟忘,今得主上推恩,使臣不致食言,臣死亦无恨了o”吴王道:“我决不欺你。”复仁乃去。越半日,返报陈理愿降,吴王乃大开军门,行受降礼。陈理衔璧肉袒,率张定边等趋人,俯伏座前。理尚年幼,战栗不敢仰视,吴王不禁怜惜,亲自扶起,并婉谕道:“我不尔罪,休要惊慌!”言已,又命理人城,劝慰其母,所有府中储蓄,令他自取,一切官僚,俱命挈眷自行,城中百姓饥荒,运米给赈,阖城大悦。汉、沔、荆、岳诸郡,皆望风归降。遂立湖广行中书省,令参政杨璟居守。带了陈理,还归应天,封他为归德侯。会江西行省,赍献友谅镂金床,吴王道:“这便是蜀孟昶的七宝溺器,留他何用?”立命毁讫。一面命在鄱阳湖康郎山及南昌府两处各建阵亡诸将士祠,算是褒忠报功的至意。 陈氏既平,乃改图张氏。张士诚闻吴王西征,乘间略地,南至绍兴,北至通泰、高邮、淮安、濠泗,又东北至济宁,幅员渐广'日益骄恣,令群下歌颂功德,并向元廷邀封王爵。元廷不许,士诚遂自称吴王,治府第,置官属,以弟士信为左丞相,女夫潘元绍为参谋,一切政事,俱由他二人做主。士信荒淫无状,镇日里戏逐樗落拓不蒱,奸掠妇女,谐客歌妓,充满左右。有王敬夫、叶德新、蔡彦夫三人,充做篾片,*邀信任。军中有十七字歌谣道:“丞相做事业,专用王、蔡、叶’一朝西风起,干瘪!”吴王元璋乘这机会,遣徐达,常遇春等略取淮东,大军所至,势如破竹,下泰州,围高邮,士诚恰也刁猾,潜遣舟师数百艘,溯流侵江阴。守将吴良、吴桢,严阵待着,正拟与士诚兵接仗,却值吴王元璋亲自来援,一番夹击,大败士诚舟师,获士卒二千人。徐达等闻江阴得胜,努力攻城,守兵溃去,即将高邮占住,转攻淮安。士诚将徐义率舟师援应,被徐达夜出奇兵,掩杀一阵,夺了战船百余艘,徐义连忙逃走,还算保全性命。淮安守将梅思祖见机出降,并献所部四州。徐达复还攻兴化,也是一鼓而下,淮东悉平。先是士诚曾遣将李济袭据潦州,至是吴王元璋,命韩政、顾时等进攻,城中拒守甚坚,经政等鼓励士卒,用着云梯炮石,四面并攻,毁坏无数城堞。李济知不可支,开城迎降。吴王元璋闻濠州已下,乃率濠籍属将还乡省墓,置守冢二十家,赐故人汪文、刘英粟帛,并招集父老,置酒欢宴。兴半酣,语父老道:“我去乡日久,艰难百战,乃得归省坟墓,与父老子弟重复相见,今苦不得久留,与父老畅饮尽欢,所愿我父老勤率子弟,孝弟力田,蔚成善俗,一乡安,我也得安L”父老皆欢声称谢。吴王临行,复令有司除免濠州租赋。 还至应天,叉命徐达为大将军,常遇舂为副将军,率师二十万讨张士诚,并下令军中道:“此行毋妄杀!毋乱掠!毋发邱垄!毋毁庐合!毋毁损士诚母墓!违令有刑。”一面召徐达、常遇春人内,密问道:“尔等此行,先攻何处?”遇春道:“逐枭必毁巢,去鼠必薰穴,此行当直捣平江。平江得破,余郡可不劳而下o”吴王道:“你错想了。士诚起自盐贩,与张天麒、潘原明等强梗相同,倚为手足,士诚穷蹙,天麒等恐与俱死,必并力相救,天麒出湖州,原明出杭州,援兵四合,如何取胜?今宜先攻湖州,剪他羽翼,然后移兵平江,不患不胜。”又密语徐达道:“前日士诚部将熊天瑞来降,看他来意,非出本心,将军勿泄吾谋,只令天瑞从行,但云直捣平江,他必叛归张氏,先去通知,如此,便堕我计中了。”达与遇春,俱受命去讫。吴王又檄李文忠趋杭州,华云龙向嘉兴,同时发兵,牵掣敌势,文忠、云龙等自然依令而行。 且说徐达,常遇春率二十万众,自太湖趋湖州。沿途遇着敌将,无战不胜,擒住尹义、陈旺、石清、汪海等人。张士信驻守昆山,闻风遁去。徐达查阅将士,不折-人,只少了一个熊天瑞,想是叛归士诚去了,当下乘机前进,直至湖州三里桥。张天麒受士诚封职,官右丞,驻兵湖州,闻徐达来攻,忙率偏将黄宝、陶子宝等,分道迎战。黄宝出南路,适与常遇春相值,一战便走,遇春追至城下,黄宝不及人城,回马再战,被遇春手到擒来。天麒、子宝得黄宝被擒消息,顿时气馁,不战自退。徐达进兵围城,守兵各无斗志,相率惊惶。会得援将李伯舁,由荻港潜入城中,人心稍定。探马报知徐达,达乃分派将士,环布四面,严截援军。忽又闻士诚将吕珍、朱暹及五太子等,率兵六万,已到城东了。达语遇春道:“吕珍、朱暹,都称骁悍,还有甚么五太子,闻系士诚养儿,短小精悍,能平地跃起丈余,今率重兵来援,须小心防战方好哩。”遇春道:“公围城,某截援师,相机进战,定可无虞。”达许诺,遂分兵十万,给遇舂调遣。遇春率兵至姑嫂桥,连筑十垒,分守要隘。吕珍等不敢近城,只在城东旧馆,设立五寨,与遇春相持,遇春也不与交锋,惟留意截他饷道。会探得士诚女夫潘元绍运粮至乌镇,遂发兵夜袭,一阵击退。寻复闻士诚遣将徐志坚,领舟师来袭姑嫂桥屯兵,复令男士埋伏桥边,乘他初至,突出邀击;老天也有意相助,风狂雨骤,日暗天昏,害得徐志坚进退无路,竟被诸勇士生生擒去。还有冒失鬼徐义,奉士诚命,前来探听旧馆战事,也遭截住,亏得士诚遣了赤龙船亲兵,前来援义,义始得脱。 遇春急遣王铭等载着火具,往毁赤龙船,船中不及防备,受着烈火,霎时俱尽,徐义等遁去。那时五太子屯兵旧馆,因各军败溃,忿不可遏,竟收集舟师,来击遇春营。遇春出营接仗,见五太子麾下,齐唱军歌,哗噪而至,真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两下里厮杀起来,似乎遇春一边,稍逊一筹,险些儿被他击却。巧值薛显鼓舟而至,顺风纵火,把五太子的兵船,又烧得乌焦巴弓,于是五太子也有力难施,只好逃还旧馆,与吕珍、朱暹等商议一个善全的法儿。吕珍、朱暹彼此相觑,支吾了好一歇,只想了一条纳款输诚的计策。五太子也顾不得甚么,便与吕珍、朱暹,出降遇春军前。遇春即驰报徐达,达令吕珍等至城下,招呼李伯舁、张天麒等出降。伯异、天麒没奈何赍送降书,迎徐达人城,湖州遂下。 士诚闻湖州被陷,甚是惊慌,不料杭州、嘉兴,又送来警信,平章潘原明以杭州降李文忠,同佥宋兴以嘉兴降华云龙,不由的魂飞天外,连身子都发颤起来。嗣闻吴江又复失陷,参政李福,知州杨彝,统已降敌,乃亟遣部将窦义等,出城扼守。谁知窦义等毫不中用,到了城南鲇鱼口,战不数合,就败了回来,丧失战船千余艘。士诚满怀忧惧,又越二日,城外炮声隆隆,鼓声渊渊,知是敌军杀到,忙调兵登陴,饬令固守。翌晨,恰自己巡城,一登城楼,俯视四面八方,统竖着敌军旗帜,葑门驻着徐达军,虎邱驻着常遇春军,娄门驻着郭兴军,胥门驻着华云龙军,阊门驻着汤和军,盘门驻着王弼军,西门驻着张温军,北门驻着康茂才军,东北驻着耿炳文军,西南驻着仇成军,西北驻着何文辉军,杀气腾腾,几无余隙。弄得这位张大王,心烦意乱,不知所为,下城后,只命一班勇胜军,加意防守。勇胜军统是巨盗出身,每遇战斗,剽悍异常,士诚格外宠遇,统赏他银铠锦衣,并赐他美号,叫做十条龙。这十条龙恰是不弱,受命御敌,无不效死,因此徐达等昼夜环攻,不能得手。另遣俞通海带了偏师,往略太仓、昆山、崇明、嘉定诸州县,次第平定,还军缴令,见平江仍屹峙如故,不觉怒气填膺,当先扑城,谁知城上矢石,煞是厉害,攻卜时,身中数矢,痛甚乃还。徐达看他病剧,送回应天,数日而亡。吴王元璋,未免悲恸。且因平江围久未下,贻书士诚,许以窦融、钱俶故事,士诚不报。 光阴易过,又是数月,士诚焦灼得很,竟遣徐义、潘元绍等,率勇胜军潜出西门,绕至虎邱,往袭常遇春营。遇春先已侦知,驰至盘门,与王弼联军截住。两军相会,你冲我突,良久未决。士诚复亲督锐师出援,来势甚猛,遇春麾下杨国兴战死,余众稍却。遇春拊王弼背道:“君系著名猛将,能为我奋勇杀敌否?”王弼应声出马,挥着双刀,大呼人敌阵,敌众不觉辟易。遇春复乘势掩杀,竞将士诚部众逼至沙盆潭,士诚连人带马,堕入潭中,几乎溺死。十条龙统下水相救,及士诚登岸,十条龙已死了九条。士诚肩舆还城,检点残兵,伤亡无数,竟捶胸痛哭起来。忽有一客求见,愿陈至计。士诚召人道:“你有何言?”客答道:“公可知天数么?从前项羽喑呜叱咤,百战百胜,终为汉高所败,自刎乌江,天数难逃,可为前鉴。公以十八人人高邮,击退元兵百万,东据三吴,有地千里,南面称孤,不亚项羽,若能爱民恤士,信赏必罚,天下不难平定,何至穷困若此?”士诚道:“足下前日不言,今日已不及了。道:“前日公门如海,子弟亲戚,壅蔽聪明,败一军不知,失一地不闻,内外将帅,美衣玉食,歌儿舞女,日夕酣饮,哪里防有今日?就使叩门人谏,公亦不愿与闻。”士诚喟然道:“事成既往,尚有何说?”客复道:“鄙见却有一策,未知公肯从否?”士诚道:“除死无大难,果有良策,亦不妨相告。”客又道:“公试自思,比陈友谅何如?友谅且兵败身丧,可知天命所在,人力难争。今公恃湖州,湖州失了,恃嘉兴,嘉兴失了'恃杭州,杭州又失了,今独守此地,誓以死拒,徒死何益?不如早从天命,自求多福。况应天已有书至,曾许公以窦融、钱傲故事,公即去王号,尚不失为万户侯,何得何失,愿公早自为计!”士诚沉吟良久道:“足下且退,容我熟图!”客乃退去。看官道此客为谁?乃是李伯升遣来的说士。士诚踌躇达旦,决计不降,乃复率兵突出胥门,复被常遇春杀退。张士信督兵守城,又被飞炮击中头颅,立时身死。独熊天瑞死力抵御,因城中木石俱尽,甚至拆毁祠宇民居,作为炮料,连番击射。徐达令军中架木如屋,伏兵攻城,矢石不得伤。接连又是数日,方才攻破葑门。常遇春亦攻破阊门新寨,蚁附而进,守将唐杰、周仁、徐义、潘元绍等,抵敌不住,先后迎降。士诚尚收集余兵二三万,至万寿寺东街督战。那时大势已去,不到片时,已是纷纷溃散,士诚忙逃归内城。徐达等复乘势杀人,但见士诚宫中,猛腾烈焰,仿佛似雨后长虹,红光四映。小子有诗叹道:群雄避鹿肇兵争坐失机谋国自倾。成败相差惟一着,阖宫自毁可怜生。究竟士诚官内如何被火,且待下回说明。 陈理降而士诚不降,士诚似尚为硬汉。顾吾谓士诚之智,且出陈理下.陈理幼弱无能,且经乃父之致没,兀守危城,自知不支,虽衔璧乞降,犹得受封为归德侯,保全其母,不失富贵。友谅有知,应亦自慰。若张士诚以泰州盐侩,据有浙东,拓及吴江,设能礼贤爱民,明刑敕法,则江南虽小,固可坐而王也。况乎朱、陈相竞,连岁交兵,彼为蚌鹬,我为渔人,宁不足以制胜?乃优柔寡断,内外相蒙,卒子朱氏以可乘之隙。至于兵败地削,孤城被围,齐云一炬,阖室自焚,妻孥且不保,亦何若长为盐侩之为愈乎?读本回,胜读《张士诚列传》,而笔势蓬勃,亦庄亦谐,尤足令人餍目。 ……

明史演义-(全两册)-彩色插图本 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1945年),名郕,字椿寿,号东藩,浙江萧山临浦镇人。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考取秀才。宣统元年(1909年)考取省优贡生,次年朝考入选。从民国5年(1916)开始,他用10年的时问,独立完成《中国历代通俗演义》,全书共11部、45册、1040回、600余万字,成为记录公元221年到民国9年,2130余年间中国历史的不朽长卷。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