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茶馆

茶馆

作者:老舍著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04-01
开本: 其他 页数: 216
中 图 价:¥22.4(6.4折) 定价:¥35.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本类五星书更多>

茶馆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9663401
  • 条形码:9787539663401 ; 978-7-5396-6340-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所属分类:

茶馆 本书特色

曹禺、王蒙、冰心、朱光潜等文学、美学巨匠倾情推荐 中国话剧的扛鼎之作,被翻译成各国语言,至今仍是现代剧院的常备剧目 参考多本权wei版本精心编校,修改多处讹误,符合当代人阅读习惯 内文采用高品质用纸,排版大方,字号适于阅读,回归阅读品质

茶馆 内容简介

戏剧大师曹禺评价说,《茶馆》是中国戏剧目前少见的范例。剧中出场的人物将近50人,遍及社会的三教九流,展示了戊戌变法、民国初期和新中国成立前夕三个时代的社会变迁及人们的生活变化。《茶馆》的台词生动传神、朴素凝练、意蕴深长,风格幽默而严峻,是中国现代戏剧的扛鼎之作。    《龙须沟》讲述了主人公在旧社会由艺人变成了“疯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疯子变为艺人的故事。作品描写了四户人家在社会变革中的不同遭遇,写出百姓的生与死、安乐与贫苦,与当权者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月牙儿》写出一位贫困女子的社会上的挣扎,睹尽了人心险恶与社会残酷。全书以月牙为线索,美丽细腻,把穷苦人的心态栩栩如生地刻画出来,表明一个腐化的社会,让原本可以有用的人,却过上痛苦的人生。

茶馆 目录

茶?馆??1

龙须沟??87

月牙儿??173


展开全部

茶馆 节选

**幕 人 物 王利发 刘麻子 庞太监 唐铁嘴 康 六 小牛儿 松二爷 黄胖子 宋恩子 常四爷 秦仲义 吴祥子 李 三 老 人 康顺子 二德子 乡 妇 茶客甲、 乙、丙、丁 马五爷 小 妞 茶房一二人 时 间 一八九八年(戊戌)初秋,康梁等的维新运动失败了。早半天。 地 点 北京,裕泰大茶馆。 〔幕启:这种大茶馆现在已经不见了。在几十年前,每城都起码有一处。这里卖茶,也卖简单的点心与菜饭。玩鸟的人们,每天在遛够了画眉、黄鸟等之后,要到这里歇歇腿,喝喝茶,并使鸟儿表演歌唱。商议事情的,说媒拉纤的,也到这里来。那年月,时常有打群架的,但是总会有朋友出头给双方调解;三五十口子打手,经调人东说西说,便都喝碗茶,吃碗烂肉面(大茶馆特殊的食品,价钱便宜,作起来快当),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总之,这是当日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事无事都可以来坐半天。 〔在这里,可以听到*荒唐的新闻,如某处的大蜘蛛怎么成了精,受到雷击。奇怪的意见也在这里可以听到,像把海边上都修上大墙,就足以挡住洋兵上岸。这里还可以听到某京戏演员新近创造了什么腔儿,和煎熬鸦片烟的*好的方法。这里也可以看到某人新得到的奇珍——一个出土的玉扇坠儿,或三彩的鼻烟壶。这真是个重要的地方,简直可以算作文化交流的所在。 〔我们现在就要看见这样的一座茶馆。 〔一进门是柜台与炉灶——为省点事,我们的舞台上可以不要炉灶;有些锅勺的响声也就够了。屋子非常高大,摆着长桌与方桌,长凳与小凳,都是茶座儿。隔窗可见后院,高搭着凉棚,棚下也有茶座儿。屋里和凉棚下都有挂鸟笼的地方。各处都贴着“莫谈国事”的纸条。 〔有两位茶客,不知姓名,正眯着眼,摇着头,拍板低唱。有两三位茶客,也不知姓名,正入神地欣赏瓦罐里的蟋蟀。两位穿灰色大衫的,宋恩子与吴祥子,正低声地谈话,看样子他们是北衙门的办案的(侦缉)。 〔今天又有一起打群架的,据说是为了争一只家鸽,惹起非用武力解决不可的纠纷。假若真打起来,非出人命不可,因为被约的打手中包括着善扑营的哥儿们和库兵,身手都十分厉害。好在,不能真打起来,因为在双方还没把打手约齐,已有人出面调停了——现在双方在这里会面。三三两两的打手,都横眉立目,短打扮,随时进来,往后院去。 〔马五爷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独自坐着喝茶。 〔王利发高高地坐在柜台里。 〔唐铁嘴趿拉着鞋,身穿一件极长极脏的大布衫,耳上夹着几张小纸片,进来。 王利发 唐先生,你外边蹓蹓吧! 唐铁嘴 (惨笑)王掌柜,捧捧唐铁嘴吧!送给我碗茶喝,我就先给您相相面吧!手相奉送,不取分文!(不容分说,拉过王利发的手来)今年是光绪二十四年,戊戌。您贵庚是…… 王利发 (夺回手去)算了吧,我送给你一碗茶喝,你就甭卖那套生意口啦!用不着相面,咱们既在江湖内,都是苦命人!(由柜台内走出,让唐铁嘴坐下)坐下!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戒了大烟,就永远交不了好运!这是我的相法,比你的更灵验! 〔松二爷和常四爷都提着鸟笼进来,王利发向他们打招呼。他们先把鸟笼子挂好,找地方坐下。松二爷文绉绉的,提着小黄鸟笼;常四爷雄赳赳的,提着大而高的画眉笼。茶房李三赶紧过来,沏上盖碗茶。他们自带茶叶。茶沏好,松二爷、常四爷向邻近的茶座让了让。 松二爷 常四爷 您喝这个!(然后,往后院看了看) 松二爷 好像又有事儿? 常四爷 反正打不起来!要真打的话,早到城外头去啦;到茶馆来干吗? 〔二德子,一位打手,恰好进来,听见了常四爷的话。 二德子 (凑过去)你这是对谁甩闲话呢? 常四爷 (不肯示弱)你问我哪?花钱喝茶,难道还教谁管着吗? 松二爷 (打量了二德子一番)我说这位爷,您是营里当差的吧?来,坐下喝一碗,我们也都是外场人。 二德子 你管我当差不当差呢! 常四爷 要抖威风,跟洋人干去,洋人厉害!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尊家吃着官饷,可没见您去冲锋打仗! 二德子 甭说打洋人不打,我先管教管教你!(要动手)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