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红楼梦补

红楼梦补

作者:归锄子
出版社:黑龙江美术出版时间:2019-04-01
开本: 16开 页数: 320
读者评分:5分1条评论
中 图 价:¥22.8(4.3折) 定价:¥53.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红楼梦补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1896500
  • 条形码:9787531896500 ; 978-7-5318-9650-0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红楼梦补 内容简介

  《红楼梦补》故事接原著九十七回续起,写黛玉离魂,警幻仙姑为了却通灵宝玉与绛珠仙草之间未了的情缘,将黛玉之魂遣归人间;而宝玉于中举之日出走,剃度入大荒山;宝钗又气、又怨、又恨而身亡。后宝玉得柳湘莲、甄宝玉、凤姐等帮助,北静王面奏当今赐婚,宝玉高中探花后奉旨与黛玉完婚。婚后,黛玉于潇湘馆地里发掘出藏金达一千三百万两;黛玉理家,远胜于凤姐、探春,经商置地,有经天纬地之才;以“恕道”待人,不仅大度地将晴、紫、莺、袭收于宝玉房中,还在宝钗借尸还魂后以姐妹相称,俨然贤妇。在“梦补”中,宝、黛性格与原著截然相反,热衷功名利禄,全无叛逆精神。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红楼梦补》成书于嘉庆二十四年(1819),作者归锄子,姓名不详。从书第1回中有“是年馆塞北”语,可知其曾经历过塞北戎幕生活。

红楼梦补 目录

**回 绛珠宫议偿恩怨 债警幻仙重补离恨天
第二回 识病源瞒生施巧计 接家音证往悟冰心
第三回 赠多珍反劝有情婢 占神数预定再来人
第四回 会芳园剧饮饯长行 赋阳关联吟抒别绪
第五回 撰祭文痴心人悼亡 念亲情老太君痛别
第六回 怡红子泣黛感残春 滴翠亭诉鹃传密信
第七回 巫峡残云对姊唤妹 芸房幻梦兆吉疑凶
第八回 棘院寻郎惊心冤孽 画堂演剧指证仙圆
第九回 践戏言新贵人荒山 试凡心夙缘还宝玉
第十回 叩仙坛乩盘藏隐语 遁禅门蠢婢露真言
第十一回 痛郎削发泼药轻生 忆主伤心拥衾叙话
第十二回 毁金锁遗言嘱贤女 呼宝玉切齿类颦卿
第十三回 太虚境遣邀薛蘅芜 紫檀堡补叙烈晴雯
第十四回 花袭人出府丧节守 蒋玉函感旧退婚姻
第十五回 酆都府冤魂缠熙凤 大观园冷院感晴雯
第十六回 夜守空房老妪疑怪 心无宿愤方物将情
第十七回 宝玉还家混淆真假 惜春题画点破机关
第十八回 下广陵凤姐愿为媒 过栖霞焙茗欣遇主
第十九回 当金锁巧合证良缘 梦宝玉因疑生幻相
第二十回 痴绛珠感情洒旧泪 莽紫鹃认物发嗔言
第二十一回 赐联秦晋诏下南京 赏锡奇珍恩颁北阙
第二十二回 清虚观仙词留粉壁 幻影鉴亡配照黄昏
第二十三回 寻花公子属意还珠 扫墓佳人伤心泪草
第二十四回 话乡情爱叨翡翠簪 诛盗首飞斩鸳鸯剑
第二十五回 金殿传胪荣膺旷典 香闺制锦集贺新婚
第二十六回 不忘旧莺姐欲捐躯 因忌才凤姑思退位
第二十七回 贮金屋娇婢会幺弦 兴宝藏财星临福地
第二十八回 置产营财葛藟谊重 因金恤玉樛木恩深
第二十九回 诉往事窗外站痴人 辞侧室园中谈挚语
第三十回 领白镪陡成新富户 制霓裳重集旧伶人
第三十一回 讯芳踪香院惜闲花 还诗集絮词盘侍婢
第三十二回 委任得人因奴托主 传家存厚薄利轻财
第三十三回 话梦新闻敦伦迁善 葬花旧地聆曲怡情
第三十四回 义认螟蛉周旋往事 锦添富贵成就家童
第三十五回 庆蒲觞芳洲观竞渡 开寿筵舞榭发悲歌
第三十六回 慈姨妈三更梦爱女 呆公子一诺恕私情
第三十七回 送旧衣嗔查红绫袄 证回生录寄柳絮词
第三十八回 以情感袭婉语劝晴 设法制环正言索彩
第三十九回 恩偿夙愿追忆画蔷 缘了前生重谐卜凤
第四十回 庆团圆贾母赏中秋 博欢笑村妪陪戏宴
第四十一回 击鼓传花预征佳兆 推云净月立毁冶容
第四十二回 还原璧疑破金锁案 嘲颦卿戏编竹枝词
第四十三回 听捷音稻香村设席 洗繁华莲花落侑觞
第四十四回 辞水月伴居栊翠庵 照情天群瞻太虚像
第四十五回 朱砂痣甄母认娇儿 伏梁症袭人思旧院
第四十六回 开绮筵豪饮赛清歌 抱锦稠分房还故宠
第四十七回 延羽士礼忏为超生 登高阁赏梅重结社
第四十八回 过除夕了结绛珠缘 撕改册惊醒红楼梦
展开全部

红楼梦补 节选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红楼梦补》:  **回 绛珠宫议偿恩怨债警幻仙重补离恨天  归锄子告于友日:“《红楼梦》一书写宝、黛二人之情,真是钻心呕血,绘影镂空。还泪之说,林黛玉承睫方干,已不知赚了普天下之人多少眼泪?阅者为作者所愚,一至于此。余欲再叙数十回,使死者生之,离者合之,以释所憾。”友日:“已有‘后红楼’、‘续红楼’矣,不能扫弃陈言,独标新格。”归锄子日:“后、续两书,各有所长。然宝、黛卒合,不从自己构思设想,濡墨蘸笔而来,于心终未释然。”  是年馆塞北,其地环境皆山。一日,灯炮酒阑后,梦人一山。高峰之下,卧一大石,五色晶莹,明霞四照。见石上进出两股泉水,点点滴滴如洒泪一般。归锄子日:“石兄,有何冤牵遗憾,在此垂泪。”那石头忽作人言道:“此名大荒山无稽崖,峰为青埂峰。我便是女娲氏补天所遗,人世为通灵宝玉。因与绛河仙草有未了情缘,千百年抱恨未平,泪眼阅人。君非太上忘情者,盍为我一试炼石手。”归锄子日:“一介凡夫,奚克任此!”石日:“我已赴不老情天,求女娲氏降太虚幻境商结此案。但借足下管城子,将《红楼梦》截去后二十回,补其缺陷,使天下后世有情的,都成了眷属,我无遗憾矣。”言毕,砉然有声,梦亦惊醒。窗外适坠一石,大如鸡卵,有彩色,甚异之。于是,不避雷同。  且说,林黛玉那日行至沁芳桥边,遇见傻大姐,告以宝玉娶宝钗一事,顿时痛苦迷心,怔怔的去看了宝玉一会。回到潇湘馆,焚巾切齿,恨不欲生。挨到气绝的时候,一缕香魂离了躯壳。才出潇湘馆,见一侍嬛含笑迎上道:“姑娘出来了,我来的正好,引姑娘回家去呢。”黛玉定睛一认,想了一想道:“你可不是金钏姐姐吗?”黛玉此时,似已忘了他是王夫人屋里的人投井死过的了,也不想家在那里,跟着金钏只顾向前行走。但闻耳畔冈声,身轻如飘荡云雾之间。停了一会,风静神宁,抬头见一座牌坊,甚是高峻。前面宫殿巍峨,辉煌金碧,迥非人间屋宇。便向金钏道:“你为什么哄我说回家,引到只个地场来,别走错了路了。”金钏笑道:“我没有走销路,姑娘自己忘了家了。”  黛玉听说,定神细想,原有些像从前走过的所在。正在沉凝,已至牌坊底下。见上面横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旁柱上还有对联。正要看时,只听金钏说道:“姑娘,你瞧有人来迎你呢,快走几步罢。”说着,见两个宫妆女子,已到面前,瞧着黛玉笑了一笑,并不搭话,只和金钏说道:“仙子吩咐,请到绛珠宫相见。”当下回身引路,金钏扶着黛玉,随了这两个女子慢慢行走。但见瑶台西峙,碧水东流,玉宇迢遥,青城缥渺。又听得远远的鸾鸣鹤唳,心境顿清。一路观看,到了宫门,朱扉双掩,两个女子也不住步。绕过东首,又是一座宫院,虽不比那一座轩昂,也觉规模整肃。从正门进内,入了仪门,两旁古松老柏、瑶树琪花,上面六扇朱漆宫门,环衔金兽。右首侧门内,又有两个宫女站立,见了黛玉进来,便回身去。  不多时,只听得“咿呀”一声,宫门开处,有两对手执彩旄的引道,后面众侍女簇拥着一位仙子出来。黛玉举目细睁,似曾见惯一般,却不是园中相伴的姊妹。髻簪太真晨婴之冠,足履玄凤橘文之舄,汉仪镇服,玉佩垂裳,文彩飘扬,形容肃穆,似欲下阶相迎。黛玉趋步拾级而上。那仙子笑向黛玉道:“绛珠别来未久,红尘桃柳已阅十有余度矣。”说着,携手同行,迤逦绕栏,曲折而前。进了月洞门,觉一股幽香扑鼻吹来,比岩桂而尤芳,仿湘兰而更馥。靠南一座嵌空玲珑仙鹤蟠桃水磨花砖墙下,方方花台,四围白玉栏杆,中间不植杂卉,只有三尺余长一棵芝草,迎风摇曳,韵致嫣然。那仙子一面瞧着黛玉,手指那棵芝草道:“你的灵根夙本,倒替你培植得越发畅茂了。”叙话之间,款步上阶。侍女们拽起珠帘,进内施礼让坐。仙子道:“我到此间本不应僭坐,但绛珠今日还算是客,不必谦让。”于是黛玉坐了客位,见室中雕饰精工,铺陈华丽,暖阁面前大红顾绣幔账,两旁金钩挂起,中设公座,心内踌躇未定。早有侍女献茶,黛玉接杯,见茶之颜色如秋露春云,精光四射,才一沾唇,便觉香沁肺腑。那仙子道:“此茶乃在放春山遗香洞外采蠲忿花与忘忧草上的露珠,按七返九还法炼成,异于千红一窟,正与你对症的。”  黛玉未及答言,那仙子又道:“你的职司,我在此兼摄。原因女娲氏当初炼石补天,未将离恨天补完,留了一石。后来欲将所遗之石补上,再无神手可完。女娲氏未竣之工,致此石化为神瑛,时在灵河岸走动,随有你们这一段公案,牵连此间几个人入世。早就注定册上,铁案难移。若论你夙债已偿,我兼摄之职本该就此交替,谁想你忘却本来,误人‘痴情司’里,未免太苦了。况且你为酬报灌溉之恩,若如此撒手,反做了天下古今**桩恨事,不是酬恩,竟是报怨了。前日女娲氏亦来商此案,我邀了三生石、离恨天诸位仙姬到来,再三参酌,暂借三生石补了离恨天缺陷,把金陵十二册抽改几页。绛珠此去,但请宽怀。你这几年来还他的眼泪,涓涓滴滴流到恨海,把那眼泪流充溢地方,填起宝来,适符金布祗园区数。每区可计万金,知照福德财神,遣差护持移运看守,将来一并交完。使者如此答报,可谓美满前程,再无遗恨,算与你筹画尽情的了。”黛玉听说,茫无头绪。一面警幻仙子复又传了“薄命司”里的人来,指授黛玉算法。  不多时,见金钏走近前来回道:“是时候了,请绛珠仙子起身罢。”那仙子便道:“后会有期,绛珠请回,不便久留。”说着,一齐站起,送至宫门外,嘱金钏引回。一时,仍依原路行走。金钏向黛玉道:“我家里还有一个老娘,并无依靠,只有妹妹玉钏儿,底下要姑娘照应。”话未完,霎时回到潇湘馆。  且说李宫裁和探春两个人见黛玉气绝了,想起平日姊妹情分,又瞧这样光景,大哭一场。随后雪雁也赶了回来,与李妈妈、小丫头们哭的哭,嚷的嚷,乱了一回。挨到天明,探春同了侍书,先自回去了。李纨在外间屋里唤了李妈妈出来,说道:“你瞧紫鹃,竟像要哭死的了,去劝劝他是正经。”李妈答道:“何曾没有劝他呢,他总不理,也没法儿。”李纨见小丫头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在那里瞌睡,又道:“他们熬了这一夜,是靠不住的,还得你留点子神,说不得辛苦,再熬上一半天也算尽了你的心了。”李妈道:“何尝不是呢,我奶了姑娘一场,白落了个空。”说着,便抽抽噎噎的哭起来。李纨道:“原是我的话不留神,倒伤了你的心了。你老人家别哭罢,里头也去瞧瞧,我要回去走一趟呢。”  李纨正要出门,只听那边屋子里一个小丫头哭着叫紫鹃姊姊。李纨回身转来,径到紫鹃屋里,见紫鹃已晕倒在炕。李妈也赶了过来,同小丫头们唤了他一会,渐渐苏醒。李纨吩咐了雪雁、春纤几句话,然后回到稻香村。兰哥儿瞧着李纨道:“妈妈像夜儿没有睡觉呢?我想林姑娘自己害病死的,为什么人家说是琏二婶子害死他呢?”李纨忙喝道:“胡说!这是那里听了混账老婆子的话,仔细太太听见了捶你。”说着,便进里边和衣躺着。贾兰一个人吃了饭,自去上学。不多时,潇湘馆里一个小丫头急忙忙赶来请李纨,说:“紫鹃姊姊也死了。”李纨只得起身,胡乱洗了洗脸,赶到潇湘馆,先进紫鹃屋里,只有春纤站在炕边垂泪。  李纨走近炕沿,叫小丫头携过灯来一照,把手摸了摸说:“手是冰冷的,气还没有绝。”正要和春纤讲话,见小丫头进来说:“林大娘请大奶奶呢。”李纨出来,林之孝家的回道:“就是这件东西,八下里找个难,听说还是周瑞家的女婿姓冷的,央了冯大爷去转了个弯子才让给咱们的。虽然多花了几两银子,东西再没得说的。太太同奶奶们在老太太面上,心里也过得去。现在外面漆了一糙,赶着把里子托出来,晚上就有了。”李纨道:“既是这么着,很好。这会儿还得再去弄一个。”林之孝家的听了,怔怔的瞅着李纨。李纨道:“你不知紫鹃这丫头也保不住,像要跟着林姑娘一搭儿走的了。”林家的道:“昨儿见他好好的不是……  ……

商品评论(1条)
书友推荐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