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网文创礼盒,买2个减5元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自然之子

“生命的彩虹”系列之《自然之子》儿童文学三部曲,讲述了人与动物之间的友谊,敢于坚持自己的选择等故事。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7-01
开本: 32开 页数: 332
本类榜单:少儿销量榜
中 图 价:¥22.8(3.3折) 定价  ¥69.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本类五星书更多>

自然之子 版权信息

自然之子 本书特色

大师级作品。已故塞尔维亚文学家迪波尔·赛凯尔儿童文学三部曲,中文版首次出版。 权威译者。译者为国内世界语权威,对作者及其作品有专门的研究。 绝美插画。内含30余幅匠心独具的铅笔素描插画,随书附赠精美海报。插画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作品在国内多次获奖。 装帧精美。内文100克纯质,四色印刷,匠心打造,给家长和孩子美好的阅读体验。

自然之子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套儿童文学作品,是塞尔维亚世界语作家迪波尔?赛凯尔《生命的彩虹》系列之《自然之子》儿童文学三部曲。
《库麦瓦瓦:丛林的儿子》描写了巴西印第安人的生活,表现了人与动物之间的友谊。《帕德玛:恒河的女儿》描写了印度偏远山区农家女孩帕德玛如何在一次节日的活动中有幸观赏了舞蹈家的演出,并爱上了舞蹈的故事。《铁木真:大草原的儿子》讲述了驰骋在草原、历经劫难、自强不息的男孩铁木真,后来成长为蒙古草原上的大汗的故事。

自然之子 目录

《自然之子.大草原的儿子铁木真》
1.蒙古人秘史/1
2.来了两个骑马人/13
3.草原定亲/23
4.塔塔尔人的报复/32
5.木枷/44
6.灌木丛中的云雀/56
7.追踪盗马贼/63
8.改变历史的蒙古袍/75
9.三人结盟/85
10.草原的雄鹰/93
11.尾声/98

《自然之子.丛林的儿子库麦瓦瓦》
1.印第安人的自我介绍/1
2.跟库麦瓦瓦去打鱼/12
3.水中的惊奇/24
4.营地篝火/32
5.寻找乌龟蛋/43
6.原始森林里*凶猛的动物/54
7.大战犰狳/66
8.丛林里的*后一夜/76
9.人与动物之间的友谊/86
10.库麦瓦瓦喜欢蜂蜜/91
11.印第安式告别/97

《自然之子.恒河的女儿帕德玛》
1.与幽灵相遇/1
2.驯蛇人/20
3.盛彩的春节/30
4.神的传说/49
5.婚礼/58
6.发现新幽灵/65
7.山洞里的声音/75
8.村中的恐慌/84
9.故事活了起来/93
10.城里来的客人们/99
展开全部

自然之子 节选

迪波尔?塞凯尔——大自然的儿子
帕威勒?穆拉德诺维奇*

我喜欢读一些探险家的游记并研究他们的生活和作品。一年前,我的注意力独属迪波尔?塞凯尔,我一直在读他的书。
这位从不疲倦的探险者、 作家和世界公民,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1912年,迪波尔?塞凯尔出生在斯洛伐克的村庄斯皮什卡?苏波塔——当时还属于奥匈帝国。从童年时代起,他就梦想着到遥远的国度并开始研究世界地图。一次,他的父母在花园的深处找到他,而他当时正在试图从地心挖一条通往美洲的路。后来,他跟着父母搬到了巴耐多,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年。他在尼克希其上了中学,随后又在萨格拉布大学攻读法学专业。在中学时,他已经开始喜欢登山,曾经徒步穿过黑山共和国。1939年,他离开南斯拉夫到了阿根廷。在阿根廷,他学会了西班牙语,成了名记者,并结识了著名的登山家林克。1944年,他们一起征服了阿空加瓜峰(约7 000米)。但是有几个探险队员在此次登山中失踪了。赛凯尔和两名队员幸免于难,之后,他把这次经历写成了一本书——《阿空加瓜的风暴》。
这本书他用两种语言写成——世界语和西班牙语,两种文本都成了畅销书。后来有出版商资助他,与他签订合同,要他写一本关于探险的书。
后来他的探险直指巴西不为人知的原始丛林。那是1948年至1949年的事情。在这次旅途中,他探访到食人部落图帕里,在那里待了4个月。
探险的同时,赛凯尔还从事考古和人类学研究。在危地马拉,他研究了墨西哥的玛雅文化和秘鲁的印加文化。他发现了一个传说中的印第安美丽古城。他走进亚马孙流域,根据之前的登山和探险经验,成功地穿过死亡之河,并通过了好战的沙旺多人的领地,收集到许多关于这个地区的地理数据。
在20世纪50年代,赛凯尔回到南斯拉夫,开始住在贝尔格莱德,之后的几年他又去了亚洲探险。他在印度待了4年。不管在哪里,他都会在当地建立世界语协会。他还去了非洲,登顶乞力马扎罗——非洲大陆*高的山峰。他的一生中精于多种专业。他是探险家、作家、考古学家、画家、雕塑家、导演和记者。他可以使用20种语言。1972年,他停止了在世界各地的探险。在苏博蒂查博物馆任职的经历和他的探险给他带来了许多的回报,他是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
他的代表作品是《阿空加瓜的风暴》《闯过印第安人家园》和《征服大山》。
迪波尔?赛凯尔是真正的大自然的儿子。他为科学而生, 一生都在探索未知的大自然。

◎内文节选
3.盛彩的春节
“印度的冬天并不太冷,只不过比一年中其他季节稍微凉爽一些,因此不像其他地方,这里万物复苏的季节并不只是春天。”
“是的,我知道,”帕德玛说,“你告诉过我,在你们那里冬天会下雪。”
帕德玛和本德大叔的这次谈话并不是没来由的。这些天来,村子里的人都在全力以赴地准备过“好利奥”——春节,这个节日标志着春天的开始。村里所有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在为过好这个节忙碌着。有人忙着从各家各户收集一些柴火,到时会在村中央架起篝火;有人忙着打扫、整理或粉刷房屋;有人忙着准备各种粉料和稀料,节日的娱乐活动中会用到。村中好不热闹。
除夕夜,康达普尔村的全体村民都聚集在村子中央的篝火旁,篝火在黑暗中熊熊燃起,意味着“好利奥”的开始。当火燃烧到*旺的时候,库玛尔拿出了他带来的彩色大纸人,这是他和村里的一些男人用好几天的时间扎起来的。他们先是抬着彩纸人围着篝火走了一圈,然后在大家的掌声和孩子们的欢呼声中把纸人投到熊熊大火中,这时大家一起高喊:“邪恶死吧!”“病魔离开!”“坏事不做!”因为印度传统习俗认为,用火烧掉纸人,可以驱除世上的一切邪恶。所以,大家尤其是老人们在看到大火一点一点地把大纸人和扎制纸人用的架子一起吞噬时,心里感到极大的满足。孩子们在篝火边高声大喊着跳来跳去,开心极了。
在篝火边的“好利奥”启动仪式延续的时间并不太长,当篝火渐渐熄灭的时候,老人们开始起身散去。不一会儿,孩子们也都散了。大家各自回家睡觉。
第二天早晨,当阳光铺满整个村庄的时候,每家每户的屋子里都传出欢快的声音。男人穿上干净的衬衫,女人披上漂亮的纱丽,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本德大叔对民间节日非常感兴趣。他走到大街上,发现已经有许多村民在这里了,大家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样东西——水壶、水桶或瓶子什么的。
本德大叔惊奇地发现,男人开始互相往对方身上撒一些红色的粉末。突然,一个男人向另一个男人脸上泼洒绿色的液体颜料,没有防范的一方发现衬衫上也被染上了颜料。接着,从水桶里、水壶里或瓶子里泼洒出来的蓝色、黄色液体也泼到了他的身上。半个小时后,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们从头到脚都变得花花绿绿的了,无人幸免。没有人去躲避朋友、邻居或是什么人往自己身上泼洒各种颜色的液体。
看着这个疯狂的场面,两个年轻人走到本德大叔跟前,趁他不注意就往他身上泼洒颜料。其中一个年轻人说:
“‘好利奥’是我们*快乐的节日,本德大叔,和我们一起狂欢吧!”
本德大叔本来还有些犹豫:如果不加入,无疑会冒犯他们;如果加入,毫无疑问,人们也会往他的身上泼洒那些难以洗掉的颜料。*后,本德大叔还是说服了自己:这些贫困的村民都能舍得他们的衬衣和裤子来庆祝这个欢快的节日,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几乎同时,本德大叔的身上就被几个年轻人用水桶、水壶或瓶子中的颜料泼洒得像七色彩虹。这时,他已经和每个人都一样了,头发上、脸上、衬衫上、裤子上,浑身上下都涂遍了节日的缤纷色彩。
在一片欢乐声中,本德大叔听到了帕德玛的笑声——因为本德大叔愿意和村民们一起庆祝节日,而且舍得自己的衣服,帕德玛特别高兴。
帕德玛的脸上和衣服上也涂满了五颜六色。
“你知道吗?有一个好消息耶,”帕德玛高兴地将身体转向本德大叔,不等本德大叔回答,她继续说道,“我哥哥柯刹比刚刚从邻村回来,他跟我说,他在那里看到一个漂亮的跳舞的人,下午她就会来我们村,到我们这里来。”
本德大叔也变得高兴起来。他想说,他还没看过印度舞蹈家的演出呢。
帕德玛继续激动地说:“我从来没见过真正的舞蹈家,我早就想看真正的舞蹈家跳舞了。相信我,本德大叔,今天会是我一生中*好的日子——如果我能见到她的话。”
帕德玛和她的小伙伴狄帕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她们不停地去拜访自己的朋友,和朋友们一起在街上笑闹着,欢呼雀跃。
她们来到斯塔大婶家的时候,斯塔大婶正在院子里忙活,她正忙着往一个木槽里贴牛粪。这些牛粪是她平时积攒的,是牧牛时走在牛屁股后面捡来的。她把牛粪和干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跪在地上,把巴掌大的牛粪饼一个一个地贴到房子外面白白的外墙上去。
要是不知道这个习俗就不会明白斯塔大婶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把好好的房子搞得又丑又难闻。但是对帕德玛和狄帕而言,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她们知道,斯塔大婶是在储备做饭用的烧火,几天后,当贴到墙上的牛粪饼被晒成干儿,就能轻松地从墙上剥下来。然后斯塔大婶会把它们码在屋外,撂成一个锥形粪干堆,这样一年的烧火就有了,因为村子周边没有树木和其他可以用来烧火的东西。院子里已经有几个像人一样高的牛粪堆了,这说明斯塔大婶是一个勤快的主妇。
帕德玛和狄帕又遇到了另一个勤快的主妇普什帕大婶,她们远远地就和她打招呼:
“你好,普什帕大婶,忙着呢?”
“我正在收拾打扫房间整理出来的东西呢!”
普什帕大婶早就把屋子打扫完了,她把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凳子腿底下、橱柜里打扫出来的叉粑屑,和几乎看不见的蜘蛛网,都清理干净了,她现在正忙着在屋里屋外画什么呢。
普什帕大婶用水在木槽里化开牛粪饼,找了一块破布卷卷当笔,然后蘸着这些褐色液体开始在地上画起来。她画出来的图案线条流畅,地面散发出一股令人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能够驱除臭虫和其他虫子。据说臭虫和蚊蝇曾经是村里的一大害。屋里的地面画好了,普什帕大婶又去画墙,画到比帕德玛还要高的地方。
普什帕大婶还在门前画了一个方块图案——她事先已经把这里打扫过了。随后,她给屋里刚刚画好的图案做修饰。她先把墙上的图案用石灰勾线,有波浪形的,也有小圆圈,然后又在这里画上一个人物,那里画上一匹马或者一头大象。所有图画看上去都和整间屋子十分协调。她继续完成门前的那个图案,用白色镶边,正好和房子正门口的边缘相协调。
这样的装饰对村里的女孩们来说相当熟悉。因为节日期间村里会举行图案设计比赛,女孩们会尽*大努力来美化自家房子和周边的环境。她们看看普什帕大婶是怎么做的,总能从中学到一些新花样。
下午,女孩们不约而同地来到南面的村口,那个要来演出的舞蹈家会从这里进村。
“一点影儿都不见。”狄帕瞪大眼睛,死死地盯向远处。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么漂亮。”帕德玛说,“你们觉得她会跳着舞进我们村,还是会和一般人一样走进来?”
“我觉得……”狄帕突然激动地说,“那儿,远处那是什么在动?……是的,一定是她!……听到音乐了吗?”
下午四点左右,远处传来的鼓点节奏宣告了巡回艺术团的到来。当这一小队人进到村子时,村里所有的人都涌到了街上。
打头的是一个年轻人,扛着一块牌子,上面用美术字体写着“印度中央艺术团”。他的后面跟着两个乐手,一个不停地击打着绑在肚皮上的一面鼓,另一个手里擎着笛子在嘴边“轻声吹奏”——因为鼓声太响了,笛声几乎听不到。
接着出现的就是那位舞蹈家了。她从一进村就跳起舞步,不断地旋转着身子,舞动着像蛇一样灵活的胳膊。
*后又是两名乐手,一个敲着锣,另一个吹着喇叭,他们一边演奏乐曲,一边拉着车,车上装满了简朴的道具和服装。
舞蹈家就像帕德玛期待的那么漂亮,她穿着漂亮的衣服,脸上画着妆,举手投足间凸显了她的美丽。她的裙子颜色是火红色的,上面还有一面小镜子,一举一动时闪闪烁烁地发着光,宽大的黄色丝绸裙裾下露出脚踝,两只脚踝上各缠着一根小皮带,皮带上面的一圈小铃铛随着她的每一个舞步叮当悦耳地响起来。她的额前有一只金色浮雕肖像,手指和脚趾上都有银戒指装饰,胳膊上的各式镯子、脖子上的各色项链,以及鼻子上和耳朵上的炫彩装饰更是令人眼花缭乱。
就这样,舞蹈家以惊艳地装扮出现在村民面前。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村民围成一个圈,*里面的人或坐或跪在地上,外面的人翘首站着。
表演前,舞蹈家双手合十向村民致敬。
音乐响起,舞蹈家翩翩起舞。随着音乐节奏,她的舞步逐渐加快,舞蹈动作也更加热烈。她的双脚赤红夺目,随着她快速地大跳小跳,脚踝上的铃铛打出节奏。她娴熟地下腰,身体软得像一条蛇。她舞动着身体的每一部分——眼睛、双手、肩膀、眉毛、嘴唇,一切都在热烈地舞动着,*动人的是她的双手,时而像展翅欲飞的鸟儿,时而变成在泉边饮水的小鹿,时而像微风中窸窸窣窣的树叶。
本德大叔不时地把目光投向帕德玛,只见她身体一动不动,眼神无比热切地看着舞蹈家。显然,她已经完全被舞蹈家如痴如醉的舞动迷住了。她心里一定在想,如果有一天她也能像舞蹈家一样跳舞,那该是多么幸福啊!
演出结束了,大人们陆续散去,而大多数的孩子并没有走,他们好奇地围着舞蹈家,看着他们从来没见过的乐器。
帕德玛也没走,眼中充满羡慕,她仍然看着舞蹈家,好像舞蹈仍在继续。
“她好看吗?你喜欢吗?”本德大叔问。
帕德玛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愿意跟她学跳舞吗?”
帕德玛仍然没说话,还是点点头,但眼睛里充满着热切的期盼。
本德大叔走向舞蹈家,跟她说着什么,眼神瞟向帕德玛。他递给舞蹈家一件东西,但是谁也没看见是什么。舞蹈家用手示意,叫帕德玛过去。
“小姑娘,你愿意像我一样跳舞吗?”
帕德玛窘迫地站在舞蹈家身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在舞蹈家面前应该怎么做。
“这样,来,像我一样踏起步子……对,就是这样……”
帕德玛犹犹豫豫、笨手笨脚地按照舞蹈家教给她的做。
“很好,”舞蹈家鼓励她,“好,自己试试。手要这样……头要这样动……就是这样,很好……”
慢慢地,帕德玛摆脱了紧张,尽力模仿舞蹈家教给她的每一个新动作。
本德大叔站在一旁,心满意足地看着他的小朋友如何向她的梦想迈出**步——现在她正在向真正的舞蹈家学习舞蹈,她是帕德玛见过的唯一的舞蹈家,在这之前还只是听说过她,她和传说中的舞神完全不一样,她是真实的舞蹈家。
她不像传说中的舞神那样会飞,但是她像有魔力一般不停地旋转、跳跃,帕德玛可以触摸到她,能感觉到她的浅褐色皮肤上的温度,能看见她额头上滚落的汗珠,这些都让帕德玛满心欢喜,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在梦里,不会梦醒时分就烟消云散。
艺术团马上要到另一个村子去,舞蹈家要走了。分别之前,帕德玛鼓足勇气问舞蹈家:
“你跳舞的时候为什么会像要飞起来一样?”
舞蹈家笑了,很高兴她的表演得到这个美丽女孩的赞赏。她轻盈地从脚踝上摘下一只银环,递给帕德玛说道:
“看,小姑娘,这就是秘密,它可以帮你飞起来。有一天,当你可以在大家面前跳舞了,就把这只银环戴上,你一定要想着,你就要飞起来了!”
这天夜里,经过一天的节日狂欢,在快乐的气氛中,村民们在惬意中睡着了,除了帕德玛。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看着那只银环——舞蹈家送给她的能帮她飞起来的礼物,想象着自己穿着漂亮的饰有金线和许多小镜子的绣花衣服在跳舞,就像她今天**次也是*后一次见到的舞蹈家那样。
她把今天的一切永远地镌刻在记忆里了。

自然之子 作者简介

波尔?赛凯尔(Tibor Sekelj,1912—1988),环球旅行家,探险家,作家及世界语者,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1937年毕业于萨格勒布大学法学系,1939年去往阿根廷,开始他的地理学和人类学探究。他一生在世界各地旅行探险,创作了三十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
主要作品有《找回的幸福》《阿空加瓜的风暴》《尼泊尔打开大门》《闯过印第安人家园》《环球探秘》《箭在弦上》《你好,朋友!非洲友谊之旅》《从帕塔戈尼亚到阿拉斯加》《走过袋鼠的国家》《巴布亚日记》等。

于建超,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世界语译审。北京世界语协会会长,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常务理事,国际世界语教师协会委员会委员,国际世界语记者协会会员,国际世界语协会会员。研究方向:对外传播,对外汉语教学,世界语文学,世界语教学及应用等。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