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作者:锦年
出版社:知识出版时间:2018-10-01
开本: 32
中 图 价:¥22.0(6.7折) 定价:¥32.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本类五星书更多>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版权信息

  • ISBN:9787501599028
  • 条形码:9787501599028 ; 978-7-5015-9902-8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本书特色

她站在命运的悬崖边,本以为进退都是万劫不复。 直到与他重逢,她的世界才有了光亮。 当她鼓起勇气重新开始,残酷的真相却突然被揭开,命运在她身上撕开了惨烈的伤口。 她已经分辨不清降临的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是噩梦还是救赎?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内容简介

九岁时,父亲入狱,让郁沉眠从此沦陷进流言蜚语里,成为众矢之的。 邵凉风,是她的守护者,想为她遮挡所有风雨,却没想到因此让她怕了他。 喻芜夜,是她的主宰者,以朋友的名义把她变成自己的小跟班,如女王般发号施令。 叶永白,年少懵懂时她喜欢过他,为他心疼过,痛哭过,却只是匆匆过客。 晏慕冬,是她的梦魇,固执地把她囚禁在深渊里,万劫不复。 当一切尘埃落定,谁才是真心爱她的人? 晚风骤起,夜幕降临,黑暗深处,时光终会与爱共沉眠。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目录

序 你如凉风吹入梦

**章 你看不到的地方

第二章 手心里纠缠的曲线

第三章 为你筑一道城墙

第四章 海的思念连绵不绝

第五章 爱让眼泪烧成灰

第六章 我在爱里迷了路

第七章 人会离开花会凋谢

第八章 我们终究要别离

第九章 这一生只为你

番 外 你是我得不到的美好


展开全部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节选

**章 你看不到的地方 也许我天生就是别人身后的一道影子,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阳光照不到,想爱爱不了,想忘忘不掉。 01 林芬芳实在不能忍受流言蜚语的侵扰,同时也为了让郁沉眠有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她们搬家了。 林芬芳带着郁沉眠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凭着一股勇气跨越了大半个中国,从西到东,搬到沿海城市S市,投奔了一个几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总算落了脚。 郁沉眠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在L市,她认识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知道她父亲入狱了,她不想把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带到下一个地方。 所以走的时候,她也没有告诉邵凉风。 或许他是她唯一的朋友,可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郁沉眠胆子很小,根本受不了邵凉风一言不合就跟别人动手打架的性子。虽然他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怕他。 邵凉风在学校里有那么多的朋友,即使她不告而别,对他来说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吧。 所以临走的时候,她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 郁沉眠在S市的住处并没有比原来好多少。 墙面的漆已经脱落,空气里散发着潮湿的气息,房子很小,只摆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灶台,林芬芳和郁沉眠只能挤在那张狭小的床上惶惶不安地度过一天又一天。 *开始的时候,郁沉眠的转学手续还没有办好,每天除了在家里做习题、帮林芬芳做家务之外,就无所事事。林芬芳找了一份家政的工作,早出晚归,家里经常只有郁沉眠一个人。 呆在家里太无聊的时候,她就坐到公寓楼前的小花坛边上等着林芬芳回来。 遇见叶永白的那天,她等林芬芳已经等得昏昏欲睡。头顶的阳光明晃晃的,所幸花坛中间的一棵参天榕树挡掉了大部分的阳光。她缩在花坛边上,远远看着就像个真人大小的娃娃,十分安静。 她有点儿渴了,但是忘了带钥匙,没法回去喝水,只能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叶永白出现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瓶可乐,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注意到角落里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一回头,就发现郁沉眠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愣了片刻之后,他又注意到这个女孩的嘴唇已经干燥到快脱皮了,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可乐,明白她大概是渴了。 他没有多想,又去小卖部买了一瓶,然后折返回来,递到了郁沉眠的手里:“喏,拿去喝吧。你住哪里?怎么不回家?” 郁沉眠犹豫了一下,一时不敢伸手去接他手里的饮料,猛吞了一下口水之后,发现自己真的太渴了,便接过可乐,结果因为力气太小而拧不开瓶盖。 叶永白看着她一声不吭、又倔又笨的模样,脸上忍不住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我帮你。” 郁沉眠看了他一眼,一开始目光里还带着一丝戒备,大概是他的笑容又温柔又干净,声音也那么好听,于是她像着了魔一样,把手里的可乐递给叶永白。 她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少年有好看的眉眼、修长的十指,拧瓶盖的时候不费力气,动作还优雅好看。 简直是闪闪发光的人。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已经开了胶的旧布鞋,忍不住把左脚往右脚后面藏,但怎么藏也没法把两只脚都挡住,*后窘迫得红了脸。 叶永白把可乐重新递到她手里,然后微微一笑:“我就住在旁边那个小区,我叫叶永白,你叫什么名字?” 郁沉眠慌张地接过可乐,舌头像打了结一样,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叫郁沉眠,就住在这栋楼。” 叶永白点了点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眼前这栋旧得仿佛马上就要倒塌的公寓,又看看郁沉眠,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他没有多问,只是微笑道:“那我们就算认识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帮忙。” 郁沉眠不知所措地攥紧了手,手心里全是汗水,良久才憋出一个字:“好。” 叶永白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了,我晚上还要去补习班,先走了。” 郁沉眠没有吭声。叶永白也没有介意,转身离开了。 等他的身影消失很久之后,她才仿佛被解除了定身咒,缓缓吐出一句:“谢谢……再见……” 然后她缩起身体,手臂抱住双膝,把头埋在大腿之间,在心里骂自己真是蠢极了。 她的朋友很少,几乎没有人会主动和她做朋友,因为她看起来穷酸又“冷傲”。其实她不说话不过是因为自卑,她觉得周围的人都是光鲜亮丽的,只有她像刚刚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垃圾,全身都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可是,这个叫叶永白的男生在**次见面的时候,没有嫌弃她穷酸,反而温柔又友好地表达了想要和她做朋友的意愿。 她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02 一个月后,郁沉眠终于顺利入学了,而且出乎她意料的是,她即将就读的中学是在S市颇有名气的学校。是林芬芳现在的雇主帮忙找的关系,因为林芬芳在工作中的表现很好,雇主也心善,就帮忙解决了郁沉眠入学的问题。 在入学前的那一个月里,郁沉眠每天都会去那棵榕树底下等着林芬芳回家。 但是,后来她再没有遇到过叶永白。 她有点儿后悔,也许在**次碰见他的时候就该问问他究竟住在哪里。 她甚至怀疑,那天的相遇只是她的幻觉而已。 让郁沉眠没有想到的是,叶永白居然成了她的同班同学。 不过,郁沉眠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时候,看见他和台下一个女生在说笑。女生长得白净漂亮,长长的头发乌黑柔顺,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特别甜的酒窝。 “小白,你也觉得特别好笑对不对?阿和居然真的吃了三盒冰激凌,现在还肚子疼得蹲在卫生间里出不来。哈哈哈,想起来就觉得太搞笑了。” 叶永白看了她一眼,嘴角带着笑,没有多说什么,但看起来就是很熟稔的样子。 整个教室里没有人在听郁沉眠的自我介绍,全都低声附和着女生的话,气氛倒是很融洽,时不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后,老师用力地拍了两下讲台,整个教室才安静下来,他忍不住点了那个女生的名字:“喻芜夜,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你看看,你把班级弄成什么样子了,叶永白这样的好学生跟你坐一块儿都被你带坏了。” 喻芜夜嬉皮笑脸地站了起来,一点儿都不怕老师的训斥,说道:“老师,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保证。”停顿了一下,她又志得意满地笑了笑,“再说了,小白是好学生,我也不是坏学生,我月考可是全班第五呢。” 老师叹了口气,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只好朝郁沉眠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就坐那个位子,如果不合适,我再帮你调整。” 郁沉眠如释重负,走下讲台,径直走到了角落里的那个位子。 叶永白看见她,似乎惊讶了一下,片刻之后,目光里的惊讶就变成了友好。他对她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 郁沉眠有点儿紧张,仓促地回了一个笑容之后,就慌忙把书包塞进抽屉里,然后把头低了下去。 陌生的环境对她来说,还是有点儿可怕。 郁沉眠落座之后,讲台上的老师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把目光转向了喻芜夜,指了指郁沉眠身旁的空位:“喻芜夜,你换个位子,跟郁沉眠一起坐。” 喻芜夜一脸不情愿地看着老师,说道:“老师,这个位子我刚刚习惯呢,我能不换吗?” “谁叫你上课总是开小差,还总是带着别的同学瞎闹,让你在角落里安静一段时间,我再看看情况。”老师没有理会她的抗议。 喻芜夜还是识趣的,知道老师心意已决,只好举双手投降,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书包,朝着郁沉眠走了过来。 她看着郁沉眠,目光透着一丝打量,然后微微一笑,友好地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叫喻芜夜,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你叫什么名字?” “郁沉眠。”郁沉眠有点儿紧张地伸出手,去握喻芜夜的手。 谁知道喻芜夜却贼笑了一下,迅速地伸出另外一只手,往郁沉眠的手心里放了一个仿真版的青虫塑料玩具。 郁沉眠特别怕虫子,看见青虫的那一瞬间,吓得脸色都白了,手一抖,直接把青虫甩了出去。 她的耳边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老不老土啊,还握手,你小心点儿,下次不一定是假的了。” 郁沉眠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后根,惊吓的劲头还没过去,又被喻芜夜的话刺了一下,整个人缩到角落里,身体都在颤抖。 看到郁沉眠的反应,喻芜夜笑得更欢快了:“没想到你的胆子还真小,青虫多可爱啊,怎么被吓成这样?” 郁沉眠没有吭声,只是用力地攥紧了拳头。她隐隐有种预感,即使换了一座城市,换了一所学校,她的生活也注定平静不了。 因为喻芜夜和叶永白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每天放学后,他们都会一起回家。而郁沉眠也是顺路的,叶永白觉得郁沉眠在班级里也没有别的熟人,于是邀请郁沉眠加入他和喻芜夜的队伍。 如果是别人的邀请,郁沉眠也许不会答应,但是叶永白的邀请,她很快就同意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叶永白应该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能让她放下戒心,相处起来也会很舒服。 而三人行的另一个主角喻芜夜却是和郁沉眠个性完全相反的女生,她开朗健谈,周围总是有很多朋友。哪怕她喜欢捉弄人,但她也能一下子把他们哄得服服帖帖的。她和郁沉眠好像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热闹喧嚣,一个沉默寂静。 叶永白虽然话不多,但是他似乎很喜欢听喻芜夜说话,无论她说些什么,他总是会在旁边温柔地微笑,偶尔问上一两句。有的时候,郁沉眠会觉得自己走在他们中间真的很多余。 但是这样一来,她勉强也算是有了朋友吧。虽然她说不上话,也没多少存在感,但是这种生活已经很难得了。只要回想一下过去的日子,她的心底就会涌起一股寒意,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所以她很珍惜叶永白和喻芜夜。 叶永白对她一直都和**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友好、亲切、温和,郁沉眠遇到功课上的问题,叶永白也会教她一些。 他的女生缘很好,郁沉眠经常可以从周围女生的口中听到关于他的事情。比如说,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班里的**名,上了初中之后,**次月考也是年级**。又比如说他唱歌很好听,喻芜夜的小提琴拉得也很好,两个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还曾合作过很多次。总之,他各方面都很优秀,是郁沉眠只能仰望的那种人。 郁沉眠一直能觉得和叶永白成为朋友是一种幸运,但是她也能感觉得到,她和叶永白的关系总是忽远忽近,远远不如他和喻芜夜那样亲近。 喻芜夜和郁沉眠熟络了之后,也经常跟郁沉眠说笑话,会把自己的零食分一部分给她吃,也会跟她分享一些学习经验。就这样,算是被纳入了郁沉眠的朋友圈子。 但是时间一长,喻芜夜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 她经常让郁沉眠帮忙做事,比如班级里的集体大扫除,她会让郁沉眠顶替她打扫卫生,自己则溜出去听小型乐队的演唱会。又比如,在自己懒得写作业的时候,让郁沉眠帮忙写一份。还有帮忙带午饭、买饮料等这类跑腿的活,*后几乎都落在了郁沉眠身上。 郁沉眠当然不喜欢做这些事情,但是喻芜夜每次都会搂着郁沉眠的脖子,亲昵地求她:“阿眠,我知道你人*好了,你对我比小白对我都好。你就帮我这一次嘛,我已经把你当成我*好的朋友了。” 每次听到喻芜夜这么说,郁沉眠即使再不愿意,也会去做。毕竟喻芜夜把她当成朋友了,没有嫌弃她穷酸老土,也没有因为其他人孤立她而不跟她做朋友,所以她应该心生感激吧。 除此之外,她这样忍耐还有一个原因,只要和喻芜夜在一起,基本上就能天天和叶永白一起回家、一起聊天。虽然她总是插不上嘴,但是只要听听他们说话,她也觉得心满意足。 年少的时候,也许总是会喜欢上那么一个不可能的人,对于郁沉眠来说,叶永白也许就是那个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想要去喜欢的人。

[社版]时光与爱共沉眠 作者简介

锦年,青春暖伤文学人气作者。以写字为生,认为只有文字才能寄托一切。其作品文笔清新,文风唯美,故事戏剧性强,代表作:《我们都是匹诺曹》、《青鸟飞过荆棘岛》、《青青子衿,念念我心》等作品。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