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网文创礼盒,买2个减5元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包邮

与张爱玲一样让刘以鬯惊服的香港女作家吴煦斌,书写现代汉语新高峰,以正统典雅的文字召唤对生命的热爱与信仰。现代中文经典,初版四十周年首次引进。

作者:吴煦斌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出版时间:2020-11-01
开本: 32开 页数: 176
读者评分:3.8分4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5.9(3.8折) 定价  ¥42.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场包邮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本类五星书更多>

牛 版权信息

  • ISBN:9787510893445
  • 条形码:9787510893445 ; 978-7-5108-9344-5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所属分类:>

牛 本书特色

?吴煦斌的文字别具一格,“简朴深邃,对一字一句都予以精微雕刻”,呈现出香港文学在语言造诣上所达到的高度和纯度。以其谦逊静默、丰润动人的独特方式,书写想象中的自然风貌和对终极事物的追寻,存续天真朴拙的意趣和哲思。 ?作为生态学领域的学者,“不同以往香港文学所展现出的强烈城市性格”,作者开拓出关注大自然的向度,对文明、自然、生命的冲突与和解有着更为深入的思索。她以孩童的目光带我们进入荒原、丛林、山野,体会古老而庄严的生命的盈亏和死亡杀戮的循环。 ?吴煦斌是香港女性作家中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既有超越性别的形而上高度,而落笔又有女性的细腻与温暖,处处召唤着对生命的热爱与信仰。 ?她的小说不以故事情节取胜,而是以诗质的语言、古典的迹象,表现意识的流动,将自然气色与内心风景交融一处,使读者沉溺其中,获得审美享受。

牛 内容简介

《牛》1980年由素叶出版社首次出版,收入短篇小说9篇;2016年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再版,增加《信》《一个晕倒在水池旁边的印第安人》;本书为初版四十周年纪念版,经作者重新校订,加入《蝙蝠》、作者后记。全书共计11篇小说,并有刘以鬯作序、梁秉钧作跋。小说多以自然与人的关系为主题,充满灵性,文字优美。

牛 目录

吴煦斌的短篇小说

佛鱼

蝙蝠

马大和玛利亚

猎人

一个晕倒在水池旁边的印第安人

丛林与城市间的新路

后记


展开全部

牛 节选

一个晕倒在水池旁边的印第安人 编者按:这些笔记原藏于加州史氏海洋研究所档案室。本刊驻美记者取得研究所所长罗生柏教授的同意,交由本刊发表。笔记原作者是七十年代研究所学生,是所内唯一的中国人。为人害羞、寡言,与同学不相往来。他的笔记放在一个灰色文件夹里面,外面画了一颗胡桃,右上角有“报告”二字,但内文不类学术报告。为保留学术材料以便有志者将来进一步研究, 以及保存海外华人生活鳞爪,本刊谨把笔记发表,不加删节。 发现 他挺拔沉默如我父,我起初不晓得他是印第安人。他倒在研究所旁边模拟海潮的水池边,手垂到水里,蜷伏在那里像一个婴儿。我们刚在化验所前晒网,网上还黏着红草和雏鱼。我退后站到树旁的阴影那儿,便看见他了,远看他像初冬的土壤,我们走上前去,看见他上身赤裸,只穿一条羊皮的短裤,腰旁有一柄套着鹿皮鞘的短刀。他的手很冷。我们用亚摩尼亚把他救醒,然后搀他起来。他随着我们的协扶站起来,缓缓升高如一头熊。 我们领他进入会客室让他坐在沙发上,沙发的柔软令他害怕,他狐疑地站起来,看着逐渐平伏的坐垫,然后远远跑到墙角蹲下来。此后他再没有走近沙发了。他抬起头仔细看我们。他的头发很短,脸孔舒坦而柔和,轮廓有点像我国北方的男子。或许远古的时候我们曾是亲近的人,他的先祖从蒙古迁徙,穿过相连的冰峡经亚拉斯加来到北美,我们因此脸上有相近的痕迹。但我们也只是猜他是也夷族吧了。他不懂英语也不懂西班牙语,我们请来了本地的印第安人当斯跟他交谈,但他们亦只有“土地”(tu-wee)这字是相通的。当斯说他可能是也夷族*后一个生还者。也只有也夷族的眉是相连的。一九一一年美国步兵跟他们多次战斗之后把他们差不多全杀死了,只剩下五个仍在森林奔逃,他们的尸体亦相继在河边发现。他可能是他们辗转许多代后成长的孩子。但他为甚么会昏倒在白人的世界里?这一年来森林署不断派队伍到奥维斯山脉勘察,是他因为要逃避他们而走错了相反的方向吗?他独自在林中生活多久了? 祖开始问他的名字,他指指自己说“祖”,指指当斯说“当斯”,指指教授说“罗生柏”,指指我说“斌”,然后指指他,他看着祖然后把手放在头上。他是明白的,但我知道他不会说出来,他们的名字是尊贵的,只有亲近的人才可以用来呼唤他们。 “我们叫他以思吧。”教授说。 “以思”在印第安语中是“人”的意思,我们叫他“人”。我们让他住在会客室里。他一直蹲在沙发对面的墙角那儿,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我们,没有害怕也没有愤怒,只是看来疲倦极了。我后来晓得,他是不懂愤怒的。我们试验他的各种反应,把闹钟放在他的身旁,突然的声音把他吓得跳起来,他奇怪地看着这个呆立发声的小盒子,轻轻拿起它放在胸膛上,仿佛怀抱啼哭的小儿,这时他是出奇地温柔的。我们发现他反应很快,但没有激烈的行动。我们请来了本校的人类学教授施怀则和人类博物馆馆长宁斯。他们拿来了各种仪器测验他的视力、听觉、心律、肌肉及其他各种功能。他们发觉他很驯服,对加在他身上的一切毫不挣扎,*后他们拿报纸拍拍他,把杂志堆在他身上,用手拉捏他的头发,他也没有做声,只用双手护着头和脸,在手肘弯起的空隙中看着我们。*后闹得紧了,他躲到书架和沙发那儿的空隙间,仍然蹲着,双手交叉按着肩膊,手肘搁在膝盖上,下颚抵着前臂。他没有看我们,他垂下头,留心地倾听,像一只折合起来的小小的害怕的蛾。他没有提出疑问,不会还击,也不会愤怒,孤独的人是不会愤怒的,愤怒需要对象和习惯。它是燃烧的火,从接触中来。孤独的世界潮湿阴暗而寒冷。它的本质是嶙峋的荒野,没有形态的空虚。他行走在自然的规律下,没有抗衡的能力。风雨来了他在山洞中躲避,给野兽伤害了他躲在石的阴影下等候痊愈。他独自生活,四周只有簌簌的风声,他跟石的倒影说话,随着时间的起伏转动。你会对季节愤怒吗?他埋藏自己的言语,他多久没有说话了?孤独是沉重的兽,你背负他如背负自己的缺失。我熟悉它的气味已有多久了?

商品评论(4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