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陈忠实自选集

陈忠实生前亲自编选!全面囊括短篇、中篇、长篇(《白鹿原》节选)、散文随笔、对话五个部分!一本书读完陈忠实!

作者:陈忠实 著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出版时间:2008-01-01
开本: 16开 页数: 678页
读者评分:4.9分17条评论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5.4(3.2折) 定价:¥48.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陈忠实自选集 版权信息

  • ISBN:9787544322881
  • 条形码:9787544322881 ; 978-7-5443-2288-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陈忠实自选集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张忠实的相关著作,内容包括短篇小说、中篇小说、散文随笔、对话、长篇小说等。

陈忠实自选集 目录

代自序 我的文学生涯
短篇小说
 信任
 尤代表轶事
 霞光灿烂的早晨
 马罗大叔
 到老白杨树背后去
 打字机嗒嗒响
 桥
 失重
 舔碗
 轱辘子客
 害羞
 两个朋友
 日子
 作家和他的弟弟
 腊月的故事
 猫与鼠,也缠绵
 娃的心娃的胆
 一个人的生命体验
中篇小说
 康家小院
 蓝袍先生
 夭折
 四妹子
 *后一次收获
散文随笔
 生命之雨
 晶莹的泪珠
 汽笛·布鞋·红腰带
 拥有一方绿荫
 绿蜘蛛,褐蜘蛛
 别路遥
 贞节带与斗兽场
 北桥,北桥
 口红与坦克
 告别白鸽
 追寻貂蝉
 喇叭裤与“本本”
 伊犁有条渠
 旦旦记趣
 何谓良师
 何谓益友
 关于皇帝
 释疑者
 三九的雨
 六十岁说
 原下的日子
对话
 关于《白鹿原》与李星的对话
 《白鹿原》获茅盾文学奖与远村答问录
 关于四十五年的答问
长篇小说(选章)
 **章
 第九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七章
 第三十四章 
附录 
陈忠实作品年表(1982-2006)
展开全部

陈忠实自选集 节选

信任
  一
一场严重的打架事件搅动了罗村大队的旮旯拐角。被打者是贫协主任罗梦田的儿子大顺,现任团支部组织委员。打人者是“四清运动”补划为地主成分、今年年初平反后刚刚重新上任的党支部书记罗坤的三儿子罗虎。
据在出事的现场——打井工地——的目睹者说,事情纯粹是罗虎寻衅找碴闹下的。几天来,罗虎和几个“四清运动”挨过整的干部的子弟,漂凉带刺,一应一和,挖苦臭骂那些“四清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参与过“四清运动”的贫协主任罗梦田的儿子大顺,明明能听来这些话的味道,仍然忍耐着,一句不吭,只顾埋头干活。这天后晌,井场休息的时光,罗虎一伙骂得更厉害了,粗俗的污秽的话语不堪入耳!大顺臊红着脸,实在受不住,出来说话了:“你们这是骂谁啊?”
“谁‘四清运动’害人就骂谁!”罗虎站起来说。
大顺气得呼呼儿喘气,说不出话。
罗虎大步走到大顺当面,更加露骨地指着大顺臊红的脸挑逗说:“谁脸发烧就骂谁!”
“太不讲理咧!”大顺说,“野蛮——”
大顺一句话没说完,罗虎的拳头已经重重地砸在大顺的胸口上。大顺被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站住脚后,扑了上来,俩人扭打在一起。和罗虎一起寻衅闹事的青年一拥而上,表面上装作劝解,实际是拉偏架。大队长的儿子四龙,紧紧抱住大顺的右略膊,又一个青年架住大顺的左胳膊,一任罗虎拳打脚踢,直到大顺的脸上哗地蹿下一股血来,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是一场预谋的事件,目睹者看得太明显了。
一时间,这件事成为罗村街谈巷议的中心话题。那些参与过“四清运动”的人,那些“四清运动”受过整的人,关系空前地紧张起来了。一种不安的因素弥漫在罗村的街巷里……
  二
春天雨后的傍晚,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块块云彩悠然漫浮;麦苗孕穗,油菜结荚;南坡上开得雪一样白的洋槐花,散发着阵阵清香,在坡下沟口的靠茬红薯地里,党支部书记罗坤和五六个社员,执鞭扶犁,在松软的土地上耕翻。
突然,罗坤的女人失急慌忙地颠上塄坎,颤着声喊: “快!不得了……了……”
罗坤喝住牛,插了犁,跑上前。
“惹下大……祸咧……”
罗坤脸色大变:“啥事?快说!”
“咱三娃和大顺……打捶,顺娃……没气……咧……”
“现时咋样?”
“拉到医院去咧……还不知……”
“啊……”
罗坤像挨了一闷棍,脑子嗡嗡作响,他把鞭子往地头一插,下了塄坎,朝河滩的打井工地走去,衣褂的襟角,擦得齐腰高的麦叶刷刷作响。
打井工地上,木柱、皮绳、钁、锨胡乱丢在地上,临近的麦苗被攘践倒了一片,这是殴斗过的迹象。打井工地空无一人,井架悄然撑立在高空中。
从临时搭起的夜晚看守工具的稻草庵棚里,传出轻狂的说话声。罗坤转到对面一看,三儿子罗虎正和几个青年坐在木板床上打扑克哩。
罗坤盯着儿子:“你和大顺打架来?”
儿子应道:“嗯!”
罗坤问:“他欺负你来?”
儿子不在乎:“没有。”
“那为啥打架?”
于是,儿子一五一十地述说了前后经过,他不隐瞒自己寻事挑衅的行动,倒是敢作敢当。
罗坤的脸铁青,听完儿子的述说,冷笑着说:“是你寻大顺的事,图出气!”
儿子拧了一下脖子,翻了翻眼睛,没有吭声,算是默认。那神色告诉所有人,他不怕。
  罗坤又问:“我在家给你说的话忘咧?”
 “没!”儿子说,“他爸‘四清’时把人害扎咧!我这阵不怕他咧!他……”
  罗坤再也忍不住,听到这儿,一扬手,那张结满趼甲的硬手就抽到儿子白里透红的脸膛上——
“啪!”
儿子朝后打个闪腰,把头扭到一边去。
罗坤转过身,大步走出井场,踏上了暮色中通往村庄的机耕大路。
这一架打得糟糕!要多糟糕有多糟糕!罗坤背着手,在绣着青草的路上走着,烦躁的心情急忙稳定不下来。
贫协主任罗梦田老汉在“四清运动”中是工作组依靠的人物,在给罗坤补划地主成分问题上,盖有他的大印。在罗坤被专政的十多年里,他怨恨过梦田老汉:你和我一块耍着长大,一块逃壮丁,一块搞土改,一块办农业社,你不明白我罗坤是啥样儿人吗?你怎么能在那些由胡乱捏造的证明材料上盖下你的大印呢?这样想着,他连梦田老汉的嘴也不想招了。有时候又一想,“四清运动”工作组那个厉害的架势,倒有几个人顶住了?他又原谅梦田老汉了。怨恨也罢,原谅也罢,他过的是一种被专政的日子,用不着和梦田老汉打什么交道。今年春天,他的问题终于平反了,恢复了党籍,支部改选,党员们一口腔又把他拥到罗村大队*高的领导位置上,他流了眼泪……
他想找梦田老汉谈谈,一直没谈成。倔得出奇的梦田老汉执意回避和他说话。前不久,他曾找到老汉的门下,梦田婆娘推说老汉不在而谢绝了。不仅老贫协对他怀有戒心,那些“四清运动”中在工作组“引导”下对干部提过意见的人,都对重新上台的干部怀有戒心。党支书罗坤*伤脑筋的就是这件事。想想吧,人心不齐,你防我,我防你,怎么搞生产?怎么实现机械化?正当他为罗村的这种复杂关系伤脑筋的时候,他的儿子又给他闯下这样的祸事……
  三
  罗坤径直朝梦田老汉的门楼走去。当他跨进木门槛的时候,心里做好了*坏的准备,准备承受梦田老汉*难看的脸色和*难听的话。
  小院停着一辆自行车,车架上挂着米袋面包和衣物之类,大约是准备送给病人的。上房里屋里,传出一伙人嘈嘈的议论声:
  “这明显是打击报复……”
 “他爸嘴上说得好,‘保证不记仇恨’,屁!”
“告他!往上告!这还有咱的活处……”
说话的声音都是熟悉的,是几个“四清运动”的积极分子和梦田的几个本家。罗坤停了步,走进去会使大家都感到难堪。他站在院中,大声喊:“梦田哥!”
  屋里谈话声停止了。
 梦田老汉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并不下来。
  罗坤走到跟前:“顺娃伤势咋样?”
  “死了拉倒!”梦田老汉气哼哼地顶撞。
 “我说,老哥!先给娃治病,要紧!”罗坤说,“只要顺娃没麻达,事情跟上处理。”
“算咧算咧!”梦田老汉摇着手,“棒槌打人手抚摸,装样子做啥!”
说着,跨下台阶,推起车子,出了门楼。
罗坤站在院子当中,麻木了,血液涌到脸上,烧臊难耐,他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应当是受人尊重的年龄啊!他走出这个门楼的时光,竟然不小心撞在门框上。
走进自家门,屋里围了一脚地人,男人女人,罗坤溜了一眼,看出站在这儿的,大都是“四清运动”和自己一块挨过整的干部或他们的家属。他们正在给胆小怕事的老伴宽解:
“甭害怕!打咧就打咧!”
“谁叫他爸“四清运动”害了人……”
“他梦田老汉,明说哩,现时臭着咧!”
这叫给人劝解吗,这是煨火哩!罗坤听得烦腻,又一眼瞥见坐在炕边上的大队长罗清发,心里就又生气了:你坐在这里,听这些人说话听得舒服!他和大队长搭话,大队长却奚落他说:“你给梦田老汉回话赔情去了吧?人家给你个硬顶!保险!你老哥啊!太胆小咧!简直窝囊!”
罗坤坐在灶前的木墩上,连盯一眼也不屑。他*近以来对大队长很有意见:大队长刚一上任,就在自己所在的三队搞得一块好庄基地。这块地面曾经有好几户社员都申请过,队里计划在那儿盖电磨磨房,一律拒绝了。大队长一张口,小队长为难了,到底给了。好心的社员们觉得大队长受了多年冤屈,应该照顾一下,通过了。接着,社办工厂朝队里要人,又是大队长的女儿去了,社员一般的没什么意见,也是出于照顾……这该够了吧?你的儿子伙着我的三娃,还要打人出气,闯下乱子,你不收拾,倒跑来给女人撑腰打气。“把你当成金叶子,原来才是块铜片子!”
罗坤黑煞着脸,表示出对昕有前来撑腰打气的好心人的冷淡。他不理睬任何人,对他的老伴说:“取五十块钱!”
  老伴问:“做啥?”
 “到医院去!”
  大队长一愣,眼睛一瞪,明白了,鼻腔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嘲弄的响声,跳下炕,径自走出门去了。屋里的男人女人,看着气色不对,也纷纷低着眉走出去了。
罗坤给缩在案边的小女儿说:“去,把治安委员和团支书叫来!叫马上来!”
老伴从箱子里取出钱和粮票,交给老汉:“你路上小心!”
罗坤安慰老伴:“你放心!自个也甭害怕!怕不顶啥!你该睡就睡,该吃就吃!”
治安委员和团支书后脚跟着前脚来了。
罗坤说:“你俩把今日打架的事调查一下,给派出所报案。”
治安委员说:“咱大队处理一下算咧!”
“不,这事要派出所处理!”罗坤说,“这不是一般打架闹仗!”
团支书还想说什么,罗坤又接着对她说:“你叔不会写,你要多帮忙!”
说罢,罗坤站起身,拎起老伴已经装上了馍的口袋,推起车子,头也不回,走出门去。蒙蒙月光里,他跨上车子,上了大路。
  四
  整整五天里,老支书坐在大顺的病床边,喂汤喂药,端屎端尿,感动得小伙子直流眼泪。
  梦田老汉对罗坤的一举一动都嗤之以鼻!做样子罢了!你儿子把人打得半死,你出来落笑脸人情,演得什么双簧戏!一旦罗坤坐下来和他拉话的时候,他就倔倔地走出病房了。及至后来看见儿子和罗坤亲亲热热,把挨打的气儿跑得光光。“没血性的东西!”他在心里骂,一气之下,干脆推着车子回家了。
大顺难受地告诉罗坤,说他爸在“四清运动”中被那个整人的工作组利用了。“四清”后,村里人在背后骂,他爸难受着哩!可他爸是个倔脾气,错了就错下去。“四清运动”的事,你要是和他心平气和说起来,他也承认冤枉了一些人,你要是骂他,他反硬得很:“怪我啥?我也没给谁捏造咯!‘四清’也不是我搞的!盖了我的章子吗?我的头也不由我摇!谁冤了谁寻工作组去……”
罗坤给小伙子解释,说梦田老汉苦大仇深,对新社会、对党有感情,运动当中顶不住,也不能全怪他。再说老汉一贯劳动好,是集体的台柱子……
第七天,伤口拆了线,大顺的头上缠着一圈白纱布出院了。罗坤执意要小伙子坐在自行车后面的支架上,小伙子怎么也不肯。“你的伤口不敢挣!医生说要养息!”罗坤硬把小伙子带上走了。
“大叔!”大顺在车后轻轻叫,声音发着颤,“你回去,也嫑难为虎儿……”
罗坤没有说话。
“在你受冤的这多年里,虎儿也受了屈。和谁家娃耍恼了,人家就骂‘地主’,虎儿低人一等!他有气,我能理解……”
罗坤心里不由一动,一块硬硬的东西哽住了喉头。在他被戴上地主分子帽子的十几年里,他和家庭以及孩子们受的屈辱,那是不堪回顾的。
小伙子在身后继续说:“听说你和俺爸,还有大队长清发叔,旧社会都是穷娃,解放后一起搞土改,合作化,亲得不论你我……前几年翻来倒去,搞得稀汤寡水,娃儿们也结下仇……”
罗坤再也忍不住,只觉两股热乎乎的东西顺着鼻梁两边流下来,嘴角里感到了成腥的味道。这话说得多好啊!这不就是罗坤心里的话吗?他真想抱住这个可爱的后生亲一亲!他跳下车子,拉住大顺的手:“俺娃,说的对!”
“我回去要先找虎儿哩!他不理我,我偏寻他!”小伙子说,“我们的仇不能再记下去!”
俩人再跨上车子,沿着枝叶茂密的白杨大路,罗坤像得了某种精神激素,六十多岁的人了,踏得车子飞快地跑,后面还带着个小伙子哩。
可以看见罗村的房屋和树木了。
  五
罗坤推着自行车,和大顺并肩走进村子的时候,街巷里,这儿一堆人,那儿一堆人,议论纷纷,气氛异常,大队办公室外,人围得一大伙。路过办公室的时候,有人把他叫去了。
办公室里,坐着大队委员会的主要干部,还有派出所所长老姜和两个民警,空气紧张。大队长清发须毛直竖,正在发言:“我的意见,坚决不同意!这样弄的结果,给平反后工作的同志打击太大!他爸含冤十年……”
罗坤明白了。他瞥了一眼清发,说:“同志,法就是法!那不认人,也不照顾谁的情绪!”
罗清发气恼地打住话,把头拧到一边。
罗坤对姜所长说:“按法律办!那不是打击,是支持我工作!”
  姜所长告诉罗坤,经上级公安部门批准,要对罗虎执行法律:行政拘留半个月。他来给大队干部打招呼,大队长清发坚持不服判处。
 “执行吧,没啥可说的!”罗坤说,“法律不认人!”
 民兵把罗虎带进办公室里来,小伙子立眉竖眼,直戳戳站在众人面前,毫不惧怕。直至所长拿出了拘留证,他仍然被一股气冲击着,并不害怕。
清发重重地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把头歪到另一边,脖上青筋暴起,突突跳弹。
罗坤瞧一眼儿子,转过脸去,摸着烟袋的手,微微颤抖。
就在民警把虎儿推出门的一刹那,一直坐在墙角,瞪着眼、撅着嘴的贫协主任梦田老汉,突然立起,扑到罗坤当面,一扑踏跪了下去,哭了起来:“兄弟,我对不住你……”
罗坤赶忙拉起梦田老汉,把他按坐在板凳上。梦田老汉又扑到姜所长面前,鼻涕眼泪一起流:“所长,放了虎娃,我……哎哎哎……”
这当儿,在门口,大顺搂着虎儿的头流泪了,虎儿望着大顺头上的白纱布,眼皮耷拉下来,鼻翼在急促地翕动着。
虎儿挣脱开大顺的胳膊,转进门里,站在爸爸面前,两颗晶莹的泪珠滚了出来:“爸,我这阵儿才明白罗村的人拥护你的道理了!”说罢,他走出门去。
  六
  罗村的干部们重新在办公室坐下,抽烟,没人说话,又不散去。社员们从街巷里、大路上也都围到办公室的门前和窗户外,他们挤着看党支部书记罗坤,那黑黑的四方脸,那掺着一半白色的头发和胡楂,那深深的眼眶,似乎才认识他似的。
罗坤坐在那里,瞧着已经息怒而略显愧色的大队长,和干部们说:
“同志们,党给我们平反,为了啥?社员们又把我们拥上台,为了啥?想想吧!合作化那阵咱罗村干部和社员中间关系怎样?即便是三年困难时期,生活困苦,咱罗村干部和群众之间关系怎样?大家心里都清白!这十多年来,罗村七扭八裂,干部和干部,社员和社员,干部和社员,这一帮和那一帮,这一派和那一派,沟沟渠渠划了多少?这个事不解决,罗村这一摊子谁也不好收拾!想发展生产吗?想实现机械化吗?难!人的心不是操在正事上,劲儿不是鼓在生产上,都花到钩心斗角,你防备我,我怀疑你上头去了嘛!

陈忠实自选集 相关资料

我越来越相信创作是生命体验和艺术体验的过程,这种体验完全是个人的独特的体验,所以文坛才呈现千姿百态。
  所有悲剧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这个民族从衰败走向复兴复壮过程中的必然。这是一个生活演变的过程,也是历史演进的过程……我不过是竭尽……全部艺术体验和艺术能力来展示我上述的关于这个民族生存、历史和人的这种生命体验……
  凝重、苍茫、悲壮的历史感,深沉的命运悲壮感……
                      ——何西来
  初步印象是一部具有史诗规模的作品……《白鹿原》达到了一个时期以来出现的长篇小说所未达到的高度与深度,闯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
                      ——冯牧
  《白鹿原》的作者不再站在狭义的、短视的政治视点上,而是站到了时代的、民族的、文化的思路制高点上来观照历史。他以民族心史为构架,以宗法文化的悲剧和农民式的抗争作为主线来结构全书……作者的创造性在于,他在充分意识到文化制约的不可抗拒的前提下,把文化眼光与阶级斗争眼光交融互渗,从而把真实性提到一个新高度。
                      ——雷达
  在陈忠实的笔下,历史不再是一部单线条的阶级对抗史,同时也是一部在对抗中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历史;历史不再是一部单纯的政治史,同时也是一部经济史、文化史、自然史、心灵史;历史的生动性不只是在社会政治层面的展开,而且后者比前者更为生动,更为丰富,更有诗学的价值。
                      ——李星

陈忠实自选集 作者简介

陈忠实,1942年生,陕西西安人。
高中毕业回乡务农,1962年参加工作,曾在乡村小学及农业中学任教。
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82年成为陕西省作协专业作家,1985年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1993年任陕西省作协主席,1996年任中国作协副主席。现为陕西省专业作家、陕西作协主席、全国作协副主席。
著有短篇小说集《乡村》《到老白杨树背后去》,中篇小说集《初夏》《四妹子》《康家小院》《最后一次收获》《陈忠实小说自选集》(3卷),《陈忠实文集》(5卷),散文集《告别白鸽》,长篇小说《白鹿原》等。作品多次获得“全国优秀作品奖”、“飞天文学奖”、“《小说界》文学奖”、“《当代》文学奖”、“《长城》文学奖”、“全国报告文学奖”等奖项,尤其是长篇小说《白鹿原》,历获陕西“‘双五’文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炎黄杯文学奖”、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商品评论(17条)
  • 主题:书很厚,感觉不错。

    陈忠实的虽然基本都有了,这本书很厚,感觉不错,还是忍不住收了。

    2019/8/28 14:08:54
    读者:roc***(购买过本书)
  • 主题:选文精当,一册在手,精华尽览。

    《陈忠实自选集》是海南出版社“自选集”系列的一种,选文精当,很厚实。唯一的缺点是字小了一点。

    2019/8/26 13:28:21
    读者:zha***(购买过本书)
  • 主题:价格很美丽

    陈先生不在了,买本他的选集坐个纪念

    2019/8/9 9:15:44
    读者:ggr***(购买过本书)
  • 主题:

    记得第一次读白鹿原就被吸引住了,买本厚的看看,价格实惠。

    2019/7/27 1:02:52
    读者:160***(购买过本书)
  • 主题:

    版本印刷很好,大作家也非一朝一夕养成,早期文风质朴,还可一看。巅峰之作还数《白鹿原》。

    2019/7/4 20:17:55
    读者:ztw***(购买过本书)
  • 主题:

    长篇之外唯一的作品吧

    2019/7/4 16:41:38
    读者:ztw***(购买过本书)
  • 主题:

    买书到中图,天天向上?? !

    2019/6/28 21:09:53
  • 主题:

    不错的厚实的书

    2019/6/20 20:15:46
  • 主题:

    内容全,字号小,实惠的价格!

    2019/6/20 12:48:05
    读者:******(购买过本书)
  • 主题:最有名的应当是白鹿原了。字略小,内容扎实,特价很合算。

    最有名的应当是白鹿原了。字略小,内容扎实,特价很合算。

    2019/6/18 9:03:06
    读者:zj9***(购买过本书)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