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局外人·鼠疫
局外人·鼠疫

局外人·鼠疫

豆瓣8.7分,世界文学名著系列丛书,著名翻译家李玉民先生翻译。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1-01
所属丛书: 世界文学名著
开本: 32开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6.2(4.9折) 定价:¥33.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免运费政策
北京满49元免运费
全国满69元免运费(港澳台除外)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新品折上折 团购首页

局外人·鼠疫 版权信息

  • ISBN:9787538755886
  • 条形码:9787538755886 ; 978-7-5387-5588-6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局外人·鼠疫 本书特色

◎荒诞主义哲学大师加缪的成名作《局外人》及代表作《鼠疫》完整收录。

拯救心灵的*读本:世界虽然一片荒谬,但我们还是要奋起抗争。

>>本书收录了加缪的《局外人》与《鼠疫》两部作品。

>>《局外人》让加缪一举成名,而《鼠疫》则让加缪获得195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这两部作品也是加缪*经典的作品,阐释了他关于“荒谬”的哲学思考。

>>从《局外人》到《鼠疫》,书中的主人公始终以抗争的姿态与荒谬的世界做斗争,堪称在这个时代里“拯救心灵的*读本”。



◎著名翻译家李玉民全新译本,法语直译,给你原汁原味的阅读体验。

此版本由法语直译而来,无任何删减,且语言精湛,将加缪作品中所揭示的荒谬体现得淋漓尽致,还原了完整的作品原貌。



◎本书一大靓点:在有阅读障碍之处添加拓展性注释,阅读不“卡顿”!

比如:

P75,原文小说人物说“*难熬的就是天将亮未亮的时候”

所加的注释为:法国司法惯例,凌晨六时,警察到家拘捕嫌疑犯,这也是突审犯人的时间。

又见P117处,原文提到世界历史上发生的多次鼠疫,编者均添加了注释:1720年,法国闹鼠疫,普罗旺斯地区死了十二万人。为阻止传染扩散,法国当局在市郊筑起“鼠疫墙”。

而在P201处,文中提到 “法国甲级联赛”“W战术”,不熟悉足球的读者难以理解,编者加注释为法国甲级联赛:即法甲,是法国*别的职业足球联赛,1932年开赛。

局外人·鼠疫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加缪的《局外人》与《鼠疫》两部作品。

《局外人》讲述了一个叫默尔索的小职员因过失杀人被指控,*终却因为他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流泪而被判处死刑的故事。在这部小说中,加缪以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局外人”的视角,用客观、冷静的语调,通过默尔索经历的一场假借法律之名的道德审判,深刻地揭示了这世界的荒谬性。

《鼠疫》讲述的是,在一座十几万居民的小城市里,鼠疫突然来袭,夺去成百上千人的性命,并改变了整座城市的行政管理、社会秩序、道德良心。当这座城市的居民由一开始的冷漠自保转变成一致抗击鼠疫时,鼠疫却突然消失了。在这部小说中,突然肆虐而又突然消失的鼠疫代表的也正是一种荒谬。

从《局外人》到《鼠疫》,同样是面对荒谬,但个体的反抗变成了群体的反抗;默尔索冷漠消极的反抗变成了鼠疫城中居民们积极的反抗。虽然反抗的*终结果都不甚理想,但却能从中窥见加缪的哲学思想并引人思考。

世界和人生都是荒谬且无意义的。然而我们不能就此放弃,始终要寻求真实,奋力反抗。本书收录了加缪的《局外人》与《鼠疫》两部作品。

《局外人》讲述了一个叫默尔索的小职员因过失杀人被指控,*终却因为他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流泪而被判处死刑的故事。在这部小说中,加缪以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局外人”的视角,用客观、冷静的语调,通过默尔索经历的一场假借法律之名的道德审判,深刻地揭示了这世界的荒谬性。

《鼠疫》讲述的是,在一座十几万居民的小城市里,鼠疫突然来袭,夺去成百上千人的性命,并改变了整座城市的行政管理、社会秩序、道德良心。当这座城市的居民由一开始的冷漠自保转变成一致抗击鼠疫时,鼠疫却突然消失了。在这部小说中,突然肆虐而又突然消失的鼠疫代表的也正是一种荒谬。

从《局外人》到《鼠疫》,同样是面对荒谬,但个体的反抗变成了群体的反抗;默尔索冷漠消极的反抗变成了鼠疫城中居民们积极的反抗。虽然反抗的*终结果都不甚理想,但却能从中窥见加缪的哲学思想并引人思考。

世界和人生都是荒谬且无意义的。然而我们不能就此放弃,始终要寻求真实,奋力反抗。

局外人·鼠疫 节选

局外人

diyi部



妈妈今天死了。也许是昨天,我还真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发来的电报:“母去世。明日葬礼。敬告。”这等于什么也没有说。也许就是昨天。

养老院坐落在马伦戈,距阿尔及尔有八十公里的路程。我乘坐两点钟的长途汽车,这个下午就能抵达,也就赶得上夜间守灵,明天傍晚可以返回了。我跟老板请了两天假,有这种缘由,他无法拒绝。看样子他不大高兴,我甚至对他说了一句:“这又不怪我。”他没有搭理。想来我不该对他这样讲话。不管怎样,我没有什么可道歉的,倒是他应该向我表示哀悼。不过,到了后天,他见我戴了孝,就一定会对我有所表示。眼下,权当妈妈没有死。下葬之后就不一样了,那才算定案归档,整个事情就会披上更为正式的色彩。

我上了两点钟的长途汽车。天气很热,我一如往常,在塞莱斯特饭馆吃了午饭。所有人都为我感到非常难过,而塞莱斯特还对我说:“人只有一个母亲。”我走时,他们都送我到门口。我有点儿丢三落四,因为我还得上楼,去埃马努埃尔家借黑领带和黑纱。几个月前他伯父去世了。

怕误了班车,我是跑着去的。这样匆忙,跑得太急,再加上旅途颠簸和汽油味,以及道路和天空反光:恐怕是这些缘故,我才昏昏沉沉,差不多睡了一路。我醒来时,发觉自己靠在一名军人身上,而他朝我笑了笑,问我是否来自远方。我“嗯”了一声,免得说话了。

从村子到养老院,还有两公里路,我徒步前往。我想立即见妈妈一面。可是门房对我说,先得见见院长。而院长碰巧正有事儿,我只好等了一会儿。在等待这工夫,门房一直说着话,随后我见到了院长:他在办公室接待了我。院长是个矮小的老者,身上佩戴着荣誉团勋章。他用那双明亮的眼睛打量着我,然后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放,弄得我不知该如何抽回来。他查了一份档案材料,对我说道:“默尔索太太三年前住进本院。您是她唯一的赡养者。”听他的话有责备我的意思,我就开始解释。不过,他打断了我的话:“您用不着解释什么,亲爱的孩子。我看了您母亲的档案,您负担不了她的生活费用。她需要一个看护。而您的薪水不高。总的说来,她在这里生活,更加称心如意些。”我附和道:“是的,院长先生。”他又补充说:“您也知道,她在这里有朋友,是同她年岁相仿的人。她跟他们能有些共同兴趣,喜欢谈谈从前的时代。您还年轻,跟您在一起,她会感到烦闷的。”

这话不假,妈妈在家那时候,从早到晚默不作声,目光不离我左右。她住进养老院的头些日子,还经常流泪,但那是不习惯。住了几个月之后,再把她接出养老院,她还会哭天抹泪,同样不习惯了。这一年来,我没有怎么去养老院探望,也多少是这个原因。当然也是因为,去探望就得占用我的星期天——还不算赶长途汽车,买车票,以及步行两个小时。

院长还对我说了些话,但是我几乎充耳不闻了。zui后他又对我说:“想必您要见见母亲吧。”我什么也没有讲就站起身来,他引领我出了门,在楼梯上,他又向我解释:“我们把她抬到我们这儿的小小停尸间了,以免吓着其他人。养老院里每当有人去世,其他人两三天都惶惶不安。这就给服务工作带来了很大不便。”我们穿过了一座院落,只见许多老人三五成群地在聊天。在我们经过时,他们就住了口,等我们走过去,他们又接着交谈。低沉的话语声,就好像鹦鹉在聒噪。到了一幢小房门前,院长就同我分了手:“失陪了,默尔索先生。有什么事儿到办公室去找我。原则上,葬礼定在明天上午十点钟,我们考虑到,这样您就能为亡母守灵了。zui后再说一句:您母亲似乎经常向伙伴们表示,希望按照宗教仪式安葬。我已经全安排好了,不过,还是想跟您说一声。”我向他表示感谢。妈妈这个人,虽说不是无神论者,可是生前从未顾及过宗教。

我走进去。南屋非常明亮,墙壁刷了白灰,顶上覆盖着玻璃天棚。厅里摆放着几把椅子和几个呈X形的支架。正中央的两个支架上放着一口棺木,只见在漆成褐色的盖子上,几根插进去尚未拧紧的螺丝钉亮晶晶的,十分显眼。一个阿拉伯女护士守在棺木旁边,她身穿大褂,头戴色彩艳丽的方巾。

这时,门房进来了,走到我身后,估计他是跑来的,说话还有点儿结巴:“棺木已经盖上了,但我得拧出螺丝,好让您看看她。”他走近棺木,却被我拦住了。他问我:“您不想见见?”我回答说:“不想。”他也就打住了,而我倒颇不自在了,觉得自己不该这么说。过了片刻,他瞧了瞧我,问道:“为什么呢?”但是并无责备之意,看来只是想问一问。我说道:“我也不清楚。”于是,他捻着白胡子,眼睛也不看我,郑重说道:“我理解。”他那双浅蓝色眼睛很漂亮,脸色微微红润。他搬给我一把椅子,自己也稍微靠后一点儿坐下。女护士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这时,门房对我说:“她患了硬性下疳。”我听不明白,便望了望女护士,看到她眼睛下方缠了一圈绷带,齐鼻子的部位是平的。看她的脸,只能看到白绷带。

等护士出去之后,门房说道:“失陪了。”不知我做了什么手势,他就留下来,站在我身后。身后有人会让我不自在。满室灿烂的夕照,两只大胡蜂嗡嗡作响,撞击着玻璃天棚。我感到睡意上来了。我没有回身,对门房说:“您在这儿做事很久了吧?”他接口答道:“五年了。”就好像他一直在等我问这句话。

接着,他又絮叨了半天。当初若是有人对他说,他zui后的归宿就是在马伦戈养老院当门房,他准会万分惊讶。现在他六十四岁了,他还是巴黎人呢。这时,我打断了他的话:“哦,您不是本地人?”随即我就想起来,他引我到院长办公室之前,就对我说起过我妈妈,他曾说起从前他在巴黎生活,难以忘怀。在巴黎,他守在死者身边,有时能守上三四天。这里却刻不容缓,想想怎么也不习惯,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就得去追灵车了。当时他妻子还说他:“闭嘴,这种事情不该对先生讲。”老头子红了脸,连声道歉。我赶紧给解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倒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也很有趣。

在小陈尸间里,他告诉我,他是由于贫困才进了养老院。他自觉身板硬朗,就主动请求当了门房。我向他指出,其实他也是养老院收容的人。他矢口否认。他说话的方式已经让我感到惊讶了:他提起住在养老院的人,总是称为“他们”“其他人”,偶尔也称“那些老人”,而其中一些人年龄并不比他大。自不待言,这不是一码事儿。他是门房,他有权管理他们。

这时,女护士进来了。天蓦地黑下来,在玻璃顶棚上面,夜色很快就浓了。门房打开灯,灯光突然明亮,晃得我睁不开眼睛。他请我去食堂吃晚饭,可是我不饿。于是他主动提出,可以给我端来一杯牛奶咖啡。我很喜欢喝牛奶咖啡,也就接受了。不大工夫,他就端来了托盘。我喝了咖啡,又想抽烟,但是不免犹豫,不知道在妈妈的遗体旁边是否合适。我想了想,觉得这不算什么。我递给门房一支香烟,我们便抽起烟来。

……

局外人·鼠疫 相关资料

加缪是活跃的,具有高度的创造力,即便在法国之外,也处于文学界注意的中心。他被一种真正的道德感激励着,全身心地致力于探讨人生*基本的问题,这种热切的愿望无疑地符合诺贝尔奖为之而设立的理想主义目标。

——1957年加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



《局外人》是一部经典,一部严谨的关于荒谬、反抗荒谬的作品。

——法国哲学家、文学家 萨特



《鼠疫》是一部无论篇幅、题材、文笔和主题都无可挑剔的小说。

——青年作家、《新周刊》杂志副主编蒋方舟



《鼠疫》是个伟大的预言, 很少有人读过它而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恐怕是加缪用了*简单的语言叙述了一些普通人面对一场灾难时一些*简单的行为吧。引人入胜、瑰丽奇异、慷慨激昂当然也会使我们感动,但是这种感动不大会持久。真正能使我们的心灵深处燃烧起来的,还是战胜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的平凡的、每日都在进行工作的人们。



  ——当代著名作家、学者 周国平

局外人·鼠疫 作者简介

作者

阿尔贝·加缪(1913—1960)

法国作家、戏剧家、哲学家,“荒诞哲学”的代表人物。

1913年,加缪出生于法属阿尔及利亚,在这里度过了艰苦的童年,这段经历对他的文学创作和哲学思考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高中毕业后,加缪开始尝试写作。

1942年,小说《局外人》出版,加缪一举成名,并进行持续性创作。

1957年,加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国际上名声大震。

1960年,加缪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年仅47岁。

加缪的作品中充满了人道主义的悲悯情怀,其高扬的人道主义精神使他被称为“年轻一代的良心”,代表作品有《局外人》《鼠疫》《西绪福斯神话》等。



译者

李玉民

中国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从事法国文学教学与翻译四十余年,译著上百种,译文超过2500万字。

2010年获傅雷翻译出版奖。

代表译著有《羊脂球》《局外人》《鼠疫》《巴黎圣母院》《基督山伯爵》《茶花女》等。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