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网文创礼盒,买2个减5元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包邮 怪鸟

豆瓣8.1分推荐!一部具有上海文化地标性质的作品。失语的男中音,脸盲症患者,西乐团的北方人,死于针刺麻醉的鲍厂长,以及骗子和贝雷帽老先生等等,他们操着南腔北调,不断上演着一出出令人唏嘘的荒诞剧。

作者:傅星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3-01
开本: 32开 页数: 338
读者评分:5分4条评论
排名:文学销量榜 50
¥11.6(3.0折)?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中 图 价:¥14.5(3.7折)定价  ¥39.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暑期大促, 全场包邮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本类五星书更多>

怪鸟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2165612
  • 条形码:9787532165612 ; 978-7-5321-6561-2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所属分类:>

怪鸟 本书特色

傅星的《怪鸟》,首先是一部具有上海文化地标性质的作品。作者截取了“上海西区新村”这个富有典型性、时代感的生活场域,用来展开自己的故事。这块邮票大小的区域,浓缩了上海这座移民城市的居民生活特质——海纳百川,包容并蓄。虽然建筑样式比较单一,各种文化的汇聚和碰撞,造就了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开明之气。
“怪鸟”具有一种象征意味,是孩童头脑中产生的精神想象,是纯真的童心对残酷、无聊的现实世界的一种扭曲变形,但同时依然带有灵动、自由的向往,光明与阴影相互交织,达成了生命的丰盈。

怪鸟 内容简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上海西区新村,少年庆庆的一只眼睛受了伤。无论有多么悲痛,那只受伤的眼睛始终是火辣辣的,流不出泪来。他成了一个分裂的怪人。在那个兵营一般的新村里,有女孩薇拉,弹鸟的小三子,坚强的外婆,站垃圾箱的大卫爷叔,围着四条马路绕圈的七室爷叔,棚户区来的业余画家,外国女人,鸡王海洋,吴老太和她的幽灵,性感的阿姐,失语的男中音,脸盲症患者,西乐团的北方人,死于针刺麻醉的鲍厂长,以及骗子和贝雷帽老先生等等,他们操着南腔北调,不断上演着一出出令人唏嘘的荒诞剧。少年的命运就是在那些剧中担当角色,并随之顽强地长大。
  有一天他告别新村,远走他乡,而那段青春就如同多年前的林中“怪鸟”一样,飞走了,不复返。

怪鸟 目录

1怪鸟
2薇拉的城堡
3稻草人
4绣花鞋
5墨迹
6画像
7小调
8直角转弯,直角转弯
9灵异事件
10姨外婆和她的太行山上
11去上只角
12外国女人
13鸡王
14脸盲
15我和流氓擦肩而过
16*后一餐
17鲍家人
18国语
19没有人是幸运的
20空中的爬行

后记 同一片林子
展开全部

怪鸟 节选

鸡王 我们去大刘家玩,大刘拿出一只篮子出来,那只篮子上盖有一块毛巾,大刘说,猜猜,是什么?我说是吃的,海洋也说是吃的。大刘说猜对了,然后他掀开毛巾,那里面是大鸡蛋。我说,好大。海洋也说大。大刘的母亲是虹桥路上盲校的教师,大刘说是她妈妈的一个学生送的,是那个学生家里的鸡生的蛋,是*好的鸡也是*好的蛋。大刘说他妈妈已经同意他拿去孵小鸡,而且他已经问好了,有专门的孵化点,他有地址。大刘说,我们三个一起去吧,有了小鸡你们两人一人给一个。 当然乐意。 初春,依然很冷。那个孵化点在虹桥路中段的一个小巷子里。我们三个天不亮就来了,但还是来晚了,已经有人在排队了。距我们还有十几个人的时候,孵化点的小窗就关上了。公告说额度已满下周再来。我们只有往回去。天好像还是很暗。月亮落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过了一周我们又去,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办成这个事。还是老办法,在脚踝处绑上一根绳子,睡觉时把绳子抛出窗外。这样就不用喊了,半夜起来去孵小鸡,大人多半会阻止的。 我刚刚躺下,就感觉到绳子被人拉了,赶紧悄悄起床下楼。是海洋。我说还太早吧。海洋说已经二点半了,海洋说他根本就没有睡,一直在看钟。然后我们就打算去拉大刘的绳子,但是大刘已经来了。他说他昨晚八点钟就睡了,完全睡够了。 到了孵化点,局面还是不容乐观,竟然还有一些人比我们早。一个阿婆说她昨晚上七点钟就来了,就那样还不是**个。这次更让人丧气是,刚好轮到我们,孵化点的小窗啪地一下关闭。下周再来。 我们去吃早点。标配:一副大饼油条,一碗咸浆。吃完喝完后就决定回家睡觉去。 在穿过一个菜市场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卖小鸡的。那些毛绒绒的小东西真是太惹人怜了。我们就蹲在那里一直看。大刘拉我们到一边说,不想再去孵了,就用鸡蛋跟人家换小鸡吧。大刘的提议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和海洋完全同意。 后来是十二个鸡蛋换回了六只小鸡。在挑选小鸡的时候我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辨别公母,就是捏住小鸡的两只爪子然后倒悬起来,如果鸡头就那么仰垂下去,就是母的,如果鸡头使劲地往上曲就应该是公的。这个方法好像还是听隔壁好婆说的。我们挑了三母三公,大刘给我一个,海洋一个。其余四个都是他自己的。我要了个母的,我想母鸡养大后,就可以吃鸡蛋了。海洋要了个公的,他想要鸡毛,鸡毛可以收藏,也可以有其他的生活用途,比如可以做毽子,做三毛球,做书签等等。鸡毛只有公鸡的才漂亮。 我的这只小鸡养了没有多久就死了,我是怎么抢求它都无效,先是狂吃狂喝,给水给小米一会儿就吃完,然后就拉稀,是一种绿色的分泌物,很恶心,再后来就蔫得站立不起来了。有人告诉我要给它服用抗生素的,于是我赶紧翻找家里的药柜,找出了四环素片,又一点点地塞到它的嘴里。几个小时以后似乎精神些了,但是第二天早晨我醒来去看,已经死了。就躺在那只纸盒子里,僵硬了,像只标本。它就是想死我一点办法没有。 我的那只小鸡死了之后,很快地,大刘的小鸡也死了两只。死法都差不多。我对大刘说,不管怎么说,你还有两只可以玩。我又去他家看,那两只小鸡就关在一个纸盒子里。大刘轻轻掀开盒盖,它们就歪着头看,样子可爱极了。我伸出手去想触碰一下,大刘说别动,要死的。 没过两天,大刘就告诉我,它们死了。 六只小鸡里面唯一存活的是海洋的那只,我们原本以为海洋的那只肯定也要死,有时候遇到海洋就会问他,死了吗?海洋说还好。整个春天它都活着,快入夏了,它居然还活着。 那天我去海洋家,我说我想看看那只鸡。 鸡在海洋家的阳台上,一踏入阳台鸡的气息就扑面而来。有一只鸡笼子,那只鸡就关在里面,在我走近看的时候,鸡就开始扑腾。我已经难以把眼前这只鸡和那只毛绒绒的小鸡仔联系到一起了,我的**感觉就是它太丑陋了,它瘦高,腿和脖子尤其长,简直不成比例。身上也没有几根毛,鸡皮暴露在外赤膊一样。 它现在就是赤膊鸡阶段,慢慢会长好的。海洋说。 道理是懂的,可眼前的这只鸡很难让人喜欢。它的一只鸡眼看着我,十分警觉,一点不和善,我甚至觉得它多少有些恶意。 我对海洋说,你觉得它像谁? 像谁? 像我们班上的沈建国,头颈老长,嘴尖,声音也变得怪里怪气的。那天薇拉就说他长得像只赤膊鸡,薇拉说那只赤膊鸡还想约她去吃小馄饨。 海洋喂鸡,一只马口铁盒里是他自制的饲料,是鱼的内脏剪碎后又煮熟了的东西,很腥,但是那只赤膊鸡吃得香极了。 海洋摇头说,不像,沈建国怎么和它比。 大刘也去看过那只鸡,他也在惊叹海洋的鸡居然长得那么大。我说不知道海洋是怎么养。大刘说那天他遇到了海洋的姐姐,他姐姐说那只鸡就是和海洋一起睡大的。 大刘说完,他笑了我也笑了。大刘说早知这样,当时海洋应该挑一只母的。 和我们一样,海洋的鸡也是放在一个小纸盒子里养的,海洋怕它晚上受冷就抱着那只小纸盒睡觉。我在想,海洋养鸡就像养金铃子一样,我养过金铃子,也会放在床头,就是喜欢听金铃子的叫声,那声音飘渺极了,吹弹即破,连呼吸都要小心。海洋的小鸡的叽叽也一定相当悦耳,助他入眠的吧。 海洋家和我家间隔一个小花园,不远。他家屋外晾什么衣服我都能看见。某个夜半,我被一种很奇怪的喔喔声吵醒,醒了以后又睡,睡了以后又被吵醒,迷迷糊糊地到了天亮。 吃早饭的时候,我外婆也是说,昨晚上对过什么声音吵,弄得一夜没睡好。 早上去学校,遇到了大刘,又遇到了海洋。海洋看到我们就说,唉昨晚上你们听到什么没有?我点头。海洋说他的鸡会叫了。大刘其实也听到了。大刘说哦原来是赤膊鸡在叫啊,真难听啊。海洋说一开始叫总是难听的。我也说难听,又吵又难听,而且我提醒海洋要小心点,说不定哪天他妈妈不让他再养鸡了,一刀杀了。海洋突然不走了。他看着我,一脸的惊恐状。海洋说你是乱说的吧。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十分后悔我说的那个话。大刘说要是母鸡就好了,就不会吵了。 当然是公鸡好,它越来越好看了。海洋说。 凌晨,海洋的鸡还是要叫,还是那么难听,卡住了一样。听说也有邻居在抗议了,质疑新村里怎么可以养鸡。海洋的妈妈已经数次承诺一定会宰了那只鸡。 终于有一天,那只鸡突然开窍了一般,完整地高喊了一嗓子。那一声嘹亮的鸡鸣,石破天惊。在睡梦中我被它叫生生叫醒,赶紧推窗,它又叫了一嗓子,我顿时感到金光闪闪,华光万丈。 大刘说我肯定是睡糊涂了,大刘说那又不是一只金鸡。 海洋在花园里遛鸡,鸡脚上绑有一根绳子,海洋就牵着绳子的另一端。这只鸡在那里蹓达,非常神气。鲜红而直立的冠,坚硬的翅膀,色彩亮丽的尾巴毛,一步一个脚印的锋利的爪子,还有在风中动感十足的满身的芦花羽,这是一只芦花鸡,看上去它太完美了。 海洋索性就叫它芦花,芦花芦花,很亲热的样子。我说它好像会飞一样,大刘点头,表示同意我的看法。我跟大刘说,我们的鸡要是活着话,也会是这样的吧。大刘说那个是肯定的,它们是一个品种,是在一个筐里挑的。我想起那个四点左右的凌晨,那个菜市场,我们叫挑担的人停下,然后我以倒悬法挑了六只。三公三母。现在其它的都死了,就剩下了这只了。 海洋母亲说要把那只鸡镦了,还把一个专事镦鸡的叫了上去。海洋几乎是以命相搏,有人看见他在阳台上搂着他的鸡大叫,镦了我好了,镦了我好了!要镦就镦了我好了! 海洋在花园里遛鸡的时候,黄桥就一直跟在边上看。黄桥后来忍不住了,黄桥要海洋去新泾庙玩玩,那里有斗鸡场,赌输赢的。海洋说不去,新泾庙是流氓库。黄桥说他那里有人的。海洋问输了怎么样,羸了又怎么样?黄桥说也就是斗斗香烟牌子,输赢都是一张牡丹,又说输了算他的,赢了就算海洋的。海洋问黄桥他为什么要这样?黄桥咬牙说他想找只鸡去复仇,上次他的一只白勒克居然被新泾庙的一只雌鸡啄瞎了一只眼,后来那只白勒克一回来就被他爸杀了吃了。海洋征求我和大刘的意见,大刘的意见是去,我也表示赞同。大刘说趁它还是只男的你就让它去斗斗,要是哪天被镦了,就不好斗了。 新泾庙的斗鸡场是小小的一个地方,场地上象征性地用木桩绳子拦了一下。黄桥带着我们几个去的时候,有两只斗鸡啄得正欢。周边的小流氓们在叫好,叫弄死它弄死它!黄桥绕场地一周,总算找到了他的大哥。黄桥事先说过的,大哥的亲妈就是他的奶妈,两人绝对是喝同一个妈的奶长大的。大哥面相不好,反正我不喜欢,大哥上来看看芦花鸡。他问斗过吗?海洋点点头。大哥问哪能,狠吗?海洋说有输有赢的。黄桥说这只鸡的腔调老好的。大哥表示来这里的鸡腔调都老好的。 场子一会儿空了出来,大哥说可以了,海洋就把芦花抛了进去。紧接着,又一只鸡抛了进去。那是只浦东土鸡。很快的两只鸡的鸡毛就竖了起来,然后就斗。大概就两三个回合,浦东鸡就败了,芦花咯咯地追着咬。浦东鸡的主人跑进场踢芦花,芦花就跳将起来去斗那个人。众人哈哈笑。我和大刘也忍不住笑。再看海洋,他的脸上竟是一点笑意没有,只见一头的汗。 我说哎赢了。海洋微微地点头。海洋朝芦花扬了扬手,芦花就昂首阔步地朝他走来。海洋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些谷物给它,转眼之间芦花就吃了。 第二场开始了,进场的是一只洋鸡。我问黄桥他上次带来的白勒克是否就这样的。黄桥说像是一个品种,但是这只要大两号。进场的这只洋鸡根本不讲礼节,一根毛都不张,就恶虎扑食般地朝芦花压过去。芦花先是处于守势,但是它的步伐相当灵巧,进退有据,很成功地躲过了对手三板斧。接着就到了芦花的表演时刻,它先是把洋鸡的肉冠啄掉了一小半,然后又将其晃倒,又用锋利的爪子插进了洋鸡的皮肉里,还去啄洋鸡的眼珠子。 黄桥在喊叫,嗓子都哑了:啄瞎它啄瞎它! 白勒克逃了。 黄桥的大哥嚷还有吗,还有吗?有人抱着一只乌骨鸡跑来了。海洋说不比了。但是周边的人不让他走。黄桥大哥也说再比一场吧。旁边有人说这只乌骨鸡养精蓄锐有一个多月没有出山了,它是上半年的冠军。 乌骨鸡果然是临场经验丰富,它只是绕着场子寻找机会进攻。而芦花好像也是累了,它仅仅是呲了呲毛,就立在那里不动了,有一个片刻它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可是就在乌骨鸡飞扑过来的时候,芦花一个华丽的转身,仅扭头一口,就把乌骨鸡扯翻到了地上。 海洋抱着芦花穿过人群而去,我们几个紧随其后,感受到了赢家的莫大的荣耀。有流氓拦住了海洋,流氓对海洋说,大哥,有空来玩,有事找我们,下次有好的鸡去大哥那里去玩。海洋点点头。海洋说欢迎。

怪鸟 作者简介

傅星,《萌芽》杂志前执行主编,中国作协会员,上海作协小说专委会副主任,上海广播影视制作业行业协会编剧专委会副主任。著有小说集及长篇《大地的仲裁》《魔幻人生》《八音盒》《怪鸟》等数部。担任编剧的影视剧有《大上海屋檐下》《老人的故事》《伴你高飞》等十九部。小说创作曾获首届萌芽创作奖,首届上海市文学作品奖,第二届上海市青年文学奖,第二届中国作协庄重文文学奖。电影《伴你高飞》获第十三届意大利乌迪内电影节“最受观众欢迎”奖及首届阿根廷国际儿童及青少年电影节“银风筝”奖。

商品评论(4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