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他山人文译丛之一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出版时间:2009-09-01
所属丛书: 他山人文译丛
开本: 32开 页数: 314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排名:文学销量榜 83
中 图 价:¥10.5(3.5折) 定价:¥30.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免运费政策
北京满49元免运费
全国满69元免运费(港澳台除外)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新品折上折 团购首页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版权信息

  • ISBN:9787547300428
  • 条形码:9787547300428 ; 978-7-5473-0042-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本书特色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是由东方出版中心出版的。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内容简介

  希莱尔·贝洛克(hilaire belloc)1870年7月27日出生于巴黎近郊一个叫拉塞勒-圣克卢的村庄,父亲是法国人,一位知名画家的儿子。母亲是英国人,来自一个思想激进的家庭。出生当天的殷殷雷鸣,仿佛预示了他风雷咆哮的一生。贝洛克出生时正当普法战争爆发,未几,家人带着他前往巴黎躲避战乱,随着法军在战争中节节败退,危及巴黎,旋又于九月举家迁往英国。战争在贝洛克的人生中如影随形,他后来成为战争史方面的专家,布尔战争期间旗帜鲜明地反对英国政府出兵,认为这是掠夺资源的不义战争,diyi次世界大战期间更因写战争分析的文章使文名达到顶峰。他对战争史的渊博知识,可以从本书所选的《战场的沉寂》、《胜利》等文章中看出来。令人同情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使他失去了两个儿子,饱受丧子之痛。贝洛克二岁丧父,加上战争的影响,使他zui终在1902年成为英国公民,他既热爱法国,又热爱英国,热爱英国苏塞克斯郡的家乡,英法两国的文化,对他有同样深刻的影响。贝洛克无论外表还是性格,都让人觉得他是一名军人。他眼神坚定,表情略带忧郁,鼻梁笔直,薄薄的嘴唇轮廓分明,头发总是理得很短,切斯特顿甚至说他长得像拿破仑。在这副让陌生人觉得不友好的面容背后,是一颗热烈、坚毅的心。1890年,贝洛克在一次茶会上遇上了从罗马归来、途经伦敦作短暂勾留的美国加州女孩埃洛迪•霍根,陷入热恋。霍根回美国后,贝洛克抵押了私人藏书,借了一些钱,横渡大西洋只身前往美国,在盘缠不足的情况下历尽艰辛,狼狈地找到了霍根的家,向她求婚。霍根的母亲不同意这门婚事,贝洛克遭到拒绝后,心碎地回到英国。这样的痴劲,堪比他之前的史蒂文森。1896年霍根主动给贝洛克写信,两人才再续前缘,在美国加州结了婚。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目录

动笔的乐趣谈茶谈一个受人庇护的人谈我认识的一位隐士谈死亡谈歌曲谈产权经济学家魔王喜剧作家之死谈某些风俗习惯政治家谈一场战役,或“新闻报道”,或“观点立场”韦尔德地带谈高的地方传教士战场的沉寂谈反讽谈书中之人谈历史研究方法谈弥尔顿安徒生谈交通诚实的人与魔鬼我们的遗产知善恶树劝告青年窃贼并晓以利害的信家一个孩子的肖像谈经验谈不朽发明家疯子幽默的遗产谈历史证据圣帕特里克谈读史胜利现实旅伴《李尔王》谈大风世界尽头谈无神论谈名声谈休息谈发现谈客栈富人的奴仆弯曲的街道谈与大人物相识谈撒谎英格兰之恋巴黎与东方在安道尔的一次谈话致青年食客的公开信谈抛锚谈一项教育改革谈脚注为财神美言几句谈头衔谈蹩脚韵文谈争议谈口音一次短途的历险谈航海译后记
展开全部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节选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内容简介:希莱尔·贝洛克(Hilaire Belloc)1870年7月27日出生于巴黎近郊一个叫拉塞勒-圣克卢的村庄,父亲是法国人,一位知名画家的儿子。母亲是英国人,来自一个思想激进的家庭。出生当天的殷殷雷鸣,仿佛预示了他风雷咆哮的一生。贝洛克出生时正当普法战争爆发,未几,家人带着他前往巴黎躲避战乱,随着法军在战争中节节败退,危及巴黎,旋又于九月举家迁往英国。战争在贝洛克的人生中如影随形,他后来成为战争史方面的专家,布尔战争期间旗帜鲜明地反对英国政府出兵,认为这是掠夺资源的不义战争,diyi次世界大战期间更因写战争分析的文章使文名达到顶峰。他对战争史的渊博知识,可以从《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所选的《战场的沉寂》、《胜利》等文章中看出来。令人同情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使他失去了两个儿子,饱受丧子之痛。贝洛克二岁丧父,加上战争的影响,使他zui终在1902年成为英国公民,他既热爱法国,又热爱英国,热爱英国苏塞克斯郡的家乡,英法两国的文化,对他有同样深刻的影响。贝洛克无论外表还是性格,都让人觉得他是一名军人。他眼神坚定,表情略带忧郁,鼻梁笔直,薄薄的嘴唇轮廓分明,头发总是理得很短,切斯特顿甚至说他长得像拿破仑。在这副让陌生人觉得不友好的面容背后,是一颗热烈、坚毅的心。1890年,贝洛克在一次茶会上遇上了从罗马归来、途经伦敦作短暂勾留的美国加州女孩埃洛迪?霍根,陷入热恋。霍根回美国后,贝洛克抵押了私人藏书,借了一些钱,横渡大西洋只身前往美国,在盘缠不足的情况下历尽艰辛,狼狈地找到了霍根的家,向她求婚。霍根的母亲不同意这门婚事,贝洛克遭到拒绝后,心碎地回到英国。这样的痴劲,堪比他之前的史蒂文森。1896年霍根主动给贝洛克写信,两人才再续前缘,在美国加州结了婚。

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 相关资料

插图:动笔的乐趣人世间相对微末可怜的种种乐趣当中,我看重的一种是动笔的乐趣。很多人说过写作中选择、安排字句的行为本身便是实实在在的乐事。但也有很多人否定这种说法。约翰逊博士生前既曾肯定,又曾否定。我的看法是处于少数难得的心境时这一说法颇近事实,除此之外在多数时候都是完全错误的。但是,我现在欣然命笔所要谈论的,不是写作及其乐趣,而是动笔的乐趣,这可完全是另一回事。注意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你是孤独的。即使室内人满为患(就像帕丁顿区大西部铁路酒店的吸烟室,前些天我在那里写《基督教世界统计摘要》),即使室内人满为患,你也必须让自己孤独,否则根本无法写作。你必得筑起围墙,让心灵独处一室。因此你是孤独的;这是开始。如果你思量一下人们怎样千方百计让自己孤独:登山,入狱,出家,养成不合群的怪癖、将自己隔绝在大城市的阁楼上,你会发现作家动笔的那一刻,只与意念交往的孤独并不会令他觉得最不快乐。闲话少说。现在你不但孤独,你还准备“创造”了。人们说“创造”其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没有人能创造任何东西。我曾听说有一个人在纸片上画马供同伴欣赏,用很多粗线将马平涂成黑色,一位在场的老神甫看了说:“你喜欢画斑马嘛。”这个人听神甫这么一说便开始骂娘,赌咒说他既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斑马,这么画完全是出自自己的想象,并说老天、主保圣人都可以作证(他是“古老的英国地方天主教教徒”,他的主保圣人是埃塞斯坦),他愿意把他那永生灵魂的救赎也押上,打赌自己像未出生的婴儿一样对斑马一无所知。可是唉,没有人相信他,神甫赢了!证据明明显示这地方教徒是斑马知识的饱学之士。这些都是跑题的话,不过必须承认,没有一样东西是人的“创造”。不管怎么说,动笔是极其愉悦的行为:你有所期待。你开始培育一个胚芽,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发誓我不会称之为创造物——但可能有个神灵通过你在创造,至少你是假装在创造。反正你有一种控制感、开创感,你很清楚完成的时候,你将为这个世界增加某种东西,而毁掉的东西微不足道。你能毁掉或浪费什么东西呢?若干张白纸,每平方码价钱才一法寻(至于这些白纸是否因笔迹千变万化、斑驳陆离而变得更加赏心悦目,我不敢断言);少量用来涂抹后晾干的墨水:这是它唯一的用途;少得不能再少的鹅毛笔——从呆鹅身上拔来,不为别的目的,就为了满足人类的高尚需要。

商品评论(2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