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男人的战争

男人的战争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出版时间:2009-01-01
开本: 16开 页数: 286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2.7(4.9折) 定价  ¥26.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男人的战争 版权信息

  • ISBN:9787510400346
  • 条形码:9787510400346 ; 978-7-5104-0034-6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男人的战争 内容简介

七年前一场微不足道的错位成就了四人今天的爱情轮回。在三番五次的情感猜疑和信任危机的重压下,深爱李越的安楠因接受不了千疮百孔的爱情,*终伤心欲绝地选择了分手。然而此时的李越却通过苏锐当年的离开对自己现在的爱情有了新的认识,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救赎中,他是否能赢回属于自己的爱情?陆浩军与苏锐又将如何面对彼此?是苦心经营,还是命中注定?当男人和女人之间产生了爱情,那么随之而来的也就有了战争。

男人的战争 目录

**幕 逝爱
第二幕 茫
第三幕 废婚
第四幕 我们无处安放的爱情 
第四幕 我们的爱啦
展开全部

男人的战争 节选

**幕 逝爱
  1
  我百无聊赖地盯着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的。 
  都三更半夜了,安楠还没回来,我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傍晚时分,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摇着小屁股就出门了。她出门的时候我叫住她:“你干吗去啊?”她回过头来风情万种地说:“跟几个姐们儿约好去K歌,我那姐们儿还说了,给我介绍几个帅哥,李越,我告诉你,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可受欢迎了,也就是你看不上眼!”
  我轻蔑地笑了笑,没搭理她,继续看我的足球比赛。我心里说,就你?也就我敢要你!我的态度似乎伤及她的自尊了,她别过头去冷冷地说:“走了,我要真被帅哥勾走了,你可别后悔!拜拜!” 
  我陷在沙发里没有去看她。门被她甩得哐当响,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我打量着挂在墙上的婚纱照。照片上的安楠笑靥如花,而我,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我终于还是没忍住,这死丫头,对她不管不问的她还真敢无法无天三更半夜不回家了! 
  好一会儿,电话通了,那头的迪斯科音乐很闹,安楠扯着嗓子叫喊:“干吗?” 
  我说:“都三更半夜了,还没疯够呢?” 
  她说:“要你管,我告诉你李越,这边帅哥可比你好多了,绝对地比你体贴,我都不忍心走!刚还有位帅哥拉着我的手直亲,说只要我肯跟他结婚立马就能跟我结……” 
  这是我的女朋友吗?我刚要发火,突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小老太太的尖叫声:“楠楠,死丫头,三更半夜了音乐还开这么大声,还让不让我跟你爸睡觉了!”
  我一听差点没笑喷出来。
  那边的音乐关掉了。
  安楠在那边半天没出声,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我肚子直痛,眼泪直流。安楠恼羞成怒了:“笑什么笑!我告诉你,这是预演,我迟早有一天真找一帅哥结婚去!”
  我止了笑:“得了吧安楠,你不就想我早点跟你结婚吗?用得着挖空心思跟我演这么一出?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啊?刚才是不是一直眼巴巴地盼着我给你打电话呢?回来吧,别打扰你爸妈了,老人家都养你二十几年了,怪不容易的,你就让俩老人家睡个安生觉吧!”
  安楠在那边气急败坏地冲我嚷嚷:“我不回!我就不回!我明天就搬回来跟我爸妈住,你什么时候想跟我结婚了我再回去。”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能想像她抱着被子满脸委屈的样子。我笑了笑,放下电话,躺了下去,突然觉得床好大,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们巨大的婚纱照……
  2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起床,我的房门便被人踢开了,我矇矇眬眬地看着闯进来的人说:“你想干吗?”
  安楠面无表情地说:“鬼子进村!”
  我不耐烦:“别闹,我还没睡够呢!”
  “谁跟你闹?我回来收拾东西,我回家住去。”
  我坐起来一本正经地问:“真回去住?”
  安楠甩过脸,从衣柜里往外拿自己的衣服。我又躺下去,拉上被子说:“那你慢慢收拾哈,我再睡一会儿,回去问你父母好。对了,你放心住,想住到什么时候住到什么时候,啊!我这边你别惦记,过两天我再另找一个女人回来住!”
  安楠跳上床狠狠地往我屁股上踹了一脚,我跳了起来把她按倒,压在她身上,防止她跟我肉搏:“你还走不走?”
  “你你你起开,你……你要是死乞白赖地求着我跟你结婚我就不走了呗!”她勾着头做害羞状。
  我翻身坐了起来,盯着她说:“你真准备好了?”
  她无比兴奋地坐起来说:“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嫁给你!真的,我什么都不要,连戒指都不用你买,我自己去买!嘻嘻。”
  我捏着她的鼻子说:“就你这样像准备好的吗?一副没长大的样子!”
  她挺了挺胸,死皮赖脸地说:“谁没长大?看看,长势良好!你又不是没检验过!”
  我严肃地说:“你不瞎咧咧你会死啊?结婚能这样闹着玩吗?你说说,你学会炒菜做饭了吗?会做家务了吗?这么长时间了还得我照顾你,什么时候你也照顾照顾我呀?说实话,我都没想好要不要娶你这么一个整天闹腾的女人呢!”
  我得承认,我说了谎,安楠在她家里被父母棒在手心里过日子过惯了,不会做家务挺正常,我也乐意照顾她,每次看着她吃我做的饭菜就跟上五星酒店一样,我都打心眼里高兴。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下不定决心去娶她过门而已,我甚至不清楚哪里出了状况。
  她撅着嘴说:“不会做家务你以后可以教我嘛,我就是想跟你结婚,结了婚我保证就不会像小孩子一样了,真的!”
  我不耐烦地说:“行行行了,学会再说!”
  她猛地拉下脸来,狠狠地盯了我半晌说:“你走开,我要回家!”
  我看着她的背影嘟哝了一句:“我这不是为了让你别太快变成黄脸婆吗?”
  她回过头来吼了我一句:“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3
  安楠走了,收拾自己的东西时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的,我睡到将近中午才醒来,简单收拾了一下。今天星期天,我决定回家跟爸妈蹭饭。从我住的小区到军区军属院子也就几十分钟的车程,要不是我爸整天板着脸我也不情愿搬到外面去住,在家里有老妈伺候着别提多舒服了,哪像安楠那丫头闹得我没好日子过?
  我已经有一阵子没回家了,老妈一见面却先问楠楠怎么没一起回来?我没好气地回答:“安南不得处理联合国的事务啊,哪那么有空到我们家吃饭呀?”我曾经问过安楠她爸干吗给她取这样的名字,安楠她爸一个劲儿地说,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跟联合国秘书长扯上关系了!
  老妈推了推老花眼镜笑着说:“女朋友的醋你也吃?吵架了吧?”
  “没事,*近她老吵着要结婚,我有点烦她!”
  我妈一拳头就过来了:“那还不好?人家一个女孩子家家都跟你求婚了你还想怎么着?我告诉你,我跟你爸可都盼着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人家安楠就挺好,挺活泼的孩子。你还别说,我就乐意跟她在一起,省得你爸闷死我!”
  我爸冷不丁来了一句:“我怎么闷你了?我不也整天跟你唠嗑吗?”
  我妈回应说:“你那是唠嗑吗?你那是给我上思想政治课。我自个儿还是老师呢,你还给我上课?”
  我爸说:“当老师就不用加强党政理论学习了……”
  我怕他们又吵起来,赶紧插嘴说:“好了好了,我是回来吃饭的,我可不是回来看你们吵架的哈。妈,我跟安楠的事你就别管了,结不结婚你都当她是你媳妇不就完了?我就是烦安楠我才回来的,你就别拿这事烦我了行吗?”
  “你把她娶回来搁家里,保证我们娘儿俩都不烦你!”老太太絮絮叨叨着往厨房去了。
  我爸在看电视,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削了一个苹果,他摇摇头表示不要,我就一个人吃了。我爸是军区一个位高权重的领导,就是人家见着都得叫“首长”的那种,训了一辈子人了,如果突然不训人了就浑身不自在,我跟我妈是*直接的受害者。打小我就不乐意在家里呆着,加上我妈又是中学老师,同样喜欢对人说教,我就跟那没人疼的孩子似的。读中学那会儿,放学回家还得给他们炒菜做饭,然后端端正正地坐着等他们回来吃饭。这不,我一存够钱就在外面买了房子搬出去住了。我妈怕我爸孤单,办了提前退休,呆在家里照顾我爸,这下好,两人整天有事没事就吵架。
  “爸,结婚这事你怎么看?”不管怎么说,结婚这么大的事还得经过家长同意的。
  “越快越好,夜长梦多。”他言简意赅,正眼都不瞧我一下,但神情偷偷地泄露了他的喜悦。
  我沉默了老半天,定定地盯着电视。
  我老妈说得对,我都三十了,老大不小了,也该结婚了。用陆浩军的话说,再不结,安楠该熬成妇女了。那就……要不……结婚吧,我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
  4
  吃过午饭,在家里呆着发慌,我便窜到楼上陆伯伯家里玩儿去了。陆伯伯是我爸的老上级,官可大着呢,也是一个威严的主儿,连陆浩军见了他都得绕着走。我刚进门,陆阿姨便拉着我小声地问:“越越,我们家浩军有一段日子没回来了,他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越越是我的小名,院子里的人都这么叫。
  我眨巴着眼睛不知该如何回答,陆浩军的事我可吃不准,只好敷衍道:“没有吧,没看见他带着什么姑娘呀*近?他也就是爱玩,没事,阿姨!”
  “爱玩?爱玩也不能由着性子乱来呀?这没良心的,没事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你说,我们也不好意思去看他了呀!”
  陆阿姨那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一起了。她那意思我明白,我听陆浩军说起过那么一件事。说是之前有一次,陆浩军很长时间没回家,陆伯伯陆阿姨就忍不住跑了出来,想到他住的地方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可到他住的地方一看,开门的却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丫头片子,那会儿陆浩军正好下楼买东西去了,有人敲门,那丫头就以为他回来了,开门的时候就穿着陆浩军一件长T恤,里面什么也没穿,本来穿成这样是想让陆浩军高兴的,可开门一看是两个老人家,以为是找错门的,加上自己穿得少,不能见人,当时什么也没说,直接就把门甩上了。陆浩军的父母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你看我我看你,也都以为自己找错门了。陆浩军回来后,把那女孩给吼走了。陆伯伯这才知道那女孩跟陆浩军的关系——压根儿就没关系,当场差点没背过气去,一甩袖子走了,到现在还在气头上呢。陆浩军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我也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我对陆阿姨说:“没事,我回头跟他谈谈。”
  陆阿姨说:“哎,你跟他说说,*好能静下心来好好找一个好女孩结婚,咱们不欺骗人家感情,啊!我们家老头到现在都没缓过来呢!”
  我说:“行,我教训教训他。”
  陆浩军是我的发小,就大我几天的光景。在同一军属院子里一块长大,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们俩经常在胯下拖着一把扫帚把自己扮成骑着高大白马骁勇善战的将军,在院子里冲啊,杀啊,两家的家长在旁边看着直乐,一个劲儿地说,这俩孩子长大不得了,绝对的将才呀。当时还为我俩拍了照,可惜后来我跟陆浩军都无意从军……关于骑扫帚这事我们有个笑话。当初,我们能看懂童话书时才知道骑扫帚是西方巫婆的造型,看着儿时的照片一个劲儿地觉得自己傻,还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过怀疑,以至后来看完《哈利波特》后,陆浩军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原来西方的巫婆是男的!”
 ……

男人的战争 作者简介

王学波,80后,现居广州。著有长篇小说《抱着挣扎》、《男人的战争》及短篇若干。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