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岩脑壳

作者:杨再辉著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01-01
开本: 24cm 页数: 218页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27.0(4.9折) 定价:¥55.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岩脑壳 版权信息

  • ISBN:9787519038762
  • 条形码:9787519038762 ; 978-7-5190-3876-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岩脑壳 本书特色

本书为一部短篇小说集。作者用眼的观察,心的分析刻画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用一组充满乡土气息的故事,书写了贵州一个村寨的变迁。地处山崖河边的岩脑壳村千百年来春播秋收,安于天命。改革开放的春雷让岩脑壳的保守顽固也开了窍,于是就有了一副色彩斑斓的山民生活画卷。

岩脑壳 目录

岩脑壳
讨喰
亲事
父亲
今生前世
王的国度
作家立场
展开全部

岩脑壳 作者简介

杨再辉 贵州松桃人,现居浙江德清。作家,教师。在《花溪》《短篇小说》《天涯》《梵净山》《湖州作家》等刊物发表小说、散文十余万字,出版短篇小说集《天底下有一片红绸子》,高中学生隐秘心理纪实《多少足迹烟雨中》。

商品评论(2条)
  • 主题:如此简练而神韵完足的语言,好多年没有见过了

    1.如此简练而神韵完足的语言,好多年没有见过了。废名、沈从文、汪曾祺、阿城的小说曾经有过的感觉又来了。再辉老家离沈先生老家不远,又远游苏杭,莫非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是沈、汪二魂借辉兄之手在写。再品,辉兄的文字有沈之灵性而理性、节制过之,更明晰一点,更顺畅一些;有汪的机趣神韵,而激情过之,汪有时也未免太过罗嗦。如果说我的心是深山老林一口老钟,再辉兄的文字就如一根大柱,一下就撞得我身心俱裂、瞠目结舌,简短、有力、震撼、传神(出神)。这不着一字(议论)尽得风流的文字正是诗的文字,语言中的至宝,或者是那晶莹剔透的一颗赤子之心和至真至善的菩萨胸怀的缕缕折光。 2.如此至情至性之文,使人感叹使人动情使人嘘唏使人落泪,使人悲悯使人奋进,让人在尘世喧嚣中走向真善的王国。再辉兄不是写小说而是写散文,不是写散文而是写心中之诗;再辉兄不是写故事而是写亲情,不是写亲情而是写那久藏在心中那挥之不去的悲与痛、哀与悯,以及在千辛万苦的生命中,那渺渺茫茫却又实实在在的希望和笑声……

    2019/1/23 13:29:16
  • 主题:《岩脑壳》:沈从文汪曾祺借杨再辉之手在写

    《岩脑壳》品读 刘克礼 群里再辉问老克还读小说不,小说过两天就寄到毕节。说实话,这年头,谁还读小说。游戏、运动、减肥、煲汤、美容、喝茶、八卦、购物、拍照、刷微信、抖音……哪有闲功夫去碰那个。小说曾是我魂牵梦绕的洛阳宓妃或巫山神女,如今却已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浑浊了眸眼、缺损了皓齿而奄奄待毙。但再辉兄的大作又让我如痴如醉、激情澎湃了。 冒着严寒起早去拿快递,到家中老婆的魔爪伸了过来,我等耳男人只能眼巴巴看着她悠悠然地坐在炉边,身边趴着“咸淡公主”,默默读了起来,唯有盼着早点归还于我。她不急,读到入胜处,还要歇下来和我讨论品评。至晚十一点半,终于雄风一鼓,曰:该注意身体早点休息了!顺势夺之而入侧屋。就如当初读《天龙八部》一样一气读完,已至第二天清晨。 首先是被文字打动了。如此简练而神韵完足的语言,好多年没有见过了。废名、沈从文、汪曾祺、阿城的小说曾经有过的感觉又来了。再辉老家离沈先生老家不远,又远游苏杭,莫非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是沈、汪二魂借辉兄之手在写。再品,辉兄的文字有沈之灵性而理性、节制过之,更明晰一点,更顺畅一些;有汪的机趣神韵,而激情过之,汪有时也未免太过罗嗦。如果说我的心是深山老林一口老钟,再辉兄的文字就如一根大柱,一下就撞得我身心俱裂、瞠目结舌,简短、有力、震撼、传神(出神)。这不着一字(议论)尽得风流的文字正是诗的文字,语言中的至宝,或者是那晶莹剔透的一颗赤子之心和至真至善的菩萨胸怀的缕缕折光。 写二姐到无锡一段,可以说美到极致,不能增减一言半语。 后来,二姐到底还是将这门亲事给退了。再后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二姐第一回出门,在火车上,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都紧紧地抱着包袱。二姐的包袱里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只有父亲买给她路上吃的饼干。二姐的身份证和一点路费钱在家里时就藏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了。女的拿东西给她们吃,二姐没有吃;女的又拿水给二姐喝,二姐也没有喝。二姐打定主意,到了无锡,如果一切也像火车两边看到的这样,就回家,回家去嫁人,一辈子不出来了……但是二姐没有回家,二姐遇到了二姐夫。 这寥寥数语,将一个农家少女在艰难困苦之中果敢、坚毅地追求幸福但又不得不随时随地小心谨慎,最终却也只能靠老天来安排,种种复杂的哀与痛、赞与美都呈现在你的眼前。而这一切不是作者直接告诉你的,而是你用心在文字中感悟出来的。 辉兄读书时就喜欢诗和散文,直到现在,都在写作。他的小说语言也如诗歌一样,简洁动人,至情至性,发人深省。下面是我将他的小说中的原句加个标题,分个行,这些不就是诗吗? 希望 上车!上车! 上了车就有了一切, 不管前面的路又多么遥远, 多么险恶, 只要上了车, 就有了希望! 一辈子 姜老者者没有崽女, 没有老婆, 没有家人, 孤零零一个老头。 鸭子是他崽女, 是他家人, 是他的衣食来源。 我一直搞不清, 是鸭子养活他, 还是他养活鸭子。 是他放鸭子, 还是鸭子放他。 (管管的诗句:不知是小孩放着风筝,还是风筝放着小孩。可参读,可见诗心是相通的,老客注。) 后来, 不知道哪一年, 姜老者者死了。 死了也就死了…… 母亲和牛 母亲去世不久,家里的水牛就死了。 牛不见了,那默默伴随着我长大的又一个卑微谦恭的生命离我而去。 父亲和二哥收拾了无生机的血淋淋的皮肉和内脏时,我悄悄走向河边, 我将手浸在河水中, 洗了又洗。 洗好手,我呆呆地蹲在水边, 我注视那潺潺地朝下流的河水。 我知道今后不会再有人和我去山林里捡野菌, 去河边捞鱼虾了; 我知道那些有母亲引领着的日子, 已经同眼前这流水一样, 一去不复返了…… 父亲啊,你在哪里? 我跟着父亲到扳鹰咀,亲眼看着棺木落土。 我知道父亲这回是真的走了,人世间再也没有父亲了。 但我还是出门去找,满原满野去找, 像小时候放学回来那样。 我找到四方土, 找到仙人借, 找到载阳坝, 最后我又过渡船到云落屯。 我走下河坎, 走向水边, 我看见了父亲, 我找到了父亲, 父亲没有离开。 父亲只是重新回到了岩脑壳! 如此至情至性之文,使人感叹使人动情使人嘘唏使人落泪,使人悲悯使人奋进,让人在尘世喧嚣中走向真善的王国。再辉兄不是写小说而是写散文,不是写散文而是写心中之诗;再辉兄不是写故事而是写亲情,不是写亲情而是写那久藏在心中那挥之不去的悲与痛、哀与悯,以及在千辛万苦的生命中,那渺渺茫茫却又实实在在的希望和笑声…… 已夜深五点,休息了 (刘克礼 某高校人文学院教授)

    2019/1/22 21:47:35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