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撒乌耳亡

撒乌耳亡

作者:辛酉著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12-01
开本: 21cm 页数: 250页
中 图 价:¥23.1(5.8折) 定价:¥39.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本类五星书更多>

撒乌耳亡 版权信息

  • ISBN:9787550031067
  • 条形码:9787550031067 ; 978-7-5500-3106-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撒乌耳亡 本书特色

  作者以几封没封口的旧信为契机,带领读者一起在故事中摸索并寻找事情的真相。把当下网络流行的惊悚、推理、穿越等等手法融合在一起,加之离奇的想象,诡异的构思,夸张的笔法,反讥的笔调,彰显了辛酉的新颖艺术才情。

撒乌耳亡 内容简介

一位邮递员总能在邮筒收信时发现一些没封口的旧信, 信里记录了许多令人费解的事情: 一个具有预知能力的神秘女人、一个胸膛长着诡异息肉的老头、一道可以找出匿名情书写作者的菜、一种能置人于死地的慢性毒药。随着时间的推移, 邮递员逐渐意识到, 那些来自于不同时期的旧信存在着某种联系, 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 —— 死亡。更为惊异的是, 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故意让邮递员偷看那些旧信……

撒乌耳亡 目录

楔 子
**章 **次告解
第二章 第二次告解
第三章 第三次告解
第四章 保禄神父的日记
第五章 第四次告解
第六章 凯瑟琳的礼物
第七章 第五次告解
第八章 第六次告解
第九章 拯救撒乌耳
第十章 南昌街 62 号
第十一章 1954 年的冬天
第十二章 胸膛的秘密
第十三章 离别的芬芳
第十四章 天上掉下个撒乌耳
第十五章 祭台前念古词的修女
第十六章 你是谁?
第十七章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第十八章 刻在梧桐树上的字
第十九章 红色高跟鞋
第二十章 文科、理科
第二十一章 《童年》
第二十二章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第二十三章 门前放了一双白胶鞋
第二十四章 卑微到尘埃里
第二十五章 7 月 7 日
第二十六章 《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
第二十七章 窗下那棵银杏树
第二十八章 珠江路饭店的馄饨
第二十九章 *后一瓶繇草香
第三十章 喜从天降
第三十一章 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第三十二章 斐理伯和默西亚
第三十三章 *后的心愿
第三十四章 两个不同寻常的主日
第三十五章 明天、明无
第三十六章 我是谁?
尾 声
后 记
展开全部

撒乌耳亡 节选

  教友:“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请神父祝福,我是一个罪人,愿在教会内悔改。”   我:“愿主启发你的心,使你能诚心忏悔,请诚实告明。”   教友:“我上次办告解是在半年前,*近我犯了天主十诫中的第三诫,没守瞻礼主日。因为和男朋友分手了,这段时间心情非常差,连续两个星期天在时间允许的前提下,没来教堂参加弥撒。另外,还有其他我自己省察不到的罪也求神父一并赦免。”   我:“人的一生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能一遇到困难就忘记自己的本分,要坚信所有的痛苦都是天主化了装的祝福。罚你回去念五遍《天主经》。”   教友:“好的。”   我:“天上的慈父,因你圣子的死亡和复活,使世界与他和好,又恩赐圣神赦免罪过,愿他藉着教会的服务,宽恕你,赐予你平安。现在,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赦免你的罪过。”   教友:“阿门。”   我:“天主已经宽恕了你,平安回去吧!”   教友:“感谢天主!”   这位教友离开告解亭后,我又等了一分钟,在确定没有教友要办告解后才起身走出告解亭。   1978 年来到这里算起,我已经在大连堂区服务了近四十年,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告解,只知道每次听完告解走出告解亭的那一刻,之前听到的所有告解内容都会自动忘记,这是一个神父应守的本分。   不过,也有例外。二十年前,有一位教友的告解内容令我永生难忘,我记得非常清楚,他**次来教堂办告解是在 1997 年 7月13 日。   那天,就在我以为不会再有教友办告解,起身准备离开告解亭时,隔断对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我不得不重新坐下来。   旋即,一个浑厚的年轻男性的声音从隔断对面传了过来。   **次告解Chapter 1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罪人求神父降福。”   我:“愿主启发你的心,使你能诚心忏悔,请诚实告明。”   “神父你好,这是我初次办告解。我是一名邮递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偷看了别人的信。   那天下午四点,我像平时一样打开邮筒,把当天要寄出的信件取出来准备装包时,一封信掉在了地上。   我随手捡起,发现信封没有封口。这个寄信人真是粗心,我一边在心里这样想,一边往信封上随便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竟然盖了一个邮戳,这不太符合常理。邮局对于寄信的常规流程是,从邮筒取出信件后,由发出信件的邮政所盖一个邮戳,然后发走,收到信件的邮政所会在上面再盖一个邮戳,收信人收到信件时,信封上会有两个邮戳。   我又仔细看了一眼那个邮戳,确认是我所在的大同邮政所盖的,时间却是六年前的 1991 年 11 月 30 日。   很奇怪,这封信在六年前明显没能邮寄成功,但肯定从这个邮筒里被取出过,怎么又回到邮筒里了呢?而且它不可能整整在里面躺了六年的,我每天从邮筒里取信时,都是把里面的信全部取出后再上锁的。这封信有点不同寻常,我把它单独塞进了裤兜里。回到所里,我没有跟任何人提及这封奇怪的信。   晚上临睡前,我拿着那封信躺在床上,借助那个旧台灯发出的一点昏黄光亮,对着信封端详了许久。收信地址是上海的一处地址,收信人名叫林凯。寄信地址是大连市西岗区南昌街 62 号,南昌街我比较熟悉,是大同邮政所的管辖区域,我经常去那里投递信件。   当我的右手摸到那个没糊胶水的信封口时,忽然在心里产生了想要看一看这封信的念头。然而,我的职业不允许我这么做,我的道德不允许我这么做。可是,也不知怎么了,想要看信的念头逐渐变得不可抑制起来。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冲动战胜了理智,*后我还是打开了信。”   小凯吾弟:   转眼又到了冬天,你的生日快到了,如果时间允许,还是希望你能回家来过生日。   上海那边冬天应该不会太冷吧,还记得你小时候吗?一到冬天就嚷嚷着怕冷,哪都不愿意去,就喜欢窝在家里看书。呵呵。我上个礼拜结束了**次化疗,身体几乎没什么反应,吃饭睡觉都没什么影响。就是从前天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不知道再见你的时候会不会变成马蛋光。不过还好啦,大夫说再化一个疗就结束了,毕竟只是一个早期的肿瘤,不碍事的,故你千万不要担心我,知道吗?   今天给你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是,*近我经过反复琢磨发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一件关于我和肖雨之间的事情。虽然她是你我的亲姐姐,但我还是更习惯叫她肖雨。她真的非常诡异,我越想越觉得可怕。她似乎早就知道我得了癌症,并且想尽一切办法不让我知道这件事。记得她回家认亲那天,她对家里所有人都很冷淡,唯独主动和我攀谈。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肖雨**次见我时的目光,就那样定定地打量了我有半分钟。她对我的身体情况和厂子里每年例行的体检时间好像格外留心。   大上个月,厂里统一体检那天早上,肖雨突然到家里来找我。让我陪她去一趟金县,途中还反复向我强调说厂里这种例行的体检不重要,查不查都无所谓。现在想想,她就是想让我错过体检,进而错过治疗癌症的*佳时间。   但是,我第二天还是去参加了补检,结束拍胸片发现肺部有个小阴影。肖雨看过我的胸片过后信誓旦旦地说,别担心,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结节,不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按理说她是医学院的博士生,看这种片子应该不会出错。可我心里总觉得不托底,还是听大夫的话做了穿刺活检,*终查出自己得了肺腺癌。   在我的病确诊之后,肖雨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直到我做手术的前一天夜里,她如同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我的病房里,我一下子被惊醒了。只见她迈着虚浮的脚步走到我的床前,那张瘦削且惨白的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瘆人。   肖雨对我说千万不能做手术,更不能做化疗。我彻底被激怒了,坐起来厉声质问她到底是何居心!之前大夫还一个劲儿地说我幸亏发现得早,做手术切掉就没事了。如果进展到了中晚期,就是死路一条了。肖雨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双手捂住胸口,蹲到地上,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像是被下了咒一样。   我不想再听她解释什么,立即喊人来把她拖走了。肖雨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她希望我死。三十一年前,咱爸咱妈把她送人,留下了我,他们二老的想法是让我俩这对双胞胎姐妹都能活着,但凡有一点办法,咱爸咱妈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的。   肖雨心里有恨,也是正常的,我都能理解。但我不能理解的是,非得让我死,她才能解恨吗?更令我纳闷儿的是,大夫曾多次说过,我的肺癌完全没有症状,如果不是体检,是根本不可能发现的。肖雨是怎么提前知道的呢?虽说她也算是大夫,但也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吧?   为此,前几天我找人暗中去肖雨学习的医学院打听了一下,了解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学校里根本没有叫肖雨的学生。联想起肖雨回来后的种种反常行为,我悚然一惊。莫非,她不是一个活着的人!   小凯,你记不记得肖雨当初说,她的养父母是在几年前的一场车祸中意外去世的。真实的情况会不会是肖雨也在那场车祸中死了,她的鬼魂对当年自己被送人的事不能释怀才回来报仇的!   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却总也想不明白,脑子很乱,各种各样的想法层出不穷。从我手术后,肖雨就又消失了。不过说实话,我现在还真的有些害怕见到她。   八个多月前,肖雨到家里认亲时我喜极而泣,对比如今的心境,不得不感慨世事无常。随信附上一百块钱,出门在外千万别亏待自己。   祝一切都好,盼早日归来。   此致   敬礼!   姐姐林芳   1991 年 11 月 29 日   “信封里只有三张信纸,未发现有信里所说的一百块钱。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我好奇的是信里提到的那个肖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只可惜我没有机会知道下文了。   对于这封旧信六年后重回邮筒,思前想后,我认为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寄信人要寄新的信件,却拿错了信,误把当年的一封旧信投进了邮筒里。至于信当年为什么没有寄出去,有多种可能,不太好推断具体原因。   可是,仅仅过了一天,我自己认为的合理解释就被推翻了。还是下午四点,我打开邮筒取信,装包时又有一封信掉落在地上,又是一封没有封口的信。信封上的信息和昨天那封奇怪的信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寄信地址和收信地址上下颠倒了一下位置,收信人换成了昨天那封信里的寄信人林芳。   和昨天那封信不同的是,这个信封上面有两个邮戳,一个时间是 1991 年 12 月 6 日,另一个时间是 1991 年 12 月 11 日。这是一封曾经邮寄成功的信,直觉告诉我,它是昨天那封信的回信,   却又为什么也在六年后来到这个邮筒里呢?昨天那封信当年明明没有邮寄成功,那个叫林凯的收信人又是怎么收到的信呢?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通过这封信也许能知道昨天那封信的下文,这是我所希望的。巨大的好奇心迫使我等不到晚上,在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就打开了信。”   姐:   你好,来信收到。看着那熟悉的娟秀小楷,捧着那沉甸甸的一百块钱。仿佛姐就在面前,甚是亲切。   知道姐手术后还不错,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一放了。关于肖雨的事,的确令人吃惊,没想到你们之间竟会有这么耸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但我不太相信这世上有鬼,如果肖雨真是鬼的话,要一个人死想必会很容易吧。至于医学院查不到肖雨这个人,确实挺蹊跷的。也让我想起一件事。   姐,你也知道的,自从肖雨回来后,咱妈就让我腾出我那间屋给肖雨住。可是肖雨非要去学校宿舍住,一天也没有在家里住过。只是偶尔在礼拜天下午或者晚上过来待一会儿就走。咱妈一直为此暗自伤心。   有一个礼拜天晚上你在厂里抗洪不在家,家里只有我和咱妈。吃过晚饭后,肖雨来了。她像往常一样,坐下来和咱妈不咸不淡地说了一会儿话就要走。   这时,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咱妈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明白,她老人家心里想的是外面的雨下得这么大,终于可以有一个坚持让肖雨留下来住的充足理由了。可是,咱妈*后还是失望了。肖雨非走不可,咱妈无奈之下,只好让我去送她回宿舍。肖雨坚决不让我送,我本来也不愿送她,索性脱下了刚刚换到身上的雨衣。结果咱妈瞪了我一眼,我又赶紧把雨衣穿上了身。   从我和她一起出门下楼到环路车站这几步路,肖雨又反复推让了几次让我回去,我不敢违抗咱妈的命令始终不应允。就这样,我们二人来到空无一人的环路车站。此时雨势已经相当大了,地上一片迷蒙。   我和肖雨相对无言,就那么默默地站着等车,只能听到身边雨水连续击打地面的声响。咱妈总让我叫肖雨大姐,可我真的叫不出来。肖雨给人的感觉怪怪的,脸上从无一丝血色和表情,像个病殃子。说她是不苟言笑吧也不是,说她是拒人千里之外吧也不全是,总之我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反正让人很难亲近。   这时,环路车来了。我连忙招呼肖雨上车,一转头却发现她不见了。四下张望,不见人影。这么短的时间,她不可能走远的。况且我穿雨衣,她是撑雨伞的,走也走不快。我很纳闷儿,也不敢告诉咱妈我没送成肖雨,只好一个人在雨中转悠了一会儿才回家。   虽然我和肖雨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仔细想想,她这个人确实有诸多不寻常的地方。她如果是回来寻找亲情的,为什么和我们那么疏远呢?记得她**次到家里来,咱妈和你拉着她抱头痛哭,她像个木头人似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我当时还在心里想,真够冷血的。她虽然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但个性上和你没有一点相似之处。还有,她总是神出鬼没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看来在她身上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不过,姐你也不必多想这些,当务之急是保重身体,下次写信千万别寄钱过来了,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做的工作每天赚的钱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我暂时保密,到时一定给你和咱妈一个大大的惊喜。   算起来离家才半年多,对家的思念却与日俱增。期盼我们一家团圆的日子。   此致   敬礼!   林凯   1991 年 12 月 5 日   “肖雨身上的问号又多了一些,她真是一个神秘的女人。更大的问号是为什么这两封信连续两天在装包时掉落出来?难道是天意吗?   但不管怎么说,偷看别人的信件是不对的。另外,如果我还有其他告明不全的罪也求神父全赦。”   我:“在生活中,我们不仅要学会依靠天主,还要学会尊重别人,尊重自己的职业。要分清楚什么事是可以做的,什么事是不能做的。罚你回去念十遍《悔罪经》。”   “好的,谢谢神父。”   我:“天上的慈父,因你圣子的死亡和复活,使世界与他和好,又恩赐圣神赦免罪过,愿他藉着教会的服务,宽恕你,赐予你平安。现在,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赦免你的罪过。”   “阿门。”   我:“天主已经宽恕了你,平安回去吧!”   “感谢天主!”   不得不说,这位教友的告解内容很吸引人,算是我从 1984年晋铎神父以来听过的*特别的一个告解。但不管怎样,对于一个天主教神父来说,听告解的*终目的是赦罪补赎,告解的具体内容只是浮云,要随风而去,是没有必要加以探究的。   两周后的主日,这位教友又来办告解了。   ……

撒乌耳亡 作者简介

  辛酉,1981年11月出生于大连。曾从事新闻媒体工作,而后转向小说创作。   已出版作品:《赦免之日》《一张可怕的照片》   短篇小说集《闻烟》   短篇小说《闻烟》即将改编成电影,由曾凭借电影《入殓师》获得奥斯卡外语片奖的日本导演泷田洋二郎指导,张国立、许晴、韩庚主演。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