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火烈鸟的家

讲述离异家庭里的小女孩儿和多年未见的父亲重新在一起开始新生活的故事,延续了作者一贯的风格,从平凡朴实的生活中,捕捉令人动容的细节。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0-10-01
开本: 32开 页数: 208
读者评分:4.8分13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8.2(4.3折) 定价:¥19.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淘书团 今日值得买

火烈鸟的家 版权信息

  • ISBN:9787020082759
  • 条形码:9787020082759 ; 978-7-02-008275-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火烈鸟的家 本书特色

他好像看见她有一双隐形,巨大的,白色的翅膀。他忍不住想去抚摸那翅膀。
六年前,小晶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迪斯尼乐园玩,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可就在这天之后,爸爸再也没有回过家。
六年后,妈妈得了不治之症。小晶再一次见到了爸爸,但爸爸两个字她似乎已经不会叫了。
大人也不是神,他们也有自己解决不了的烦恼,被时光掩盖、被自己强迫忘记的那种感情原来一直都还在。

火烈鸟的家 内容简介

六年前,小晶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迪斯尼乐园玩,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可就在这天之后,爸爸再也没有回过家。他们离婚了。
小晶有时会莫名其妙地责怪自己,觉得也许是因为那天她硬要他们请假带她去迪斯尼玩,才导致爸妈吵架的。她一直忘不了那天。
六年前,正人在迪斯尼乐园的餐厅和翔子告别,小晶因为玩得太累,所以睡着了。正人伸出手,想去摸摸小晶涂了嫩肤霜的脸蛋。可是他知道,如果摸了的话,就永远走不了了。正人一个人走了。
在整理行李时,他偷偷拿走了一双小晶的袜子。现在,小晶肯定已经穿不下那双粉红色的毛线袜了吧。
六年后,一直与妈妈相依为命的小晶,不得不面对命运另一个残酷的安排:妈妈得了不治之症。她再一次见到了爸爸,但爸爸两个字她似乎已经不会叫了。她叫他“片濑先生”……

火烈鸟的家 节选

《火烈鸟的家》内容简介:六年前,小晶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迪斯尼乐园玩,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可就在这天之后,爸爸再也没有回过家。他们离婚了。小晶有时会莫名其妙地责怪自己,觉得也许是因为那天她硬要他们请假带她去迪斯尼玩,才导致爸妈吵架的。她一直忘不了那天。六年前,正人在迪斯尼乐园的餐厅和翔子告别。小晶因为玩得太累,所以睡着了。正人伸出手,想去摸摸小晶涂了嫩肤霜的脸蛋,可是他知道,如果摸了的活,就永远走不了了。正人一个人走了。在整理行李时,他偷偷拿走了一双小晶的袜子。现在,小晶肯定已经穿不下那双粉红色的毛线袜了吧。六年后,一直与妈妈相依为命的小晶,不得不面对命运另一个残酷的安排:妈妈得了不治之症。她再一次见到了爸爸,但爸爸两个字她似乎已经不会叫了,她叫他“片濑先生”。

火烈鸟的家 相关资料

检票口旁边的等候席附近,聚集了几个年轻人,他们一边抽烟,一边嘿嘿地傻笑着。这三个人,一个看上去像强盗,一个烫着密密短短的卷发,还有一个剃了个光头。从年龄上看,他们应该不是高中生,就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哼,这种人,让我女儿看见,都怕脏了眼。——正人狠狠地瞪着他们,像看鸡奸一样。光是那眼光,已经足够让他们感到屈辱。本来事情可能也就这么算了。可是,那个瘦瘦的卷毛和胖胖的光头叼着烟卷,晃着肩膀走了过来。“喂!大叔!”他们用黑帮混混的黑话挑衅着,把脸凑了过来,几乎要碰到正人的鼻尖。正人觉得不对劲,但为时已晚。他今天这身打扮,算是被对方吃定了。这时,光头猛地一把抓住了他衣服的前襟。他有点喘不上气,剧烈地咳嗽起来。即使这样,那个光头也一点儿没有松手。“大叔,你刚才盯着我们看什么。”站在一旁的卷毛皮笑肉不笑地说。他虽然烫着短短的卷发,但却留着长长的鬓角。在正人的老家,人们把这种发型叫“燕子式”。在当地的小混混中,也还有点流行。正人一点儿也没把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放在眼里。骂了一句:“……小兔崽子!”“什么!?”卷毛像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把脸凑到正人的嘴边。正人闻到一股混合着男用发胶、廉价香水和年轻人特有的体臭的味道。着,可却无力还手。因为这光头是个彪形大汉,就算他能对付光头,也无法同时对付卷毛。前胸的衣服被越抓越紧了,压住了喉结,呼吸变得更加困难。“这下麻烦了!”正人觉得不妙。他看了看周围,想找个能当武器的东西,可是没找到。他又四下张望,希望能碰到个巡逻的警察,但附近连警察的影子也没有。这种情况下,只有等过路的行人帮他报警。可是,连这也指望不上。这里是乡下,警察不可能像在大城市那样,几分钟之内就赶到。而最重要的是,女儿马上就到了,正人已经没那么多时间了。纠缠中,正人衬衫上的一颗纽扣“啪”地一声,飞了出去。就在这时,正人看到一个穿着大短裤、打扮得很年轻的人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那人一边舔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边朝这边走来,块头比光头还要大一圈。“有救了!”正人心里想。因为走过来的那个人是阿田。正人故意大声叫道:“你们这几个小痞子!连老子都不认识!?”听到声音的阿田慌忙跑了过来。这家伙天生是个馋鬼,都到这种时候了,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个冰淇淋。光头他们也看见了阿田,抓着正人衬衫的手不由得松了一松。霎时间,占了上风的快感从正人的尾骨传遍了整个下半身。“正人,你干什么哪?怎么这副样子啊?”阿田咧着嘴,微微笑了一下。这家伙虽然在这个便利店里打工,可是,说到底,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混混。正人心想,“回头得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子。当然,这是后话,现在还是先让他帮我解决了眼前这件事再说。”“喂,阿田,你认不认识这几个臭小子?”“啊……这几个小子,八成是比咱们晚几届的高中生。”“高崎君,好久不见!”趁卷毛他们几个还没来得及改变态度、低头认错,阿田就一脚飞过去,把光头踢倒在地。虽然冰淇淋还紧紧地攥在阿田的手里,可他这一脚确实是踢得结结实实,干净利落。正人已经看过好几次他这个招牌式的动作了,每次看到,都觉得有点恐怖。这么庞大的身躯,怎么能那么敏捷呢!?也许是有厚厚的肥肉做掩护,他的膝盖才能出其不意地击中对方吧。就在光头倒下的一瞬间,阿田继续穷追猛打。这次,他不是用脚踢,而是利用体重的优势,一脚狠狠地踩在光头的胸口上。顿时,光头就动弹不得了。“你这小子,也不睁大眼睛看看,找谁的茬儿呢!?看清楚,是我和正人!!!脑子进水了啊!笨蛋!狗屎!!死胖子!!!”正人一边看着对光头一通狂扁的阿田,一边想,“你这家伙才是死胖子呢!”这时,站在一旁的卷毛实在看不下去光头的惨状,向正人投来求救的目光。正人微微笑了一下,紧接着出其不意地往卷毛的鼻尖上狠狠招呼了一拳。血从卷毛的鼻孔里一滴一滴地淌了下来。不过,正人其实是在帮他,让他免受阿田的一顿猛揍。阿田那家伙比外表看上去更神经质,他特别讨厌弄脏自己的手和衣服。所以,他看到卷毛满脸是血的话,肯定不会再动手打他,而是踢他两下就算了。还剩下-个人。刚才坐在长椅上的那个打扮得像强盗的家伙去哪儿了?正人四下看了看,没找到那个家伙,却接触到了一种以前从未见到过的目光。他觉得内心深处忽然出现了一个空隙,一阵微风从那空隙吹过,浑身有一种凉爽惬意的感觉。目光的主人是一位少女。

火烈鸟的家 作者简介

伊藤高见,日本兵库县人,生于一九七一年。一九九五年在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就读时,以处女作《在副驾驶席上尽情舞蹈吧》荣获第三十二届文艺奖。其后又先后夺得小学馆儿童出版文化将和坪田让治文学奖。并以此书《扔在八月的路上》贏得日本文坛最重要的纯文学奖项第一百三十五届芥川文学奖。著作众多,另有《剽窃之作》、《雪之华》等。

商品评论(13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