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珍珠

作者(美)奥台尔 著,陈伟民 译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本社特价书

所属丛书国际大奖小说册数

条形码9787530741283 ; 978-7-5307-4128-3

ISBN9787530741283  出版时间2008/01/01

开本 32开   页数123

定价13元

一星价:5.9 元(45折)
二星价:5.9 元(45折)
三星价:5.9 元(45折)
一星特惠价5.2 二星特惠价5.2 三星特惠价5.2
购买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购买 放入收藏夹
免运费政策 北京满49元包快递,全国满69元包快递(港澳台除外)

黑珍珠 特色及评论

国际安徒生奖,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
本书赞美了人类的勇气与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个吸引人的故事适合任何段的读者阅读。
——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
书中那栩栩如生的描述如同在读者眼前上映一部冒险影片,让读者身临其境,仿佛亲历这个惊险的故事。
——亚马孙网站(Amazon.com)

黑珍珠 内容简介

拉蒙在“恶魔(鱼工)鱼”洞里采到一颗硕大无比的黑珍珠,轰动了整个拉巴兹城。他父亲勃拉勒卖珠不成,把黑珍珠献给了圣母。采珠队在海上遇到风暴,由于他父亲自恃有圣母保佑,没有及时躲避,整个船队全部覆没,仅采珠工塞维利亚人生还。拉蒙遭此厄运,以为“恶魔(鱼工)鱼”作怪,索要珍珠,所以偷出珍珠准备物归原主。不料塞维利亚人在海上劫持他,逼他同去圭麦斯出售珍珠。后来塞维利亚人杀死“恶魔(鱼工)鱼”,自己也在搏斗中丧生。拉蒙在不平凡的经历中破除了种种迷信,成长为大人。他侥幸生还,把珍珠还给教堂,供大家欣赏。
  本书获国际安徒生奖及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

黑珍珠 本书目录

第一章 “恶魔(鱼工)鱼”
第二章 “赛拉查父子珍珠行”
第三章 塞维利亚人
第四章 老印第安人
第五章 首次潜水
第六章 “神珠”
第七章 回家
第八章 真正的“完美无瑕”
第九章 父亲的决定
第十章 庆祝仪式
第十一章 风暴来袭
第十二章 失窃
第十三章 塞维利亚人的诡计
第十四章 (鱼工)鱼追来
第十五章 登上死岛
第十六章 重返海洋
第十七章 浴血奋战
第十八章 崭新的一天

黑珍珠 文章节选

第一章 “恶魔(鱼工)鱼”
在我们拉巴兹城,或者在遥远的海滨一带,或者在加利福尼亚海湾崇山峻岭里,人人都听到过“恶魔(鱼工)鱼”的传说,据说世界上别的地方也有许多人知道它。可是在这成千上万人当中只有两个人真正看见过“恶魔(鱼工)鱼”,并且这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还活着,这个人就是我——拉蒙·赛拉查。
 拉巴兹城和加利福尼亚海湾的许多人都说他们看到过“恶魔(鱼工)鱼”。晚上,围着火堆,老人们常给儿孙讲自己遇到“恶魔(鱼工)鱼”的故事;妈妈们也总爱拿“恶魔(鱼工)鱼”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威吓他们要把这一可怕的怪物从海底深处召唤来。
现在我已有十六岁。我小的时候,要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母亲会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拉蒙,下次再这样,我就要告诉‘恶魔(鱼工)鱼’。”
母亲曾经对我说:“‘恶魔(鱼工)鱼’比停在拉巴兹港里*大的船还大,它有七只月牙形的眼睛,颜色像龙涎香,嘴里有七排牙齿,每一只牙齿都有你父亲的托利多刀那么长。这些牙齿咬断人的骨头,就像咬断几根牙签一样轻而易举。”
我那些小伙伴们的妈妈也拿“恶魔(鱼工)鱼”来威吓他们。她们说的“恶魔(鱼工)鱼”跟我母亲知道的多少有些不同:不是牙齿多一些少一些,就是眼睛不是月牙形的,或者就是只有一只眼睛,不是七只。
我的祖父是拉巴兹城里*有学问的人。他能读会写,还能一字不错地背诵几首长诗。他说他曾经在白天黑夜里看到过三五次“恶魔(鱼工)鱼”。他形容的样子跟我所知道的更为相近。
尽管如此,我还要添一句,老人和妈妈,甚至我祖父,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恶魔(鱼工)鱼”的真实模样。
要是神父列那雷斯今天还活着,他倒可以告诉我们真实情况,因为据说他是第一个看见“恶魔(鱼工)鱼”的人,那还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事情。
据说那时“恶魔(鱼工)鱼”还有爪子,舌头像一把叉子,在拉巴兹一带地面上东逛西游,跑到哪里,哪里的庄稼就枯死,空气就发臭。就在那时,神父列那雷斯以上帝的名义,命令“恶魔(鱼工)鱼”离开陆地,住到大海里去。“恶魔(鱼工)鱼”听从了他的命令。
我不知道神父列那雷斯后来是否还看见过“恶魔(鱼工)鱼”,不过我知道“恶魔(鱼工)鱼”住进大海以后,就失去了爪子,失去了叉子一样的舌头和难闻的气味,变成了我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动物。真的,美极了。可它是不是那个一百多年前让神父列那雷斯从陆地上赶出去的恶魔,这一点就很难说了。
还有一点,我早先并不相信真有“恶魔(鱼工)鱼”存在。每当我母亲用它来吓唬我,我会暗自发笑,也许我没有笑出声来,不过我确实是笑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怎么能活在世上呢?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东西,母亲怎么会跟它搞得这么熟,想和它说话就说话,想叫它来它就来呢?
尽管如此,母亲一讲到“恶魔(鱼工)鱼”,我还是会感到血液冰凉,头皮发麻,不过我喜欢有这样一种感觉。我要自己相信“恶魔(鱼工)鱼”确实存在于什么地方,母亲叫它来它就会来。这样,我就可以看见它,数数它的眼睛和牙齿,而母亲呢,到了*后关头也会对它解释,说我已经答应做个好孩子,因为她毕竟不想要“恶魔(鱼工)鱼”来咬碎我的骨头。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现在我已经亲眼看见过“恶魔(鱼工)鱼”,并且和它整整搏斗了一个黑夜加上大半个白天,地点就在我们那里的佛密令海,跟我在一起的还有加斯泼·路易斯,那个塞维利亚人。真怪;我以前竟会不相信“恶魔(鱼工)鱼”的存在。
不过在讲到那段冒险经历之前,也就是讲到我们与“恶魔(鱼工)鱼”在平静的海上拼死搏斗和讲到我所知道的“恶魔(鱼工)鱼”之前,我还得先讲一讲“神珠”的故事。
  第二章 “赛拉查父子珍珠行”
现在看来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其实这件事就在去年夏天,八月里一个非常热的热天。那天,我坐在窗前,看我们那些采珠工人在忙忙碌碌做出海的准备。
 我父亲勃拉斯·赛拉查,许多年来一直是整个佛密令海地区*出名的珍珠商。在圭麦斯、马萨特兰和瓜达拉哈拉,甚至远到墨西哥城,人们都知道我父亲,知道勃拉斯·赛拉查能从海里捞到顶呱呱的珍珠。
去年七月,在我生日那天,父亲让我加入了他的行当。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节日。人们从城里和好几里地以外赶来,喝奶油可可,吃现烤的猪肉,那天**重要的头等大事是在宴会开始时,父亲拿出一块早就准备好的招牌,把它钉在办公室的门上。招牌上写着“赛拉查父子”几个花体金字,底下是“珍珠行”几个小字。父亲容光焕发,洋洋得意。“拉蒙,”父亲指着招牌说,“看哪!现在有两个赛拉查做珍珠买卖了,他们会比从前多做一倍生意,货色比从前还要好。瞧这两个赛拉查,他们会向世界各个角落出售名贵的珍珠!”
我望着招牌,眼睛一眨一眨,真想扯着嗓子叫唤几声。就在这时,父亲说话了:“拉蒙,放下你的袖子。”这句话使我觉得自己不大像个赛拉查珍珠行的合伙人,倒像个小娃娃。
我算不上瘦骨伶仃,不过按年龄来算,未免有些瘦小,我的手腕很细,父亲对此觉得脸上无光。他自己又高又大,想到儿子又瘦又弱,很不自在;想到别的什么人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更不乐意。
  后来父亲把我带进办公室,教我如何打开笨重的铁保险箱,给我看大大小小形状和色泽各不相同的珍珠,这些珍珠放在一排排衬有黑天鹅绒的盘子里。
  父亲对我说:“明天我开始教你。先教你怎样正确使用天平,因为珍珠的重量很要紧;然后我给你讲珍珠的各种形状,这也很重要;*后,我要教你怎样拿一颗珍珠对着光照,用肉眼去辨别上等珍珠、一般珍珠,还是蹩脚珍珠。这样好好儿干,等活到我这个岁数,你就会成为全国*了不起的珍珠行家,那时你还可以把我教给你的全部东西再教给你的儿子。”
  四个月前的这一天是我有生以来*快活的一天,也不是万事如意的一天。除了父亲那句叫我难堪的“拉蒙,放下你的袖子”外,还有一桩一直使我非常担心的事情。
父亲在向我解释这也要学那也要学,我却生怕自己不会很快就有机会跟船出海采珠。好多年来,我一直盼着快快长大,好跟船出海。父亲早就说过,等我长到十六岁就带我出海,教我在深水里潜水。这话他说过好多次,我呢,在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计算,盼望自己快满十六岁。现在总算长到十六岁了,可我还是不能学潜水采珠,我得先学会许多别的事情。
我们的办公室里有一扇小窗,其实只是一个狭长的裂口,高高地嵌在石头中间,说它是窗,倒不如说它是牢房的透气孔。窗子造成这个样子,连*瘦小的贼也钻不进来,却又能从窗子里一览无余地眺望沙滩和拉巴兹海湾。更妙的是,沙滩上那些忙着开贝壳的人也说不准是否有人在看着他们。有时候这很管用。
那天早上,我坐在桌子旁边,看见我们赛拉查珍珠行五条蓝色的船停泊在海湾里,岸上放着一只只淡水桶、一盘盘绳子和一些其他用品,准备搬运上船。父亲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催促工人们抓紧干活儿,他想赶在退潮的时候出发。
不到三个小时就要退潮,我想趁这个工夫把桌子上所有的珍珠细细看一遍。有九颗珍珠要看,要称,要分类注册,所以我赶紧动起手来。
桌子底下有一个包得方方正正的包袱,里面放着我的短裤、背心和一把很长很锋利的刀,这把刀是从前我祖父送给我用来防备鲨鱼的。我已经做好跟船队一起出发的准备,只要父亲点头就行。不管怎样,我已经下定决心求他答应让我一起去。
桌子上*大的一颗珍珠有我的大拇指尖那么大,可惜是扁的,还有几个疵点,刮也刮不掉。我把它放到天平上,刚好超过35谷。我用心算把谷换算成克拉,记在账簿新的一页上:扁形珍珠一颗,色泽暗,重8.7克拉。
第二颗珍珠表面光滑,呈梨形。我拿它对着光,无论转到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它发出琥珀色的柔光。我把它放上天平,然后在账上记下:梨形珍珠一颗,琥珀色,重3.3克拉。
我把第七颗珍珠放在天平一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天平另一头放上小小的铜砝码,使两边平衡。正在这时,我听到了办公室外面我父亲的脚步声,我的手抖起来,一颗砝码从手指间掉了下来。一会儿,沉重的铁门打开了。
我父亲身材高大,有着古铜色的皮肤,那是海上强烈的阳光晒出来的。他非常强壮,有一次两个人打架,我看见父亲一把抓住两个人的后颈,把他们拎在空中来了个头碰头。
我靠着桌子坐在高凳上。父亲穿过房间朝我走来,看了看账簿。
“你干得好快,”他说,“从我早晨走开到现在,你已经称了六颗珍珠,还给它们估了价。”他在衬衫下摆上擦了擦手,从盘子里拿起一颗珍珠问我:“这颗珍珠,你是怎么评价的?”
“圆形,质地一般,重3.5克拉。”我回答说。
父亲在掌心里来回滚动那颗珍珠,然后拿它对光照了一照。
“你说它只是质地一般,可它却称得上一颗国王的明珠呢。”
“那准是个可怜的国王。”我说。跟父亲干了四个月,我学会了发表自己的意见。“拿它靠近光,你可以看见里面有瑕疵,大概在中间,有一条浑浊的隐线。”
父亲在手心里滚动珍珠。“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去掉瑕疵。”他说。
  “我不这么认为。”
 父亲笑着把珍珠放回盘子里。“我也不这么认为。”他说着,在我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你学得好快,拉蒙,用不了多久,你会懂得比我还多。”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对于我想提出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好的开场,不,一点儿都不是。不过现在我必须开口了,趁我父亲没离开之前。一个小时之内潮水就要退去,船队就要离港。
“爸爸,你很久以前答应过我,说等我到了十六岁就带我出海,教我潜水采珠。我想今天就去。”
父亲没有回答。他大步走到窗洞前面,从隔板上拿起单筒望远镜,凑在一只眼睛前,朝外张望。一会儿他放下望远镜,两手合成话筒,在窗洞口大声喊叫。
“喂!靠在木桶上的阿旺多,去给马丁传话,他就靠在圣泰莱莎号舵柄上,跟他说,时间不多了,要做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
父亲站在那里望着窗洞外,等阿旺多把他的话传到。
“要是你跟船去,”他对我说,“那么赛拉查家的男人就一下子全到海上去了。要是起了风暴,把我们俩都淹死了,那会怎么样?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说‘赛拉查父子珍珠行’完蛋啦,我白白辛苦了一场。”
我回答说:“可现在海上风平浪静。”
“说这个话足见你对海一点儿也不了解。现在风平浪静,那么明天呢?明天它就会被切伯斯科抽得倒竖起来的。”
“在一两个星期里没有大风。”
“那么鲨鱼呢?章鱼呢?那些章鱼拧断你的脖子,就像拧断小鸡脖子一样容易。还有成群结队的大(鱼工)鱼,条条都有我们的船那么大,条条都比我们的船重一倍。你说,你怎么对付它们?”
“我有祖父给我的刀。”
父亲哈哈大笑,像是一头公牛在吼,声音在屋子里震荡。
“这把刀快得不得了喽?”他讥讽地问。
  “快极了。”
“嗬,就算你十分走运,来得及斩断章鱼八条触手中的一条,剩下的七条也会把你卷起来,挤出你的舌头,夺去你的性命。”
我又吸了一口气,把我*好的理由端出来。
加拉德神父祈祷完毕,我抬起头来,望着圣母马利亚。圣母穿一身白丝绒,静静地站在贝壳镶成的壁龛里,她明明是个少妇,却偏偏长着一张孩子脸;她那金褐色的宽面颊像印第安人,一双大大的杏眼却又像卡斯蒂勒女人,可她既不是印第安人,也不是西班牙人。
我一向很爱圣母,但此刻的爱更是胜过以往任何时候。我还在盯着圣母像看,父亲在我肩膀上捏了一下,要我跟他走。
我们走出去,在月桂树下站了一会儿。
“看你胳膊下面那个包袱,我想你早晨出门前准跟你母亲说过了。”父亲说。
“我没说过。我想现在去跟她说一声,就说我跟你一起出海去。”
“不用了,我会派人去捎信的。你去只会耽误时间,我们已经晚了,再说,去了少不了哭哭啼啼。对出海来说,这可不是好兆头。”
一个孩子站在远处看着我们。父亲叫他过来,交给他一张字条,要他带给我母亲。然后我们下山朝海滩走去。太阳正在下山,可我还是能清清楚楚地看见我们的船队,五条漂漂亮亮的蓝色小船停在港里,在逐渐暗淡的阳光下,船看上去泛出银光,像是活泼的银鱼游在海港里。再过去是港湾,延伸出去几里格远,夹在埃斯匹雷多·桑多岛的岬角和大海之间。
下山的时候,我想问父亲许多事情,可脑袋里兴奋得嗡嗡直响,想不出一句话说。
  第三章 塞维利亚人
我们的船队有五条船,每条大约有二十英尺长,船身宽阔,船头船尾翘得高高的,形状像小划子,船上都有一张小小的方形帆。这些船都在拉巴兹海滩上打造出来,木料却从马萨特拉桃花心木树林里砍来,五条船都以圣徒命名,一律漆成蓝色,跟深海里的水色相仿。
每条船上都有四五个人。我上的“圣泰莱莎”号,除了我和父亲,还有一个印第安人和一个名叫加斯泼·路易斯的青年人。
这个路易斯大约一个月以前来到我们城里,他说他来自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因此我们叫他塞维利亚人。
路易斯身材高大,肩膀又宽又结实,肌肉像是铜打铁铸的;金黄色的头发又厚又密,罩在头上像顶钢盔;一对眼睛湛蓝湛蓝的,漂亮极了,姑娘们看到他都会心动;他的脸也长得漂亮,不过嘴角暗藏的一丝冷笑却不好看。
此外,整个佛密令海,找不到比路易斯更好的潜水采珠工。有些人能在水下待两分多钟,而对塞维利亚人来说,潜水三分钟也不为难。有一次为了避开一条大灰鲨,他不得不在水下待了足足四分钟,钻出水面还是笑嘻嘻的。
他还是个吹牛大王,吹他在西班牙和别的地方干了些什么什么。他不光在嘴上吹嘘这些事情,还把其中一些刺在身上。有一幅是用红、绿、黑三种颜色刺的,画面是加斯泼·路易斯跟有一打触手的章鱼在搏斗;另外一幅刺的是他把一柄长剑刺进一头横冲直撞的公牛身上;另外还有一幅是路易斯赤手空拳,正在掐死一头黑豹。

黑珍珠 参与/查看书评
主题:挺好的童书 2017/2/12 10:35:02
读者:guo******(购买过本书)评分:支持(0)反对(0)
不错的童书,适合孩子阅读
主题:很好的主题 2017/2/12 10:22:35
读者:guo******(购买过本书)评分:支持(0)反对(0)
国际大奖书,是给孩子的好礼品。
主题:适合小学生看 2017/1/23 19:34:26
读者:las******(购买过本书)评分:支持(0)反对(0)
书籍质量不错,折后价格很合适,国际大奖的噱头很好,新蕾出版社也很给力,选编的书籍都很有特色,读起来很有趣。
主题:囤着给孩子慢慢看 2017/1/10 9:36:48
读者:136******(购买过本书)评分:支持(0)反对(0)
这个获奖小说系列非常好,开本、纸张、印刷都很适合孩子,有彩图插页,一套有86本,都可以在中图网配齐,品相全新;中图网也有86本成套购买的比较省心(别的网站86本的一套几乎绝版,只有59本的了)。

参与书评查看全部书评(共24条)

收藏本站

本类畅销排行

本类五星图书

您最近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