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02-06-01
开本: 大32开 页数: 234
读者评分:4.3分9条评论
中 图 价:¥7.5(6.8折) 定价:¥11.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版权信息

  • ISBN:7020056989
  • 条形码:9787020056989 ; 978-7-02-005698-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内容简介

契诃夫是一位风格独特的短篇小说家。列夫·托尔斯泰说:契诃夫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艺术家”。托马斯·曼断言:“毫无疑问,契诃夫的艺术在欧洲文学中属于*有力、*优秀的一类。”海明威也十分赞赏契诃夫的艺术:“人们对我说,卡特琳·曼斯菲尔德写了一些好的短篇小说,甚至是一些很好的短篇小说;但是,在读了契诃夫后再看她的作品,就好像是在听了一个聪明博学的医生讲的故事后,再听一个尚年轻的老处女竭力编造出来的故事一样。”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被誉为“英国契诃夫”的卡特琳·曼斯菲尔德本人对契诃夫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在给丈夫的一封信中说:“我愿意将莫泊桑的全部作品换取契诃夫的一个短篇小说。”在一篇札记中她写道:“如果法国的全部短篇小说都毁于一炬,而这个短篇小说((苦恼》)留存下来的话,我也不会感到可惜。”在我国,契诃夫也备受推崇,茅盾先前曾号召作家们学习契诃夫的“敏锐的观察能力”,“高度集中概括的艺术表现能力和语言的精练”。
一八六0年一月二十九日契诃夫出生在塔甘罗格市,一九O四年七月十五日他病逝于德国巴登维勒的一个疗养院里。他的祖先是农奴;祖父在一八四一年赎得了本人及家属的人身自由。父亲经营过一个杂货铺,一八七六年破产后给人当伙计。契诃夫自幼备尝人间艰辛,他自己说他“小时候没有童年生活”。一八七九年。勤奋的契诃夫凭助学金在莫斯科大学攻读医学。一八八四年毕业后,他在莫斯科近郊开始行医。这使他有机会接触农民、地主、官吏和教师等各式人物,扩大视野。
契诃夫的文学生涯始于一八八O年。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俄国历史上是一个反动势力猖獗的时期,社会气氛令人窒息,供小市民消闲的滑稽报刊应运而生。当时契诃夫年纪尚轻,又迫于生计,他常用笔名契洪特为当年风靡一时的幽默刊物撰稿,发表了大量无聊的滑稽小品,《不平的镜子》和《谜样的性格》便是这类故事。但比起专门供小市民消遣解闷的滑稽报刊的众多撰稿者来,年轻的契河夫的目光较锐利,笑声更健康。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目录

导读

知识链接



一个文官的死

嫁妆

胖子和瘦子

变色龙

苦恼

万卡

渴睡

跳来跳去的女人

第六病室

挂在脖子上的安娜

农民

套中人

醋栗

约内奇


展开全部

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高中部分)(修订版) 节选

一个文官的死 在一个挺好的傍晚,有一个也挺好的庶务官,名叫伊万·德米特里奇· 切尔维亚科夫,坐在戏院正厅第二排,举起望远镜,看《哥纳维勒的钟》。他一面看戏,一面感到心旷神怡。可是忽然间……在小说里常常可以遇到这个“可是忽然间”。作者们是对的:生活里充满多少意外的事啊!可是忽然间,他的脸皱起来,眼珠往上翻,呼吸停住……他取下眼睛上的望远镜,低下头去,于是……啊嚏!!!诸位看得明白,他打了个喷嚏。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打喷嚏总归是不犯禁的。农民固然打喷嚏,警察局长也一样打喷嚏,就连三品文官偶尔也要打喷嚏。大家都打喷嚏。切尔维亚科夫一点也不慌,拿出小手绢来擦了擦脸,照有礼貌的人的样子往四下里瞧一跟,看看他的喷嚏搅扰别人没有。可是这一看不要紧,他心慌了。他看见坐在他前边,也就是正厅**排的一个小老头正用手套使劲擦他的秃顶和脖子,嘴里嘟嘟哝哝。切尔维亚科夫认出小老头是在交通部任职的文职将军布里兹扎洛夫。 “我把唾沫星子喷在他身上了!”切尔维亚科夫暗想。“他不是我的上司,是别处的长官,可是这仍然有点不合适。应当赔个罪才是。” P1 切尔维亚科夫就嗽一下喉咙,把身子向前探出去,凑着将军的耳根小声说: “对不起,大人,我把唾沫星子溅在您身上了……我是出于无心……” “没关系,没关系……” “请您看在上帝面上原谅我。我本来……我不是有意这样!”。 “哎,您好好坐着,劳驾!让我听戏!” 切尔维亚科夫心慌意乱,傻头傻脑地微笑,开始看舞台上。他在看戏,可是他再也感觉不到心旷神怡了。他开始惶惶不安,定不下心来。到休息时间,他走到布里兹扎洛夫跟前,在他身旁走了一忽儿,压下胆怯的心情,叽叽咕咕说: “我把唾沫星子溅在您身上了,大人……请您原谅……我本来……不是要……” “哎,够了……我已经忘了,您却说个没完!”将军说,不耐烦地撇了撇下嘴唇。 “他忘了,可是他眼睛里有一道凶光啊,”切尔维亚科夫暗想,怀疑地瞧着将军。“他连话都不想说。应当对他解释一下,说我完全是无意的…… 说这是自然的规律,要不然他就会认为我是有意啐他了。现在他不这么想,可是过后他会这么想的!” 切尔维亚科夫回到家里,就把他的失态告诉他的妻子。他觉得妻子对待所发生的这件事似乎过于轻率。她先是吓一跳,可是后来听明白布里兹托洛夫是“在别处工作”的,就放心了。 “不过你还是去一趟,赔个不是的好,”她说。“他会认为你在大庭广众之下举动不得体!” “说的就是啊!我已经赔过不是了,可是不知怎么,他那样子有点古怪 ……他连一句合情合理的话也没说。不过那时候也 P2没有工夫细谈。” 第二天,切尔维亚科夫穿上新制服,理了发,到布里兹扎洛夫那儿去解释……他走进将军的接待室,看见那儿有很多人请托各种事情,将军本人夹在他们当中,开始听取各种请求。将军问过几个请托事情的人以后,就抬起眼睛看着切尔维亚科夫。 “昨天,大人,要是您记得的话,在‘乐园’里,”庶务官开始报告说,“我打了个喷嚏,而且……无意中溅您一身唾沫星子……请您原……” “简直是胡闹……上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有什么事要我效劳吗?”将军扭过脸去对下一个请托事情的人说。 “他话都不愿意说!”切尔维亚科夫暗想,脸色发白。“这是说,他生气了……不行,这种事不能就这样丢开了事……我要对他解释一下……” 等到将军同*后一个请托事情的人谈完话,举步往内室走’去,切尔维亚科夫就走过去跟在他身后,叽叽咕咕说: “大人!倘使我斗胆搅扰大人,那我可以说,纯粹是出于懊悔的心情!… …这不是故意的,您要知道才好!” 将军做出一副要哭的脸相,摇了摇手。 “您简直是在开玩笑,先生!”他说着,走进内室去,关上身后的门。 “这怎么会是开玩笑呢?”切尔维亚科夫暗想。“根本连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啊!他是将军,可是竟然不懂!既是这样,我也不想再给这个摆架子的人赔罪了!去他的!我给他写封信就是,反正我不想来了!真的,我不想来了!” 切尔维亚科夫这样想着,走回家去。那封给将军的信,他却 P3没有写成。他想了又想,怎么也想不出这封信该怎样写才对。他只好第二天亲自去解释。 “我昨天来打搅大人,”他等到将军抬起问询的眼睛瞧着他,就叽叽咕咕说,“并不是像您所说的那样为了开玩笑。我是来道歉的,因为我打喷嚏,溅了您一身唾沫星子……至于开玩笑,我想都没想过。我敢开玩笑吗?如果我居然开玩笑,那么结果我对大人物就……没一点敬意了……” “滚出去!!”将军脸色发青,周身打抖,突然大叫一声。 “什么?”切尔维亚科夫低声问道,吓得愣住了。 “滚出去㈠”将军顿着脚,又说一遍。 切尔维亚科夫肚子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掉下去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退到门口,走出去,到了街上,慢腾腾地走着……他信步走到家里,没脱掉制服,往长沙发上一躺,就此……死了。 1883年 P4

商品评论(9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