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作者:墨舞碧歌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时间:2017-03-01
开本: 其他 页数: 584
中 图 价:¥36.3(5.2折) 定价:¥69.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本类五星书更多>
淘书团 今日值得买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版权信息

  • ISBN:9787559426277
  • 条形码:9787559426277 ; 978-7-5594-2627-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本书特色

  ★ 古言大神墨舞碧歌经典之作,七周年典藏版重磅上市!   ★ 一场毁天灭地的三界之战,一段湮于岁月的惊世爱恋。   ★ 当相思蚀骨,当江山倾覆,此生终了,这爱、这恨,在劫难逃。   ★ 吾遇一人,吾欲一人,来去红尘,唯卿一人;吾郁之人,吾愈之人,朝朝暮暮,唯君一人。   ★ 四海臣服,开疆拓宇;红颜埋骨,轮回予度。何度?众生将度。   ★ 随书附赠“千年长歌”精美四页书和精美书签。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千年前,他是风华绝代的西海之主,一念起,九天震动,四海潮生;她是万人宠爱的天帝幺女,爱一人,至死不渝,不计前程。千年后,他是冷漠铁血的少年帝王,弹指间,家国天下,伏尸百万;她是青史留名的祸国宠妃,红尘里,但求一人,白头相约。他心有所属,她坦然放手;她断情绝爱,他生死相许。她进,他退;她逃,他追。千年纠缠、千年等待;千年错过、千年相思。是否逃得过这生生相负的宿命轮回?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目录

  第三十三章 终不悔 拱手山河讨你欢

  第三十四章 除奸佞 天子布局戏还真

  第三十五章 连环计 螳螂捕蝉黄雀后

  第三十六章 诉衷情 盟约缔结百年心

  第三十七章 美人谋 步步惊心处处计

  第三十八章 狩猎行 斗艺逐技波澜起

  第三十九章 不舍弃 纵使风雪又一程

  第四十章 旧情逝 此情已自成追忆

  第四十一章 被栽赃 璇玑再陷生死险

  第四十二章 天子煞 刀剑喑哑百人斩

  第四十三章 暴君名 不辞冰雪为谁热

  第四十四章 禁忌爱 一片幽情冷处浓

  第四十五章 救姻缘 天子赐婚试真心

  第四十六章 看溯镜 一笑望穿一千年

  第四十七章 赴国难 满门抄斩战神殇

  第四十八章 大宫变 兵临城下风云殿

  第四十九章 天子算 胜者为王伏祸勘

  第五十章 姐妹情 往事成烟无故人

  第五十一章 殇烟霞 零落成尘自无瑕

  第五十二章 宠六宫 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五十三章 忆君子 水烟云岫三千里

  第五十四章 虞美人 春情只道梨花薄

  第五十五章 返西凉 拼尽一生方始休

  第五十六章 生辰酒 纵使相逢应不识

  第五十七章 江城子 几年踪迹几年心

  第五十八章 龙帷迫 一寸相思一寸灰

  第五十九章 赴烟霞 宿敌环伺陷凶险

  第六十章 身相抵 宁教生死付相思

  第六十一章 执子手 死生契阔与子说

  番外一 岁月静好 与君同枕西凉月

  番外二  不诉离殇 陪君醉笑三千场

  番外三 琳琅 如果不曾爱过你

  小剧场 龙后


展开全部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节选

  经典语录:   1、一面镜,一笑千年弹指。如果镜中看的是别人的戏,也许会泪流满面, 但不会伤,也许会伤,但不至于久远,笑过哭过便能继续明天的繁华,那该有多好。   2、如果世间万物,冥冥中真有一个主宰,他只怕,一个得意,又惊动了执掌命运的神,让二人再生波折。   3、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恒久,他争夺权力,要站在*高处,却又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并不能千秋万代,总有衰荣.   4、在这世上,他就不能真正拥有一样东西吗? 不管岁月跌宕,繁华老去,却永远是他的,只要他一个转身,一个侧目, 就能看见。他真的以为已经得到了,后来却发现原来是假的。   5、也许是梦一场,在那梦中有过笑靥如花,有过玉颜调皮,有过年岁似锦。   试读:   朱七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这里绝不是西凉。   睁眼之后,她便见四周苍茫,云烟缭绕,茫茫不见尽头。   她站起身来,却看到云烟深处,一个矮小的身影若隐若现。她心里悲恸,想起刚刚消逝的人,咬了咬牙,向那身影跑过去。   “请问—”她话未说完,那道影子已飞快转过身来,是个小女孩?那孩子只有五六岁光景,面容娇憨可爱,一双眼睛极是慧黠灵动。   她正疑惑,那小女孩眨巴着眼睛道:“姐姐,你要陪我玩儿吗?”   她摇摇头:“姐姐不能陪你玩儿,姐姐还要去一个地方。”   小女孩嘴巴一撇:“这死死伤伤的,你怎么这么执著,不去也罢!”   朱七一惊,刚才怎会以平常心来看这小孩,这孩子既然出现在这个山水不知的地方,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她凝目盯着朝她嬉笑的小女孩,突然,心里一动,失声道:“我见过你!”   小女孩拊掌大笑,蹦蹦跳跳:“阿七认出来喽!”   “咱们在西宁街见过面,你就是那天带我进去的小女孩。”朱七盯着眼   前的小身板,一字一顿道,“你到底是谁?”   小女孩轻笑一声,看了她一眼:“阿七,你猜猜我是谁?若猜中了,我就送你出去。若猜不中,你就永远留在这里陪我吧。”   永远?朱七心中一凛,随即苦笑,她只在西宁街十八号见过这女孩一面,怎能猜中她是何方神佛。   神佛?她猛地咬住舌尖,心头急跳如鼓,上前一步,微微躬下身:“朱七见过尊者。”   小女孩长叹一声:“公主聪慧,只是何苦仍执迷不悟?”   朱七看对方慈眉善目,脚下金光弥生,映着云霞,知道自己猜中了,眼前这小女孩正是助龙昊让众神再生的佛陀,佛本无相,佛化众相。   她笑了笑,道:“敢问尊者是否无欲无求?”   佛陀秀眉一蹙,又双眸含笑看向她。   她轻声道:“执,是因求而不得,佛尚且有所求,七是一介凡人,怎会无所求?尊者求的是灵台空明,佛家大乘之法,七求的是与子成说,朝朝暮暮。”   “公主大慧,常言佛门空弗,实则佛求佛道,佛亦有求。千年前,我插手众神转生之事,惦念凡尘,灵台也早有染,若以佛道去留你确实不妥!”   朱七想起白战枫、雪流景与玉环,心中疼痛,眼眸一湿,缓缓跪下:“尊者有情。”   “公主,”佛陀敛眉一笑,“我知你心中所想,但六道轮回,因果得舍乃天道,那是战枫、流景与玉环的选择。”   “不,尊者,我求求你,将他们还给我,我求求你!”她满脸濡湿,只是连连叩首。   佛陀伸手将她扶起,沉吟片刻,叹道:“也罢,雪狼王本集天地之灵而生, 是不可多得的灵神,若非再生裂成三魂,恶魂林晟恨念过大,分去绝大部分灵力,而白战枫与流景又将灵力耗尽助你,绝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白战枫一生杀人也救人,功远胜于杀戮之过。我佛慈悲,佛祖念其英灵, 本意留他一魄,可惜,他死前用*后一魄的灵力将被林晟施业火烧去肉身并打散魂魄的玉环之魂重新凝聚,宁可自己消失在这天地。雪狼王既执意如此, 我姑且助你将玉环还阳,与你同走西凉一遭。   “公主,我这里亦与你定下一约。四季有常,若一年之期,你还不能让龙昊猜出你实是璇玑,那么,你将灰飞烟灭;若在他猜出你身份之前,你将实情告诉于他,则一月内你身死溃败,不复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大哥和流景都死了?不能再生?不,一定有办法让阿雪再生的!   —我不能告诉龙非离我就是小七?他怎能猜出是我?   —尊者……所以你才要我永远留在这里?   —战神、雪狼王以外,千年前两方交战而死的神祇数不胜数,龙昊与你一旦回归神格,诸神也会随龙昊这位主神的苏醒而复苏。你是龙昊的妻子, 千年前一些因龙昊而死的神祇必拿你来施行阴谋,挑拨离间。你在宫廷历练, 早有所经历。公主,若换了身体便不能确认彼此,无法笃信坚守,你与龙昊以后的苦厄如何能共渡?你二人又怎么可能相守到*后?若你二人*终不能圆满,龙昊必为你疯狂,届时天地定是一场浩劫!   —这也是佛祖与我的决定,若你二人今生无法度过众劫结缘,便将你彻底毁灭,免去这天地的一场劫难。   “尊者!不!”   朱七大汗淋漓,猛地坐起身来,一道声音随即传来:“夫人,夫人,你救回来的姑娘醒了!”   朱七抚着眩晕的脑袋,喃喃道:“大哥,小狼,玉环……”   有人从自己身边疾奔出去,她听到声响,缓缓睁开眼来,古檀桌椅、挂画、香炉……这一切的古色古香,这似曾相识的情景,她捂住嘴……三年前, 她便是在这样的地方愣愣醒来。   这里又是哪里?这只是客房,装饰却已极为考究,这必定是大户之家。   她正要起来,又有人跑了进来,一把将她抱住。   “阿七,你醒啦,怎么我才转了个身你就醒了?”   这称呼……朱七一惊之下,大喜,反手抱着来人:“玉环。”   “是我,是我!”   玉环没有死!   朱七将来人稍稍推开,想确认一下,随即大惊:“追追!”   她又急又怒,冷冷地盯着前方的女子。   “阿七,不是追追!是玉环!我知道这副模样你一时接受不了,也对着镜子看了几个小时才反应过来。谁叫我那身体让那死王八羔子给烧了。”   披散着一头长发的女人又叫又跳,*后一摊手:“累死我了,你自己意会一下。”   朱七一拍脑袋,叹了口气,那佛陀还真是有才,不将资源浪费掉。   “玉环,我暂时还不能接受,你让我缓一缓。”   “死朱七,我把命都给你了,你还嫌弃我的模样,将辛追追正法之前我先杀死你!杀死你!”   玉环跳上床,坐到她身上,又蹭又压。   朱七轻轻一笑,反手抱住眼前的疯女人,不管怎样,玉环还在,她一定要想办法让阿雪也回来!   “夫人……”   旁边有丫鬟惊诧的声音传来,两人扭头一看,只见早惊呆了下面一群人。   丫鬟,婆子,正中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眉目如画,肌肤似雪。   衣装打扮雍容华美,想必便是此间主人。   看她打量自己,那女子也含笑看着她,朱七却随即“呀”的一声轻呼出来。   是她!怎会如此巧合!   “诗敏。”她颤声一唤之下,却震惊了房中众人,包括还压在她腿上的玉环。   那女子一听,微微蹙眉,奇道:“姑娘识得妾身?”   朱七大喜过望,怎会不认识眼前这女子,刘诗敏,那年她在烟火之地换下的待选花魁!   看她发绾宫髻,分明是已嫁作人妇。   “诗敏,你嫁给你表哥了是吗?”   刘诗敏一愣,随即颔首,脸上一红,那颦蹙的眉心却同时又深了几分。旁边的婆子皱眉斥道:“你这丫头说话恁地无礼,你可知道我家夫人是何人?”   “苏嬷嬷,不得无礼!”刘诗敏摆摆手,又笑道,“敢问姑娘是……”   不理旁边玉环的小声嘀咕,朱七一笑:“诗敏姑娘,不对,是夫人了, 想必夫人表哥已是朝廷贵胄。”   “夫婿忝居尚书一职。”   朱七拊掌笑道:“有出息!夫人还记得当年烟雨楼里的年旋吗?”   刘诗敏一惊,随即快步上前,微微颤抖了声音,喜道:“姑娘认识妾身的恩人年姑娘?”   张府花园,斜阳横斜。   “阿七,别笑了,看你笑得牙都歪了。”玉环斥骂道,随之自己也扑哧一声笑了。   朱七把头靠到玉环肩膀上,低声道:“玉环,我开心,我很快就可以再见到他了!”   “是是是,倒没想到你与那张夫人还有这样一段渊源,过些天就是你那位的寿辰,宴请群臣,咱们扮成尚书夫人的小婢女就能进去。”   玉环两眼放光:“我还没进过皇宫呢,阿七,到时你给我当导游。”   她快活地晃荡着双脚,良久,才惊觉肩上湿意传来。   她心里惶恐,轻轻拍着朱七的背:“阿七。”   “玉环,都说天上一天,人间一载。三年。我回去感觉也不过几天,后来去了趟天池,见了佛陀,这里却已过了三年多。年璇玑离开龙非离三年了。”   玉环鼻头一酸,赶紧吸吸鼻子,看着好友的容颜,不禁也微微痴了。   容颜如花。   她的三天,这里已经三年。   她与他相恋三年,也分开三年。   三年时间,足够沧海化桑田。   西凉的版图扩大,年轻的皇帝出兵攻下了相邻的一个国家—乌孙。   起初,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后来宫中有消息流传出来,说是年后喜欢浩瀚黄沙,皇帝便替她征服了那个沙漠之国,成为西凉的领土,让她随时能去那里看无垠的沙漠。   说起年后,西凉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位皇后大起大落的一生。   她几度被贬打下牢狱,*后甚至因叛国而被皇帝赐了腰斩之刑。   她死在刑场。   皇帝为她平了反。后来,皇帝率军队去了西海,寻仙求药……   谁也不知道皇帝求到药没有,但年后确实没有死。   说是一生,却是因为这位皇后从彼时开始,就没有再醒来过,她一直昏迷着。   正如没有人不知道她的一生,也没有人想到会有后来的册后大典,原来的郁后被废,冷傲的皇帝亲自将年氏抱入清平殿,亲手为她戴上凤冠。   没有人说得清皇帝对年后到底是什么感情。   而郁后被废,据说是与多年前针扎小人一案有关,经查清郁后才是幕后主使,念其祖父郁相为朝廷一生鞠躬尽瘁,姑赦其刑罚,送回郁家。   彼时,郁相已从高位退下,由六部尚书之一的夏侯初接下。昔日一殿四宫, 花开荣枯,除去琉璃宫慧妃仍留在其位,其他通通易主。   同时,还有那被*后赐封的一宫,雪松宫漪妃娘娘。与年后一样,这位娘娘也是半生传奇。   她原是前太后的内侄女,宫中握有权力的大宫女,相传是皇帝青梅竹马倾心爱慕之人,年后被斩前后被封妃位,并于庆嘉十八年秋诞下一子。   这名小皇子非同小可,是庆嘉皇帝存活下来的**个子嗣。   两位皇后曾先后为皇帝怀过子嗣,却并无福荫产下,都在其母腹中便夭逝。其中,年后曾为庆嘉帝孕过两名子嗣,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皇帝将年后的**名子嗣追封为皇太子,却并没有册立漪妃之子名位。   虽说庆嘉帝青春正盛,但他膝下空虚,其后子嗣难说,他却不立储君。若说他不喜欢这名小皇子,漪妃产下此子以后,身子极差,多缠绵病榻,宫里有传皇帝因怜惜漪妃,对皇子圣恩甚隆。   天下人都好奇宫闱秘事,然宫里的事自古便透着诡谲,不足为外人道。这是关于皇帝的,而有关他的兄弟姐妹之事,也极为古怪。   陵瑞王爷娶妃三载,膝下却并无所出,据说是陵瑞王妃的身子出了些问题,都道这位王妃医术了得却无法自治,让人感叹惋惜又津津乐道。   陵瑞王妃崔霓裳,昔日宫中太医院副院正,西凉立国以来的**位女院正。   王爷夫妇二人并无子嗣,对小皇子极为疼爱。   玉致公主于多年前消失于内廷,在一年前回来,却已成家,育有一子一女, 而她的夫婿竟是前内务府副总管夏桑,这位总管如今已贵为大理寺卿,接替了皇帝恩师林司正的位置。   这事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皇帝下圣旨昭告天下百姓,从王登基伊始,外患正兴内乱未息,为方便出入宫闱,替王办事,着夏桑更换了身份。   说起内务府,三年前,总管徐熹被皇帝以颐养天年遣送出宫后,副总管陆凯便坐上了总管之职。有说是徐熹这位大太监忠言逆耳,惹怒了皇帝,而那陆凯,徐熹昔日的徒弟,却诸事与师父相对,讨得皇帝欢心,才坐上了总管之职。   想起从刘诗敏那里打听到的,朱七抹去眼角的泪水,轻声笑了。   嗯,还有乐晶莹,这位女将军与她的夫婿也很好,她当年伤重,孩子却保了下来,是个女孩。这女孩自出娘胎身子便极孱弱,父母是大将军,她的身体却注定一生无法舞枪弄剑,但她聪慧过人,三四岁已出口成章,将来必定是位很了不起的小姐。   她与他的故事中,他们所有人都参与过,如今,每一个似乎都尘埃落定, 团团圆圆。   没有一个人完美,却都在不完美中取得完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或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除了她。

酷威文化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终章/墨舞碧歌“千年长歌”四页书&精美书签 作者简介

  墨舞碧歌:古言小说大神级作者,新穿越小说八大代表作家之一。两届华语言情大赛赛季冠军得主,Zui佳图书出版奖获得者。   尤擅磅礴构架,情节曲折旖旎,意蕴深远。   代表作:   《路从今夜白》   《路从今夜白2》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