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福利 券后3折封顶|领券100减40,200减90
欢迎光临中图网 请 | 注册
> >
将进酒:终章(全2册)

将进酒:终章(全2册)

作者:唐酒卿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20-09-01
开本: 16开 页数: 2册
读者评分:5分4条评论
本类榜单:青春文学销量榜
中 图 价:¥38.2(4.9折) 定价  ¥78.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将进酒:终章(全2册) 版权信息

  • ISBN:9787559450395
  • 条形码:9787559450395 ; 978-7-5594-5039-5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将进酒:终章(全2册) 本书特色

★人气作家唐酒卿代表作,引发微博、LOFTER网友热议,掀起古风权谋小说阅读热潮!
★看浪荡纨绔萧驰野x睚眦必报沈泽川如何翻云覆雨,搅动天下风云!
★宏大的故事即将迎来结局,入骨的情感即将迎来变化,复杂的权谋终要为人心让路,坚守的理想必将成为现实!

将进酒:终章(全2册) 内容简介

  大周王朝咸德年间,建兴王沈卫兵败于东北茶石河,导致中博六州险些被外敌侵占。其子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喊打的余孽。离北王幼子萧驰野闻讯而来,出手狠戾几乎要了沈泽川的命,谁知这看似文弱的沈泽川凶得很,回头一口便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人从此结下了梁子,庙堂内外,争斗不休。不想在这明争暗斗中,意外发现了沈卫兵败的真正原因。

将进酒:终章(全2册) 目录

147章 小娘 148章 输赢
149章 花三 150章 乱臣
151章 围捕 152章 哈森
153章 败北 154章 男人
155章 商谈 156章 大嫂
157章 仲雄 158章 碎玉
159章 无名 160章 谣言
161章 余晖 162章 互市
163章 舟川 164章 日出
165章 霜衣 166章 六耳
167章 来客 168章 蝎子
169章 敦州 170章 怪物
171章 刺青 172章 何如
173章 黑白 174章 疯狗
175章 猫儿 176章 浪花
177章 潮雨 178章 行商
179章 女人 180章 沈卫
181章 策安 182章 鹌鹑
183章 鱼水 184章 清谈
185章 大雪 186章 暴雪
187章 临近 188章 攻防
189章 雪兵 190章 夜谈
191章 年夜 192章 雪催
193章 忌惮 194章 酣睡
195章 獒犬 196章 老头
197章 意料 198章 尹昌
199章 凯旋 200章 吃酒
201章 强欲 202章 连线
203章 松玉 204章 太后
205章 端州 206章 冰河
207章 愚弄 208章 梦回
209章 怀抱 210章 青鼠
211章 严霜 212章 拉扯
213章 变局 214章 统帅
215章 铁指 216章 潮夜
217章 鹤娓 218章 绸缪
219章 重彩 220章 揣摩
221章 难题 222章 诈棋
223章 波潮 224章 遽转
225章 对手 226章 器量
227章 神童 228章 日后
229章 潘蔺 230章 春月
231章 伪装 232章 春汛
233章 爱怖 234章 蝼蚁
235章 混账 236章 璧玉
237章 子嗣 238章 如焚
239章 剑霆 240章 遽然
241章 好女 242章 有熊
243章 争取 244章 雪峰
245章 驿站 246章 夜讯
247章 君王 248章 无名
249章 车轮 250章 守战
251章 大捷 252章 边蛇
253章 病寒 254章 既然
255章 青山 256章 祖宗
257章 茶谈 258章 小鲜
259章 流言 260章 封赏
261章 天骄 262章 分道
263章 老虎 264章 邵氏
265章 成碧 266章 犹敬
267章 贡菊 268章 菩提
269章 病变 270章 临门
271章 惠连 272章 峰回
273章 显山 274章 露水
275章 赌局 276章 雨锋
277章 鏖战 278章 豪雄
279章 风泉 280章 放逐
281章 狼鹰 282章 高殿
番外 新年 番外 那年
展开全部

将进酒:终章(全2册) 节选

第148章 输赢 寅时三刻,乔天涯掀开了帘子。 姚温玉正在梦呓,双腿的疼痛令他睡着了也在淌汗。床褥垫得不厚,茨州还没有到雨季,窗是开着的,竹帘随风摇晃。姚温玉躺在风里,犹如枕着春雨。 数月前,太学风波冲击了在朝的寒门官员,孔湫、岑愈首当其冲,姚温玉也未能幸免。风波过后,姚温玉得到了孔湫的庇护,在阒都甚少露面,每日只在菩提山陪伴海良宜,直到马车遇袭。 那日姚温玉遇见了薛修卓。 § 薛修卓与姚温玉是同窗,早在海良宜以前,两人就在昌宗先生的学堂内共读一书。海良宜属意姚温玉,*初是因为姚老太爷,那会儿薛修卓已经三递名帖,但都没有被海良宜留下。 姚温玉常听奚鸿轩谈及薛修卓,是因为薛修卓早年在薛府中过得很拮据。薛父死后,薛家各房为争夺良田宅院斗得不可开交,闹得阒都人尽皆知,很令世家不齿。嫡出的薛修易附庸风雅,对古玩一窍不通,却整日花着大把的银子由人哄骗,没出几年,薛家就被败光了。薛氏旁系逐渐与本家生分,连秋风都不打了。薛修易成日厮混,想入翰林,前后给当时兼任翰林学士及内阁首辅的花思谦送过好些礼,都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连赫连侯费氏都看不上眼。 谁都以为薛氏要败了,薛修卓却在此刻杀了出来。他被择入翰林是实打实地通过考学。当时海良宜审阅过试卷,薛修卓的策论做得相当优秀,榜上有名绝非取巧。姚温玉看过薛修卓的所有策论,薛修卓刚入翰林时锐气正足,甚至可以看到齐惠连的影子。他屡次上奏谈及的都是地方重量田地的事情,这是齐惠连当年没有做完的事。以阒都八城为例,世家吞并民田瞒而不报,借此抵消万顷田税,是户部在魏怀古等人掌控下稽查不出来的事情。 可是薛修卓没有遇见能够庇护他的东宫太子,他的奏折不仅得罪了花思谦,还得罪了当时的世家朝臣,甚至得罪了潘如贵。这些人后来都与中博兵败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早在永宜年末期就已经达成同盟,就连看似边缘化的赫连侯费氏在丹城也有侵占民田之举。薛修卓就像是落入重围的稚兔,在朝堂上激起了千层浪。攻讦来得如此迅猛,花思谦以薛修卓为理由,着力打击提拔他的海良宜,以及以海良宜为代表的寒门官员。 那段日子过得很艰难,姚温玉身处江湖都能听到风声。当时被降下去的官员有孔湫,间接受到冲击的还有梁漼山这种末流小官。海良宜避开了花思谦的锋芒,退任内阁次辅的*后一位,减少了参与朝堂议事的次数,寒门再次进入蛰伏期。薛修卓的前途受限,被花思谦公开责难时,他才入朝,在翰林的位置甚至没有坐稳,就被贬了下去,成了修订国史的笔杆子。 但是海良宜那次退让的背后原因并非是畏惧,而是寒门筹备反击的开端。海良宜对国库的问题早有顾虑,他们没有采取从阒都发难的方式,而是由地方账簿开始追查。海良宜当时选择的人就是薛修卓,薛修卓能够出任户科都给事中完全是海良宜的授意。而薛修卓也没有让海良宜失望,在经历过那场攻讦以后,他变得谨慎且老练。 薛修卓在户科都给事中的位置上待了整整八年,其间按照都察考评,他早该升了。然而海良宜压着他,把他放在底下磨砺。姚温玉觉得这人天生是做官的料,因为他太懂海良宜的心思了,不仅没有生出埋怨,反而干得相当漂亮。厥西及阒都八城的地方政情,他全部熟记于心,厥西粮仓能够恢复充裕,江青山功劳*大,可是薛修卓同样功不可没。 江青山不推崇姚温玉,甚至不读姚温玉的文章,因为他们是实干派。对于他们这种官员而言,就算姚温玉真的是个天才,也都不如薛修卓重要。 萧驰野曾经说过,比起姚温玉,薛修卓更像海良宜的学生。因为他完成了海良宜及寒门官员的愿望。他在南林猎场的惊天一奏,逼反了花思谦,让寒门数年的苦心没有白费。咸德帝病逝,太后被迫后退,花、潘两党随之瓦解,他们迎来了一位年轻健康的新帝王。 可惜天不遂人愿,李建恒不是做皇帝的料。 姚温玉在海良宜死前,对薛修卓没有恶感。他在姚温玉眼里是个位置微妙的人,似乎抛弃了世家,却能获得奚鸿轩等人的全力支持。他像是站在某条线上,两方人马皆是棋子,包括他自己。 § 姚温玉在菩提山遇见薛修卓时正下着雨,他们到茅草亭内落座,下了一盘棋。过程中没有对答,甚至没有对视。这棋下了几个时辰,*后以平局作罢。 薛修卓临走时撑开了伞,他回首,对姚温玉说:“明年春闱,你去吗?” 姚温玉一颗一颗收着棋子,说:“朝堂上既然有你薛延清,又何须我姚元琢。” 两个人一坐一立,听着亭外风雨加剧。风过时吹动了姚温玉的袖袍,他单手端着棋盒,在那珠玉碰撞间,犹如仙人闲坐,仿佛下个瞬间就会御风而去。言语间,泥点随着风雨,溅在了姚温玉的青衣上,把那飘然而起的袖袍打湿了,让他变成了凡夫俗子。 薛修卓看着那泥点,说:“老师病重时,孔湫曾经登门拜访。你在堂中给他出谋划策,算的却是韩丞。”他转开眼,目光落在了姚温玉的脸上,像是重新正视这个人,“那一刻我发现,姚温玉不过如此。” 姚温玉指间的棋子“咕噜”地滑进了棋盒,说:“你说得对,姚温玉不过如此。” “一年前老师以为是机会,有了天琛帝的信任,寒门可以大施拳脚,但那*终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薛修卓平静地说,“两派斗争延续数年,解决的问题却寥寥无几。二十年前齐惠连提出丈量地方田地,抑制世家吞并,恢复地方田税的正常收入,这件事直到今天都没能推行。老师以稳健维持的大周到底做到了什么?” 姚温玉说:“咸德三年厥西受灾,国库拮据,花思谦不肯救济厥西十三城,让数万百姓流离失所,江青山以一人之力打开粮仓,提着脑袋欠下了巨额债款。如果没有以老师为首的稳健派全力相助,在阒都稽查账簿威逼花思谦,中博的粮食就会落在世家的口袋里。救一人不算作为,救数万人不算作为,那么依你之见,救什么才算作为?” “如果是稳健派救下了厥西数万人,那么同样是稳健派造就了中博悲剧。这世间救一人的是大夫,救天下苍生的才是朝臣。”薛修卓手指收紧,转回了身,道,“多少年了,老师仍然把两派斗争当作己任。你看看孔湫,看看现在的太学生,以门第分划派系的只有世家吗?太学风波如此轻易就能被煽动起来,孔湫却至今都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率领下的寒门对世家官员抱有同样的成见。稳健派逐渐把持太学,早已与你祖父兴复太学的初衷背道而驰。” “你设计谋杀天琛帝,加剧派系斗争,把内阁置于险地。你教唆韩丞围杀萧驰野,逼反离北,让太后加固启东兵权。你促使太后代行天子之权,再扶持皇女上位。你把每一步都安排得当,把每个人都算计在内。”姚温玉缓缓站起身,黑白棋子随之滚落在地,“你逼死了老师。” 雨声加剧,和棋子破碎的声音一起,刮得人血肉模糊。 大雨砸湿了薛修卓的半臂,他与姚温玉对视,眸中没有任何动摇。他们同窗又同门,受同一个老师的教导,被同一个老师牵引,做过同一个策题,却成了截然相反的人。“有一日我会死,”薛修卓声音喑哑地说,“不论是众叛亲离,还是身败名裂,我都将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 “你杀人杀己,不择手段。”姚温玉松开了攥着的棋子,“你救不了所谓的天下苍生。” “中兴大周就在此刻,”薛修卓逼近一步,“世家老派全部重洗,寒门党首统一受挫,阉党之患不复存在。内阁、太后及储君三方牵制,朝中后起之秀犹如过江之鲫,大周即将拥有新鲜的血。姚温玉,我死而无畏,就算遗臭万年也在所不惜。我早已把身融于老师的那把火中,我为我自己。”薛修卓说罢,再度撑开了伞,转身步入雨中。 “你赢一时,”姚温玉站在原地,抬高声音,“你赢一局,这根本不是胜。天下大乱变数无穷,你算不尽所有人,薛修卓—!”

将进酒:终章(全2册) 作者简介

  唐酒卿,晋江人气作者。文风诙谐幽默,行文流畅,深受女性读者的喜爱,代表作有《将进酒》《恣睢之臣》等。其中,《将进酒》已售出影视、广播剧等多个版权,微博账号@唐酒卿。

商品评论(4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图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