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冷场

作者:李诞[著]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11-01
开本: 32开 页数: 309页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30.7(7.3折) 定价:¥42.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免运费政策
北京满49元免运费
全国满69元免运费(港澳台除外)
本类五星书更多>

冷场 版权信息

  • ISBN:9787541151460
  • 条形码:9787541151460 ; 978-7-5411-5146-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冷场 本书特色

《脱口秀大会》主持人、网络人气吐槽大V李诞诚意新作,人间百态故事集。

韩寒监制,「ONE 一个」工作室出品。

一个平行宇宙中的李诞,嬉笑怒骂背后对人间的终极吐槽

摇摆不定的恋人、坚定信仰的窃贼,每个人都会从中找到自己

借字浇愁,犀利温柔。

冷场 内容简介

《吐槽大会》常驻嘉宾、微博人气大V、谐星李诞全新人间百态故事集。

这是一本平行宇宙中的书,其中有千千万万个不一样的李诞。

情人们、狠人们、大人们,每个人也能从中发现自己。

“再错的事情人都能为自己找到借口,我们靠此苟活。”

“语言是这么不可靠,可我们却由着语言来决定一切。”

“生活已经那么难了,生活还能更难。”

“笑,笑了问题就化解了?”

“时间的线性是温柔的骗局。”

冷场冷场 前言

写小说成了件需要解释的事。

很多个局面上很多杯酒对面很多人问, 你怎么又要出书。

我也有些应对的答案:

“没事写写,没想怎么样。”

“就是过去一两年,一些东西。”

“我写就为了自己过瘾关你什么事。”

我生性懦弱,谈到写作,从来都说,早放弃早快乐,

我写不成我认可的水平, 就轻松写写, 看看有没有人喜欢。我开心就好,你们随意。有人喜欢更好。

不输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不上场。

不敢跟任何人比, 不敢把它放到任何尺度上, 好像出书是发生在平行宇宙的事, 出了假装没出, 它是它,我是我。

只是它里面有很多我。

又是这么一本, 懦弱的人, 写的懦弱的书, 希望你

看过就当没看一样,你的人生有更重要的事。

冷场 目录

**情人们**

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

我拎的到底是什么

你拎的到底是什么

故事主角总是一男一女

在白光后



**狠人们**

居酒屋绑匪

逃逸

现代人标本

没有狗在叫

盗时



**大人们**

你爷爷脑子里有龙

猫头鹰医生从来不哭

当一周来到周末

世上好山水

机长广播



**我**

在雪地犹豫
展开全部

冷场 节选

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





男:



问她想吃什么,从来不说,zui后还是订了这家日料,小隔间,安静,适合说话。

坐下以后也没怎么说话。

在一起四年了,没结婚,父母也不催了,都觉得是早晚的事。

我也觉得。

我没法想还能跟谁在一块儿坐在这么个隔间里,保持沉默。

我:“鹅肝吃不?”

她:“不了,胖。”

我:“那我点一个。”

她:“帮我要个抹茶冰淇淋。”

我知道,她不说我也会点,可又不想那么体贴,我不知道我什么毛病。

她自己说了,我又不是很高兴。

四年了。

她从来不依赖我,不会拿什么事儿求我。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

有时候也不喜欢。

现在她没看我,也没玩手机,在盯着两块木板墙之间的缝隙看。

她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这样抽离出去。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





女:



我知道我不说他也会点抹茶冰淇淋,我就是得说,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毛病。

diyi次见面,我们隔过人群对视。

等人群散了,他跟我说:“我觉得你浮在上面。”

就让这么句话,拴了四年。

这家日料我们来过,都是隔间,用木板墙隔开。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现在我就盯着一个缝隙看,能看到隔壁的人,离得非常近,一份三个海胆寿司吃了俩,刺身拼盘也吃差不多了。我斜对面只能看见手,是个女的,与我抵墙挨着的是个男的,偶尔能看到侧脸,染了发,鬓角是红色的。

可能也是男女朋友,坐得跟我俩相反。

我把头扭回来。

我:“我的抹茶冰淇淋……”

他:“饭前上,我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男:



她特别爱吃日料,我也是。我们都爱吃海胆,刚认识那会儿怎么吃都嫌不够,听说有家自助,海胆任吃,刚坐下还收敛呢,点了二十份,上来八份,又点二十份,上来十份。zui后就一百份一百份地点,老板看出了我们的决心就没再耍无用的花招。那次吃完我们一个月没吃海胆。

从那之后也再没吃过自助。从食欲开始,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总笑她活得讲究,没赚多少钱就喜欢吃贵的。现在我们赚得多了一点,觉得她是对的,真等到赚得足够多,估计吃什么都不香了。

还有一个转变就是我开始爱喝清酒,醉得慢。

我:“你要酒吗?”

她有时喝酒,有时不喝,没什么规律。

她:“嗯。”

她又去看墙上的缝。

比玩手机强一点吧,至少我们还在研究同一个空间里的东西。





女:



他爱喝酒,刚认识的时候,我跟他喝醉过几次,他以为我也爱喝,其实只是为了陪他。现在喝得少了。

或许我以前真的爱喝酒?

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看见了隔壁男人的喉结,咽酒的时候一动一动。

他:“你要酒吗?”

我:“嗯。”

喉结挺好看的,喉结动让喝酒更有仪式感。女人咽酒的仪式感是咽下去之后保持安静。

我拿起来喝了一口,冰淇淋上来了,我又不太想吃了。

很多东西都是习惯,冰淇淋饭前先上,来这家日料,吃海胆,和他在一起。

人生快乐小指南:不要去推敲习惯。

我吃了一口冰淇淋再看过去,木板隔音不错,听不清隔壁人说什么,只看到他一点一点前倾,从鼻尖开始侧脸次第展开,眼睛往我这边扫了一下,带着笑意。





男:



我们以前在这家店玩儿过一个没话找话的游戏。

她帮我倒酒的时候我学台湾人说话问了一句:“小姐做这行多久啦?”

她很自然地接过去,就玩儿了起来。

我是李先生,她是包小姐,我来自台南,到大陆做生意。她来自四川某个乡下,到这里陪酒。

在这个无聊的故事中,我们的角色渐渐丰满起来。我喜欢她是因为她长得像我的初恋,她出来陪酒是因为弟弟要上大学。我的初恋溺水而死,包小姐从不出台,今天行不行,要看你我的缘分……

那天晚上我们各回各家,包小姐真的没有出台。

那天挺开心的。





女:



隔壁人手放在桌子上敲,跟着店里的音乐。就是四个指头轮流抬起又放下的敲法,他的手很好看,也可能是观察角度的问题。

这个缝不足以看清他的全脸,每个部位分开看还不错。

偶尔听到一两句,隔壁人似乎在逗对面的女孩笑。

以前他也挺爱逗我的,我们玩过一个李先生和包小姐的游戏。现在想想真是无聊。

男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挺有意思的。

隔壁人的表也不错,品位好,可能是对面那个女孩帮忙打理的。

他的眼睛又朝我这边扫了一下,我觉得他可能是发现我了。

一个人,发现墙上一只眼睛盯着他,应该挺害怕的吧,他会不会偷偷问服务员隔壁是什么人。

真想串通服务员告诉他隔壁没人。

想到这里,我笑了一下。

他:“笑什么呢。”

我:“没什么,隔壁几个男的喝多了,摸女孩大腿呢,你要不要看。”

他:“哦,不看,我又摸不着,你好好吃饭。”

我:“嗯。”

他这个人就这样,对正常人会好奇的东西从来不好奇,我挺喜欢他这样。

所以编了这样的画面。

按说他是个好色的人,我从来不看他手机也知道里面肯定不干不净,懒得看。

我知道他常常会把坐在身边的女孩带到酒店去,但从来不会在饭桌上摸人家的腿。

我挺喜欢他这样。





男:



不分手,可能也是不知道分开了又能怎么样。过不回以前那样了,出去吃饭,带身边的女孩回家?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好吃吗。”

她:“好吃。”

问的就是废话。

我:“你那个睡别人女朋友被抓的同事后来怎么样了。”

她:“没事人一样,人家闹到公司来打他,同事们帮着拦,又叫警察又调解的,反正现在正常上班,看见谁还是一样点头致意。”

我:“哦,啥人啥命。”

又没话说了。

基于足够了解,话题越来越少。





女:



聊了两句没话了,我又回去看。吓了一跳,我看见一只眼睛在缝隙那边。

赶紧退开,心里又觉得好笑,刚还想吓人家。我看到缝隙里在发光,凑近一点,我看见隔壁人把手机屏幕贴在那面,一点一点挪动以便我看到上面那行字:

“你在看什么?”

我也说不清我在看什么。

我只是处于一段四年的关系里,担忧是否真的会就这样下去,就永远在一起,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直到天长地久。

我只是没话聊,又习惯了不聊。

我们能说就像还不熟的人会说的话,好吃吗,饿吗,喝酒吗,你被捉奸的同事还好吗。

我们那么熟悉,语言的主要功能已经不是表达,是发出声响,频率,以证明一段关系依然存在。证明我们还能共振。

他:“我上个厕所去。”

我:“嗯。”

我拿起手机,打了一行字,按照对面刚刚的速度贴着木板墙一点一点挪动:“看你的喉结。”







男:



不都这样吗?

我们的父母、朋友,幸福的婚姻谁都可以举出一两例——在某个时刻内。

在某个时刻我们就是想结婚,想生个孩子,想买房,想怎么在公司里上去一点,多赚一点,未来好过一点。

在某个时刻,我在海边跪下来,对她说:“你知道吗,虽然听起来难以置信,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片大海。世界并不能让大海分开,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在某个时刻,在很多时刻,我们也会说永远在一起,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直到天长地久。

是真的这么想——在某个时刻。

在某个时刻,我可以为她去死,我相信她也一样。

生活中并没有需要谁为了谁死的时刻。

生活就是生活,生活不是时刻,生活是永恒。





女:



“见笑了,今天忘了护理。”

隔壁人打回一行字,果然喜欢逗女孩开心。

我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算不算是开心。

我也不确定这样对话的结局是什么。

我正在想怎么回,那面轻轻叩了叩墙,我看过去。

“想看看你,厕所见。”





男:



店不大,厕所也小,我看见一个男的喝醉了,头顶在墙上,裤链没拉,他的朋友在后面拍他的背,喝得并不比他少。

我听见抵在墙上发出的声音,“你说我对她,是不是一往情深。”

我尿完尿出门,撞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进来,看着也喝了不少,冲我点头。

我也冲他点头。

我想,厕所里这些人,显然都正是处在某个时刻。





女:



他回来了,看起来挺高兴。他就这样,喝了酒,出去走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脑子里冒出很多想法,说不出来,就自己笑。

笑得得意又无奈,好像把什么东西看穿了的样子。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我不喜欢看他这副样子,我情绪起伏。

我:“我去个厕所。”





男:



抹茶冰淇淋已经化了,她又没吃,老是不吃。我端起来喝了两口,很解酒。

很想找到刚才那个吐的大哥告诉他,喝一杯化了的抹茶冰淇淋吧,不要再一往情深。





女:



店小,厕所也小,男女卫生间出来是一个共用的洗手池,隔壁人在那里站着,我认出他的红色鬓角,他还在判断我是不是木板墙那边的人。

我没说话,走过去,亲了他的嘴,酒气很大,估计我也一样。

他应该不需要再判断了,一晚上不会有那么多意外之喜,他抱住我,力道和姿势都像是要演给谁看。

嘴和嘴分开,我慢慢滑下来亲了他的喉结。我抬头看向他的脸,没来得及评价美丑先看见了他的表情,得意又听从安排的样子,心里显然有把握,今晚命运的安排会不错。

我:“我去上厕所。”

他:“留个电话呀。”

我确实有点喝多了,走路不是很稳。

我:“别拽我,我要去上厕所。”

他又拽了一把,动态代表他心里的话:“装什么呀,刚还不是你先亲的我。”

我回头看他,“别拽了,我喝醉了,你也是。就这样不是挺好吗?真留了电话,以后呢,你想想以后。”

我看见他的表情慢慢退潮,意识到了命运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样复杂。





男:



她回来没坐下,看我。

我:“走吧,结好账了。”

这是我们的默契,临走前我先上厕所,她再上,回来的时候账已经结好,发票也开了。

好像是从zui开始约会就这样了。

她穿好了衣服,我们在门口穿鞋。

我看见隔壁的人也出来穿鞋,就是刚才那个红头发的男的,又冲我点头笑了一下。

我凑到她耳边:“就是他呀?摸女孩儿大腿?”

她系鞋带,没抬头:“没有,我刚瞎说呢。”

我:“嗯,现在回去路上应该还有卖花的。”

她:“嗯。”





女:



买把芍药好了。

没有就算了。



四年了。

她从来不依赖我,不会拿什么事儿求我。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

有时候也不喜欢。

现在她没看我,也没玩手机,在盯着两块木板墙之间的缝隙看。

她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这样抽离出去。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



女:

我知道我不说他也会点抹茶冰淇淋,我就是得说,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毛病。

diyi次见面,我们隔过人群对视。

等人群散了,他跟我说:“我觉得你浮在上面。”

就让这么句话,拴了四年。

这家日料我们来过,都是隔间,用木板墙隔开。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现在我就盯着一个缝隙看,能看到隔壁的人,离得非常近,一份三个海胆寿司吃了俩,刺身拼盘也吃差不多了。我斜对面只能看见手,是个女的,与我抵墙挨着的是个男的,偶尔能看到侧脸,染了发,鬓角是红色的。

可能也是男女朋友,坐得跟我俩相反。

我把头扭回来。

我:“我的抹茶冰淇淋……”

他:“饭前上,我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男:

她特别爱吃日料,我也是。我们都爱吃海胆,刚认识那会儿怎么吃都嫌不够,听说有家自助,海胆任吃,刚坐下还收敛呢,点了二十份,上来八份,又点二十份,上来十份。zui后就一百份一百份地点,老板看出了我们的决心就没再耍无用的花招。那次吃完我们一个月没吃海胆。

从那之后也再没吃过自助。从食欲开始,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总笑她活得讲究,没赚多少钱就喜欢吃贵的。现在我们赚得多了一点,觉得她是对的,真等到赚得足够多,估计吃什么都不香了。

还有一个转变就是我开始爱喝清酒,醉得慢。

我:“你要酒吗?”

她有时喝酒,有时不喝,没什么规律。

她:“嗯。”

她又去看墙上的缝。

比玩手机强一点吧,至少我们还在研究同一个空间里的东西。



女:

他爱喝酒,刚认识的时候,我跟他喝醉过几次,他以为我也爱喝,其实只是为了陪他。现在喝得少了。

或许我以前真的爱喝酒?

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看见了隔壁男人的喉结,咽酒的时候一动一动。

他:“你要酒吗?”

我:“嗯。”

喉结挺好看的,喉结动让喝酒更有仪式感。女人咽酒的仪式感是咽下去之后保持安静。

我拿起来喝了一口,冰淇淋上来了,我又不太想吃了。

很多东西都是习惯,冰淇淋饭前先上,来这家日料,吃海胆,和他在一起。

人生快乐小指南:不要去推敲习惯。

我吃了一口冰淇淋再看过去,木板隔音不错,听不清隔壁人说什么,只看到他一点一点前倾,从鼻尖开始侧脸次第展开,眼睛往我这边扫了一下,带着笑意。



男:

我们以前在这家店玩儿过一个没话找话的游戏。

她帮我倒酒的时候我学台湾人说话问了一句:“小姐做这行多久啦?”

她很自然地接过去,就玩儿了起来。

我是李先生,她是包小姐,我来自台南,到大陆做生意。她来自四川某个乡下,到这里陪酒。

在这个无聊的故事中,我们的角色渐渐丰满起来。我喜欢她是因为她长得像我的初恋,她出来陪酒是因为弟弟要上大学。我的初恋溺水而死,包小姐从不出台,今天行不行,要看你我的缘分……

那天晚上我们各回各家,包小姐真的没有出台。

那天挺开心的。



女:

隔壁人手放在桌子上敲,跟着店里的音乐。就是四个指头轮流抬起又放下的敲法,他的手很好看,也可能是观察角度的问题。

这个缝不足以看清他的全脸,每个部位分开看还不错。

偶尔听到一两句,隔壁人似乎在逗对面的女孩笑。

以前他也挺爱逗我的,我们玩过一个李先生和包小姐的游戏。现在想想真是无聊。

男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挺有意思的。

隔壁人的表也不错,品位好,可能是对面那个女孩帮忙打理的。

他的眼睛又朝我这边扫了一下,我觉得他可能是发现我了。

一个人,发现墙上一只眼睛盯着他,应该挺害怕的吧,他会不会偷偷问服务员隔壁是什么人。

真想串通服务员告诉他隔壁没人。

想到这里,我笑了一下。

他:“笑什么呢。”

我:“没什么,隔壁几个男的喝多了,摸女孩大腿呢,你要不要看。”

他:“哦,不看,我又摸不着,你好好吃饭。”

我:“嗯。”

他这个人就这样,对正常人会好奇的东西从来不好奇,我挺喜欢他这样。

所以编了这样的画面。

按说他是个好色的人,我从来不看他手机也知道里面肯定不干不净,懒得看。

我知道他常常会把坐在身边的女孩带到酒店去,但从来不会在饭桌上摸人家的腿。

我挺喜欢他这样。



男:

不分手,可能也是不知道分开了又能怎么样。过不回以前那样了,出去吃饭,带身边的女孩回家?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好吃吗。”

她:“好吃。”

问的就是废话。

我:“你那个睡别人女朋友被抓的同事后来怎么样了。”

她:“没事人一样,人家闹到公司来打他,同事们帮着拦,又叫警察又调解的,反正现在正常上班,看见谁还是一样点头致意。”

我:“哦,啥人啥命。”

又没话说了。

基于足够了解,话题越来越少。



女:

聊了两句没话了,我又回去看。吓了一跳,我看见一只眼睛在缝隙那边。

赶紧退开,心里又觉得好笑,刚还想吓人家。我看到缝隙里在发光,凑近一点,我看见隔壁人把手机屏幕贴在那面,一点一点挪动以便我看到上面那行字:

“你在看什么?”

我也说不清我在看什么。

我只是处于一段四年的关系里,担忧是否真的会就这样下去,就永远在一起,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直到天长地久。

我只是没话聊,又习惯了不聊。

我们能说就像还不熟的人会说的话,好吃吗,饿吗,喝酒吗,你被捉奸的同事还好吗。

我们那么熟悉,语言的主要功能已经不是表达,是发出声响,频率,以证明一段关系依然存在。证明我们还能共振。

他:“我上个厕所去。”

我:“嗯。”

我拿起手机,打了一行字,按照对面刚刚的速度贴着木板墙一点一点挪动:“看你的喉结。”





男:

不都这样吗?

我们的父母、朋友,幸福的婚姻谁都可以举出一两例——在某个时刻内。

在某个时刻我们就是想结婚,想生个孩子,想买房,想怎么在公司里上去一点,多赚一点,未来好过一点。

在某个时刻,我在海边跪下来,对她说:“你知道吗,虽然听起来难以置信,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片大海。世界并不能让大海分开,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在某个时刻,在很多时刻,我们也会说永远在一起,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直到天长地久。

是真的这么想——在某个时刻。

在某个时刻,我可以为她去死,我相信她也一样。

生活中并没有需要谁为了谁死的时刻。

生活就是生活,生活不是时刻,生活是永恒。



女:

“见笑了,今天忘了护理。”

隔壁人打回一行字,果然喜欢逗女孩开心。

我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算不算是开心。

我也不确定这样对话的结局是什么。

我正在想怎么回,那面轻轻叩了叩墙,我看过去。

“想看看你,厕所见。”



男:

店不大,厕所也小,我看见一个男的喝醉了,头顶在墙上,裤链没拉,他的朋友在后面拍他的背,喝得并不比他少。

我听见抵在墙上发出的声音,“你说我对她,是不是一往情深。”

我尿完尿出门,撞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进来,看着也喝了不少,冲我点头。

我也冲他点头。

我想,厕所里这些人,显然都正是处在某个时刻。



女:

他回来了,看起来挺高兴。他就这样,喝了酒,出去走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脑子里冒出很多想法,说不出来,就自己笑。

笑得得意又无奈,好像把什么东西看穿了的样子。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我不喜欢看他这副样子,我情绪起伏。

我:“我去个厕所。”



男:

抹茶冰淇淋已经化了,她又没吃,老是不吃。我端起来喝了两口,很解酒。

很想找到刚才那个吐的大哥告诉他,喝一杯化了的抹茶冰淇淋吧,不要再一往情深。



女:

店小,厕所也小,男女卫生间出来是一个共用的洗手池,隔壁人在那里站着,我认出他的红色鬓角,他还在判断我是不是木板墙那边的人。

我没说话,走过去,亲了他的嘴,酒气很大,估计我也一样。

他应该不需要再判断了,一晚上不会有那么多意外之喜,他抱住我,力道和姿势都像是要演给谁看。

嘴和嘴分开,我慢慢滑下来亲了他的喉结。我抬头看向他的脸,没来得及评价美丑先看见了他的表情,得意又听从安排的样子,心里显然有把握,今晚命运的安排会不错。

我:“我去上厕所。”

他:“留个电话呀。”

我确实有点喝多了,走路不是很稳。

我:“别拽我,我要去上厕所。”

他又拽了一把,动态代表他心里的话:“装什么呀,刚还不是你先亲的我。”

我回头看他,“别拽了,我喝醉了,你也是。就这样不是挺好吗?真留了电话,以后呢,你想想以后。”

我看见他的表情慢慢退潮,意识到了命运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样复杂。



男:

她回来没坐下,看我。

我:“走吧,结好账了。”

这是我们的默契,临走前我先上厕所,她再上,回来的时候账已经结好,发票也开了。

好像是从zui开始约会就这样了。

她穿好了衣服,我们在门口穿鞋。

我看见隔壁的人也出来穿鞋,就是刚才那个红头发的男的,又冲我点头笑了一下。

我凑到她耳边:“就是他呀?摸女孩儿大腿?”

她系鞋带,没抬头:“没有,我刚瞎说呢。”

我:“嗯,现在回去路上应该还有卖花的。”

她:“嗯。”



女:

买把芍药好了。

没有就算了。

冷场 作者简介

「ONE 一个」签约作家

编剧

谐星

诗人

好戒酒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