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仙侠五花剑、何典

仙侠五花剑、何典

作者:佚名
出版社:黑龙江美术出版时间:2019-04-01
开本: 16开 页数: 263
中 图 价:¥24.1(5.6折) 定价:¥43.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本类五星书更多>

仙侠五花剑、何典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1875895
  • 条形码:9787531875895 ; 978-7-5318-7589-5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仙侠五花剑、何典 内容简介

  《仙侠五花剑 何典》包括《仙侠五花剑》、《何典》两篇章回小说,小说《仙侠五花剑》以南宋时秦桧擅权为背景,述仙侠下凡除暴惩奸事。奸臣秦桧网罗党羽,祸国殃民。上界十位仙侠议决,由虬髯公、聂隐娘、红线女等五位各带一口五花宝剑,下凡授徒,惩恶除奸。五位仙侠下凡后授剑术与民女、书生、义士等,大破危害百姓的秦府卧虎营官兵,斩杀秦氏党羽,行刺奸贼秦桧,解救受害平民。恶贼燕子飞怙恶不悛,与众仙作对,公孙大娘等亲自下凡,将其铲灭。  众仙侠携徒云游四海而去。不难看出,作者有感于清末社会的动荡不安,寄希望与虚幻的仙侠来维护封建秩序。《何典》是众多神怪小说中独辟蹊径、独出心裁的作品。书中描写阴山下鬼谷中三家村内财主活电,中年得子,名活死人。活鬼含冤死后,活死人少小无依,孤苦至*,行乞为生,历尽辛酸。后得仙人指点,从鬼谷先生学艺,因平叛有功,被阎罗王封为蓬头大将,奉旨成婚,登台拜将,立业建功。

仙侠五花剑、何典 目录

仙侠五花剑
**回 太玄境群仙高会 软红尘五侠寻徒
第二回 黄衫客一剑诛妖 红线女单身杀盗
第三回 服仙丹素云换骨 衍宗派红线传拳
第四回 白素云飞行绝迹 黄衫客来去无踪
第五回 报亲仇初试桃花剑 救女侠误中竹叶镖
第六回 雷一鸣因伤卧病 云万峰仗义复仇
第七回 竹叶镖万峰殒命 蒺藜抓一鸣被擒
第八回 白素云两番探虎穴 黄衫客一怒掣龙泉
第九回 传葵花剑仙侠收徒 破竹叶镖英雄哭友
第十回 白素云三探卧虎营 黄衫客双祭飞龙剑
第十一回 雪奇仇淫凶授首 报私愤名妓蒙冤
第十二回 酷吏逼供飞霞下狱 雏鬟诉屈素云探监
第十三回 文云龙仗义挥金 薛飞霞守身如玉
第十四回 燕子飞慕色劫狱 聂隐娘救女上山
第十五回 访义士有心传道 试侠肠无意冷香
第十六回 名士美人双学艺 剑龙钗凤两联姻
第十七回 盗印信双侠警贪官 寄书函一人传密报
第十八回 秦相府夫妻行刺 刘公岛师弟重逢
第十九回 抱不平打死乌天霸 施绝技惊走燕子飞
第二十回 柳叶村燕子飞采花 松针岭虬髯公祭剑
第二十一回 剑击剑棋逢敌手 奸杀奸血溅僧头
第二十二回 柳员外击鼓鸣冤 方知县悬金缉犯
第二十三回 三岔道上血案重重 九折岩前人头累累
第二十四回 众差罗拜虬髯叟 群侠难擒燕子飞
第二十五回 燕子飞毒打珊珊女 虬髯公怒责空空儿
第二十六回 空空儿寒宵盗剑 珊珊女月夜飞刀
第二十七回 弄巧反拙故剑飞还 削铁成泥宝刀失色
第二十八回 缚情丝空使美人计 触剑锋几寒侠士心
第二十九回 收宝剑十侠下仙山 吐霜丸大娘开杀界
第三十回 十仙侠收徒归大道 五花剑传世演奇书

何典
**回 五脏庙活鬼求儿三家村死人出世
第二回 造鬼庙为酬梦里缘做新戏惹出飞来祸
第三回 摇小船阳沟里失风出老材死路上远转
第四回 假烧香赔钱养汉左嫁人坐产招夫
第五回 刘莽贼使尽老婆钱形容鬼领回开口货
第六回 活死人讨饭遇仙人臭花娘烧香逢色鬼
第七回 骚师姑痴心帮色鬼活死人结发聘花娘
第八回 鬼谷先生白日升天畔房小姐黑夜打鬼
第九回 贪城隍激反大头鬼怯总兵偏听长舌妇
第十回 阎罗王君臣际会活死人夫妇团圆
展开全部

仙侠五花剑、何典 节选

  《仙侠五花剑 何典》:  三尺霜锋神鬼惊,向人惯作不平鸣。  世间只惜真传少,正气谁担侠士名?这一首七言绝句诗,乃海上剑痴,慕古来剑侠一流人,俱秉天地正气,能为人雪不平之事,霜锋怒吼,雨血横飞,*是世间**快人,**快事,只是真传甚少。世人偶然学得几路拳,舞得几路刀,便俨然自命为侠客起来,不是贻祸身家,便是行同盗贼,却把个侠字坏了,说来甚是可慨。然这真正剑侠的一等人,世问虽少,却也不能说他竟是没有。如今闲话休提,单讲宋朝高宗年间,有十位剑仙,在太玄境高会,炼得五花宝剑,下界收徒,传授几个剑侠正宗,要使天下后世企慕剑侠之人,不致有错认门径的一段故事。爱看书的,且请放明着眼,看我道来。正是:新书闲读多奇趣,古剑重磨起侠心。  话说上界太虚山虬龙洞,有位剑仙,即世传风尘三侠中的虬髯公。自从升真得道,在此山中修心炼性,不复干预尘世问事。逮至宋朝高宗南渡,奸相秦桧擅权,朝中大臣有大半皆其私党,作威作福,倚势害人,弄得天下不平的事日多一日。虬髯公偶然静中思动,要想重下红尘,再做些行侠仗义之事,稍儆奸邪。又因其时宋刻的书卷甚多,那书中也有胡说乱道讲着义侠的事儿,却是些不明理人的笔墨,竞把顶天立地的大侠,弄得像是做贼做强盗一般,插身多事,打架寻仇,无所不为,无孽不作。倘使下愚的人看了,只怕渐渐要把一个侠字,与一个贼字、一个盗字并在一块,再也分不出来,实于世道人心,大有关系。  虬髯公不看也罢,看了之时,不禁怒上心来。一日,令道童传个柬儿,择期邀请列代得道剑仙,在度恨天太玄境高会,要议一个妥善法儿,不使后人把义侠的声名坏了。是日到的,共有黄衫客、昆仑摩勒、精精儿、空空儿、古押衙、公孙大娘、荆十三娘、聂隐娘、红线女等,连虬髯公共是十位。相见礼毕,虬髯把那小说误人,急当想个善策挽回大道,并自己再想重历红尘,干些侠事的话说了一遍。空空儿道:“既是小说误人心术,只消飞剑把小说的板儿一概劈了,岂不干净!”虬髯笑道:“道兄说那里话来。大凡书本风行一时,自然是散布天下多有的了。我等宝剑虽利,只怕要劈他的板儿,却是劈不胜劈,何况这一部劈了,难保不又刊出那一部来,将来伊于胡底?”昆仑摩勒道:“既这样说,须把那班著书的人,略略儆戒他一二个,使他们以后不敢胡乱动笔,岂不是好?”虬髯公道:“做书的人,他也未尝无一腔热血,一片热心,要把行侠作义的事,极力摹写出来。只是认差了路,以致无一笔是处。若欲稍加惩创,普天下著书的人甚多,却从那一个惩起?亦且有伤天地之和,岂可使得。”古押衙道:“虬道兄如此说来,难道就罢了不成?”黄衫客道:“依我想来,虬道兄既有下山之意,须要几位道兄、道姑,同到红尘,各收几个嫡派门徒,令他们行些真实侠义的事。与世人看了,知道像这样的才算义侠。后来或者有人也把此事做成说部,留传世上,那时自然晓得侠客与剧盗飞贼是两样的。这种胡言乱语的书,方可不灭自灭。但是收徒一事,谈何容易,**须要择人,第二又须炼剑,这却怎样才好?”虬髯公道:“此说果然惬当,但这择人炼剑的两件事,多不是一朝一夕做得来的,如之奈何?”公孙大娘道:“若说择人传授,我因近在丹房炼霜锷丸未成,尚需时日。若说炼剑,我处却有已经炼就的五化宝剑五口,尽可传人。众位道长,如有果愿下界去的,吾可取来,使大众一观。”回头唤侍女英英,速回飞云山丹室中,取八宝革囊前来,并嘱沿途不可耽误。英英唯唯遵命,如飞而去。不多一刻,即便回来,呈上革囊。  大娘解开囊口,用手一招,飞出五把剑来,光分青黄赤黑白五色,恍如五道彩霞,射人眼目。虬髯公等接来看时,每柄均长三尺左右,阔约寸余,薄只一分不到。权其铢两甚轻,不知怎的,挥动时却又十分沉重,剑尖剑口,锋利无比,更不必说真是神剑,无不啧啧称赞。公孙大娘道:“此五花剑,我在丹房采日精月魄、电火霜华,并雷霆正气而成。其质非钢非铁,乃是落花之液酿成,每花只取乍落的**瓣,故得先天**肃杀之气,和以铅汞,计凡千炼,始成金质。可以吹毛使断,濡血无痕,削铁如泥,砸石成粉。这青的乃芙蓉剑,*难运用,黄的是葵花剑,赤的是榴花剑,黑的是藓花剑,白的是桃花剑,无甚高下。”虬髯公道:“原来如此。足见道姑精心向道,历久不衰,乃得炼此利器。”公孙大娘道:“这算怎么,不过是费些辛苦罢了。如今剑是有了,但不知是那几位道长,下界走一回儿?”虬髯公道:“我与黄衫道兄,是首议此事之人,自然当去。不知还有何人愿往?”道言未了,聂隐娘与红线女俱说愿去。  古押衙与精精儿也要去时,却被空空儿先已允了。虬髯公不胜欢喜。公孙大娘遂把五柄宝剑掣在手中,令五位剑仙各自选取。红线遂取了一柄桃花剑,隐娘取了榴花剑,黄衫客取的是葵花剑,虬髯公是藓花剑。只剩一把青芙蓉剑,因公孙大娘说*难运用,众皆不敢受领,自然是空空儿的了。  ……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